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測社會科出題爭議,看教育者與學生的困難

今年學測社會科面臨到的一個最困窘的爭議,亦即法律類題目與實際法學產生了落差。

作者早期為第一線國高中公民科教師,且亦為法政類科的研究生,深知這種爭議是必然且不可避免的。雖然這種問題一直發生,但受限於諸多因素,導致真正的法律教育,甚難完整、明確的落實於公民科目之中,而看了近些日子以來,高中教育者與法學教授之間的意見陳述,遺憾的是,這種狀況往後仍會持續發生,且同樣無解。理由在於:

(延伸閱讀:學測社會科法律類考題惹議 近30學者連署抗議)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記者曾原信攝影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記者曾原信攝影
分享

一、 高中授課時間限制

從根本上來看,高中公民科目的教師,並非僅限於傳授學生單一法學課程的知識,而是將大專院校社會科學的範疇,濃縮到一堂公民與社會之中,雖歷史、地理類科並不在其中,但事實上,從課程大綱也可看見相關對自我、文化、社會的感知領域,以及政治、經濟問題的思考,都算在其中需教授的課程之中。

在這種情況下,公民與社會課程所分配到的時間,並不是太多,相對於國英數等主流學科而言,要教(學)的東西過廣、能上課的時間卻又太少,以致於讓教師僅能以壓縮的方式,把該教的東西盡量教完。如此一來,法律學科的意義、精神,甚至是相關文字使用的謹慎程度,卻又未能完整的給予學生。

二、 法律學科用字的嚴謹

同前所述,當學生所學到的知識是被切割、不完全的情況下,對法律學科的解釋便成為更模糊的思考。在這種情況下,以往法律學界、實務界所要求的嚴謹,便成為極難達成的任務。當一個字詞的使用有所偏差,所導致的結果便可能天差地遠,試想,所謂的權力與權利之間,差別在哪、如何使用,似乎早已被吾輩所遺忘。

你我如此,更遑論教授公民與社會學科的教師,並非人人皆為受過法律專業課程訓練的教師,在解釋上照本宣科的可能性極高,卻又無法完整呈現法律條文背後所想要表達的概念與意義。在此情況下,又該如何要求學生把法律學的清楚,或是答題完全正確?

(延伸閱讀:學測3法律題 學者批錯誤認知)

三、 出題者與答題者的目的不同

從思考上來看,學測的目的是檢視學生對於基礎學科的了解程度,也因為如此,出題者的考量並非要考倒學生,而是希望學生們能夠儘量發揮所學到的知識去檢證題目,選擇出適當的選項。但這種適當的選項,對法律學者而言,很可能因一字之差而造成結果的改變,也因此於文中,作者並不採正確選項而以適當選項論之。

如以專業知識作思考,應該更容易解釋這爭議的產生由來,在法律領域之中,三段論的使用應為基本的思考,但這種三段論的邏輯,放在公民課本之中,怎麼解釋、如何解釋,完整解釋所花的時間又有多少?也因此導致部分出題者在無法完整表達題意的情況下,僅能退而求其次的從條文義作出解釋,讓學生看懂規範文本,而非理解法律規範的意義何在。

(延伸閱讀:法律學者提學測題疑義 大考中心:會諮詢專家)

遺憾的是,現今法律學者提出的問題,在法律領域的研究者看來,確實有其道理可言。

然而,實際層面的教學困境,卻未能同等考量其中。試想,一門民法課在大專院校的授課分配,很可能是學年課,甚至是將總則、債權、物權篇分拆授課,但於公民與社會課本之中,卻只佔了一小部分。當授課師資未能理解法律意義、時數又極為受限的時候,法學基礎教育在我國是失敗的。換個角度做思考,編寫課程大綱的教授,同樣的也沒有把法律學者提出的問題,實質化的做課程的重新思考,而是僅以其所欲,做課程編排的規劃。在此情況下,每次大考面對到法律問題,都會重新上演一次如此的爭議、衝突。

倒楣的是誰?不只是答題的學生,而是整個社會對法律的不信任。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