《二姨丈的TATALA》學習達悟族人的話語哲學

六、七年前,我曾有幸與一群原住民朋友在原住民風味館上班,那是一段非常歡樂的時光,每月有各族主題月,學著各族的打招呼方式;下班的時候,別的店放費玉清的「晚安曲」,我們放「阿美恰恰」準備跳舞;而「太巴塱之歌」早已會哼上個幾句了。沒有一間公司像我們一樣,上班又唱又跳的,那是一段難以忘懷的工作經驗。

而我鄰座的同事來自蘭嶼的達悟族,這是我所認識的第一位達悟族人,她喜愛播放蕭敬騰的怎麼說我不愛你;遇到工作快要崩潰的時候,肢體動作會稍微激烈一點點,但是臉上還是帶著微笑,但是平常的時候,總讓人有一股溫暖的安定感,我時常在想著為什麼會在達悟族人身上,感受到這股安定感,《二姨丈的TATALA》給了我一個答案。

正在滑拼板舟的二姨丈黃杜混@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正在滑拼板舟的二姨丈黃杜混@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分享

《二姨丈的TATALA》是江薇玲導演花了八年的時間所拍攝,關於家族與達悟族拼板舟文化的重要紀錄,故事的男主角二姨丈黃杜混表示:達悟族男人一定要學會造拼板舟,這是老人家說的,沒有拼板舟就沒辦法成為真正的達悟族人。二姨丈長久在蘭嶼生活,看著自己的兒子們,常常參加別人的新船下水落成禮,不斷地收到其他家族所贈與的禮芋與禮肉,一直希望能有回禮的一天,於是「臨時」舉辦了一場落成禮,邀請親朋好友一同參與自己家族的落成禮。

二姨丈與親友合照@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二姨丈與親友合照@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分享

這次特別感謝孢子囊電影院團隊邀請江薇玲導演的蒞臨,並舉辦導演映後座談,因為《二姨丈的TATALA》裡頭有太多讓人想要了解的部分,原本只是家庭生活紀錄的影片,演變成達悟族拼板舟重要的文化紀錄「工具片」,江薇玲導演表示:有許多的長輩,有時候會忘記下水前一晚的吟唱內容,還會請我拷貝一份,給他們做參考。另外二姨丈所提的「臨時」落成禮,其實就是算一場正式的落成禮,因為達悟族人深怕被惡魔聽到,來影響落成禮,所以其實家族人,總會用一種似準備非準備的方式,去準備落成禮。

江薇玲導演(左)專程從蘭嶼飛來台北接受映後訪談@本文作者拍攝
江薇玲導演(左)專程從蘭嶼飛來台北接受映後訪談@本文作者拍攝
分享

導演也特別提到關於達悟族人的生活話語哲學:我們不輕易答應別人事情,答應了就要做到;請別人試新船的時候,試船員會說,你的右槳很順暢,不會說你的船很棒;如果今年有釣到很大的魚,不會直接跟大家說,而是會吃完後,讓大家看到很大的魚骨,別人看到就知道,你今年大豐收喔,無語勝萬言。

我終於知道我達悟族的朋友,為什麼總讓人有股安定、沉穩與樂觀感了,她與同為達悟族的老公,生下了一個男孩叫「寶帝」,平常遵循傳統,用達悟族語跟孩子溝通,落實母語教育。而因為「寶帝」的名字很有趣,我問她為什麼叫「寶帝」而不是「寶弟」,她說:希望孩子未來賺大錢,住進帝寶。這下我才了解!這種暗喻式的話語,是在達悟族的生活中經常出現的。

二姨丈的拼板舟@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二姨丈的拼板舟@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分享

想想現代人總愛藉由社群媒體的便利性,展現自我美好的一面,但實際上的生活卻非常困頓而有些虛假。我們可以學習達悟族人的生活哲學,對於環境尊重、遵循禮數、說話內斂,對於祖先所傳下來的一切,謙卑地學習,保持恭敬的心;對於未來的孩子,打造美好的環境,積極傳承。承先啟後,飲水思源,文化永續,其實不管是達悟族人或是其他族群,對於自我的文化,都是有著重要的使命感,我們要保持良善成為更好的人。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