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用有色眼光對待妥瑞兒

去年,台北市某國中罹患妥瑞氏症的國一王同學,在住家頂樓跳樓身亡,學生家長出面泣訴,孩子是因校方不當管教,甚至長期霸凌才走上絕路,但校方調查報告卻避重就輕,甚至校長還對外直指是因親子事件造成。家長沉痛呼籲,希望學校能重新檢討,更希望特殊生的家長能引以為戒;醫師表示,妥瑞氏症患者的智商與一般人沒有差別,有的甚至比一般人聰明。

沈建宏在「阿青,回家了」中詮釋妥瑞兒。圖/劇組提供
沈建宏在「阿青,回家了」中詮釋妥瑞兒。圖/劇組提供
分享

筆者今年帶國一新生班,新生訓練,校方在做友善校園宣導時,問在場的學生曾遭到霸凌的同學請舉手,本班一位理著三分頭,頭戴黑框眼鏡的小男生毫不思索的舉手,口中念念有詞地說:「我每天都被霸凌。」這位讓我印象深刻的小男生開學後的班親會,其母親告知我,他是妥瑞兒。國小的時候因為衛生習慣不好,座位凌亂,常不由自主的咬鉛筆、摳指甲,同學都嫌他髒,經常對他施以言語霸凌,老師也視他為頭痛人物,不只一次暗示家長,是否替他辦轉學手續,以免繼續遭受同學的霸凌。

開學將近一個月,家長主動告知的這些壞習慣,該生依然故我沒有戒除,上課的時候常會無厘頭地打斷我上課,問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我還沒開口制止,其他學生就起鬨要他閉嘴,我知道這也是一種霸凌,我不想該生國中三年,還是活在被霸凌的陰影之下,我想我應該努力做點甚麼。

該生的聯絡簿字體歪斜像鬼畫符,人際關係不好,講話口吃,做事慢吞吞,我努力想找他的優點,卻難如登天,直到第一次數學平時考,我才發現這位學生的數學天賦是資優等級,他考了全班最高分,而且我發現他很喜歡看推理小說,只有看書的時候,他會安分且安靜的坐在位子上,不發出怪聲或咬鉛筆。

於是,我去圖書館借了一整套的推理小說,放在教室圖書櫃,讓該生有事做,發考卷的時候,在全班同學面前稱讚該生,並對全班機會教育,每個人都有優點也有缺點,我們應該包容他人的缺點,並不吝於稱讚他人的優點,慢慢的,班上同學和該生的關係不再那麼緊繃,我的努力總算開花結果。

家長和孩子都應正確了解妥瑞氏症,必要時向老師及同學說明妥瑞氏症病情,以便了解真實情況,而不致引起猜疑與排斥,導致人際關係的疏離。妥瑞氏症不是故意的壞習慣,而一旦發作就很難壓抑下去,當父母發現孩子有不自主動作及不自主發聲時,應及時就醫找兒童精神科或小兒神經科醫師,以得到正確的診斷與治療,而確立診斷後,如何讓患者和家人、師長和朋友了解並接受相當重要。大人常拿放大鏡去注意妥瑞兒的外在表現,而病童內心所受的委曲卻常被忽略,父母應該多設想如何幫助孩子處理他們可能會經歷到的不舒服或窘境。

真人真事改編電影「叫我第一名」中的主角是一名妥瑞兒,小時候的布萊德‧科恩經常不由自主地抽搐扭動、吠叫鬼吼,他的父親認為他只想引人注目,鄰居則說他被惡魔附身了,小孩子都嘲笑他。直到某天,校長知道這是一種神經性疾病的症狀,藉由音樂演奏會結束後的幾句對話,幫助「布萊德」獲得大家的理解和接納。因此,長大後的「布萊德」決定當個「自己從未碰過的好老師」,然而實現夢想的道路如此艱鉅,終於在第25次的面試成功,他是第一個當選全美最佳教師的妥瑞人。

那一位跳樓的妥瑞兒,如果當初校長不是用有色的眼光看待這位他口中認為有病的學生,如果母親多一點傾聽,沒有打那一巴掌下去,如果同學多一點包容,老師多一些關心,結果會不會不一樣。但現實是,他跳下去了,本應該是青春的熱血,它塗在地上。最後,我很想對那位校長說:「如果你認為妥瑞兒是一種病,為人師表的你,用這種態度去面對特教生,更是病得不輕。」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