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慎思不要讓小孩加入球隊或者念體育班

最近的新聞,大聯盟官方調查,在2017、2018年使用電子設備偷暗號的太空人隊,終於在美國時間13日上午9時30分召開記者會道歉。這幾天仍有球員出面抨擊太空人球員以及大聯盟的處理方式,(16日)道奇終結者KenleyJansen更說這比禁藥、賭博還糟糕。美國大聯盟是全世界棒球的最高殿堂,是每個棒球員夢寐以求的舞台,登上了大聯盟,金錢、名氣隨之而來。

運動員為了站穩這個大舞台,不斷地努力練習,但仍然會有一些害群之馬,會在比賽中作弊,例如最近新聞主角的太空人;先前幾年,許多大聯盟的強打者也不時有禁藥的醜聞發生,例如A-Rod,生涯696轟全壘打的明星內野手。

回到台灣,曾經我也是職棒的支持者。職棒打假球,讓我曾經好幾年根本不看台灣棒球,直到後來最近十年亞錦賽、12強,才重新拾回對棒球比賽的熱愛。

示意圖/ingimage
示意圖/ingimage
分享

我熱愛運動,同時也會關心台灣各項運動的發展,然而看到職棒假球案,甚至去年舉重選手許淑靜禁藥事件,對於台灣的運動環境,其實感到很失望。身為學校第一線的教育者,我認真覺得全台灣的高中、國中小的體育老師、教練都有責任教導學生如何誠實地面對比賽。許淑靜吃禁藥,說是誤吃,其實我不太相信。身為運動選手這麼多年了,甚麼食物可以吃,甚麼食物不能吃,怎麼可能不知道;蔡溫義教練指導下有禁藥的前科的選手,許淑淨也不是第一個。

在學校多年,就近觀察到的體育老師或者教練,甚至聽聞到周遭學校的案例。說實在的,我對體育老師、教練的觀感都不太好。首先,校隊的訓練時間過長。我曾經看過一個學校的棒球隊,整個在學校的作息就是早上四節課上正課,下午1:30、2:00大熱天的就在操場開始跑步熱身,訓練到傍晚。這個學校經常是全國前幾名的棒球隊,然而這樣的訓練方式是不是過了頭,符合訓練的科學嗎?傳統的球隊不管是棒球隊、籃球隊、田徑隊,教練常常一味就是訓練選手、同學「體能、體能、體能」。

接著提到第二點,學生、選手只是學校宣傳的工具。

學校為了招生、為了吸引學生,必須要拿出成績,例如會考的成績,全校有幾個5A++,有幾個上第一志願;籃球隊獲得了全國第一名;棒球隊獲得了全國甲組聯賽第二名;美術比賽、音樂比賽優等、甲等之類的。然而,學校教練常常為了競賽成績,常常過度訓練、訓練時間過長,學校獲得了榮譽,但常常有潛力的學生往往在國中小就被教練操壞了身體,或者發育期的學生因重量訓練,影響了後來的身高、身體的發展。我朋友的親身經驗,國小是排球隊,曾經得到全國的冠軍,小學當選明星球員的選手,後來身高大概都170cm左右。

第三、成名越早的選手越早被毀掉。

就像台灣多數的棒球選手一樣,高中、國中小時,過度的訓練,過度的使用,常常很多潛力的選手,在高中時期就已經身體就殘破不全了,尤其是投手,越是厲害的投手,能投出150km快速球的投手,就更受教練的依賴與重用,常常投球數一場超過100球,台灣後來去大聯盟的投手,常常沒多久就受傷了,這顯然是積累已久的疲勞導致的。去年日本的甲子園也是一樣,竟然有投手單場投超過200球。這些教練一點專業也沒有,讓選手如此傷害自己的身體。

記者徐如宜/攝影
記者徐如宜/攝影
分享

直到今年(2020年)春季起日本甲子園規定,小球員7天內不能投超過500球,並且禁止連續3場出賽,預定試行3年。雖然台灣也在99年開始有類似規定,投手在一場比賽中,投球數80球以內,受隔1場限制。投球數超過80球(不含)時,受隔2場限制。同時並首次採用強制退場機制,單場投球數達100球,強制該名投手退場休息,但此強制退場機制僅用於全國決賽。或許對於投手的保護機制應該要在更嚴格一點,80球就應該強制下場才是。選手未來是要跟全世界的運動員競爭,而不是在台灣內部的比賽就將選手毀掉。

第四、作為運動員或者體育系的學生都沒有第二專長。

許多選手從小打球到大,一路保送到高中、大學,為學校爭取了榮譽、獎盃,但學校為你做了甚麼?尤其是大學端,你為學校打下甲組的獎盃,你得到了甚麼?在台灣這麼小的市場,只有打棒球或者籃球的選手,才能可能往職業的球隊前進,但那也是少數。不然就是奧運台灣的重點項目,例如跆拳道、舉重之類的,拿到獎牌,可以有國光獎金的獎勵。絕大部分的運動員、選手,體育系畢業的學生,其實出路不多。

以前很多人可以去學校當老師,現在少子化,根本沒有教師缺額。其實大學端應該要輔導運動員培養第二專長,甚至幫忙其做好生涯規劃,或者有成績的限制,才能畢業。不然台灣的運動員都給人一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印象。林書豪這樣會念書又可以打入NBA的運動員,在台灣的教育環境是不可能出現的。

在整個大環境還不是那麼健全之前,我覺得學生可以喜歡運動,培養運動的習慣。但加入校隊、球隊,念體育系等等,我覺得還是要再慎重考慮。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