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誰在製造「知識墳場」?

每年當高、國三停課後,我總是會難過痛心的看到校園的一個角落,這個角落原本是學生休息的場所,是師生可以談話的地方,也是校園中最讓人放鬆的園地,但卻成了極具諷刺意味的空間。

分享

堆積如山的講義以及測驗卷,一箱又一箱的課本和參考書,其中有寫滿筆記的文字,也有畫滿顏色的記號,有的已經翻閱了無數次,終究被淘汰;但大多數依然如新,卻也逃不了被拋棄的命運。這個角落,儼然成了一座「知識墳場」。

按理說知識永遠是活的,灌溉著我們的心田,或者,也該是增加分數的藥方;然而眼前所看見的「知識墳場」,卻又狠心的告訴我:這些是沒用的廢棄物了!究竟是誰製造出這些「廢棄物」呢?有人直指學生,因為學生把它們丟棄了;有人暗指老師,因為老師訂購太多了;也有人說是書商,因為書商不停地出版;或許還有人會指控作者,因為作者拚命地寫書!

不過,我倒認為是「教育制度」製造出這些「廢棄物」!

分享

台灣的教育一直被升學主義影響,過去的聯考制度,被批評最多的是考試引導教學、學習僵化、補習風氣過盛,於是,許多學者、專家們打著「教育改革」的口號揭竿起義。站在教育第一線身為老師的我,發現教改之後,補習風氣居然愈來愈盛行,不減反增;此外,我更深切見識到「教科書一綱多本」所造成嚴重的後遺症。

分享

因為「教科書一綱多本」,教科書開放民間版本編印,各家書商為了搶奪市場,在配套用書、參考書以及相關升學用書,無所不用其極的推陳出新,琳瑯滿目,目不暇給,種類之繁多讓人瞠目結舌。因為擔心讀得不夠,為求「心安」,考試順利,學生於是拼命的花錢,毫無節制的買書,老師也希望能給學生多些課外的補充,於是選購了許多考試用書;理所當然,有更多的作者賣力寫書,有更多的書商出書。參考書的種類越來越多,不只是加重了家長的經濟負擔,更造成學生學習龐大的壓力,尤其是學生還不一定能夠完全消化。

如今「考試引導教學」的魔箍仍在,當數量龐大的書本、測驗卷無法消化時,便會有更多的「廢棄物」被丟棄,形成一種資源的浪費,當然,年年在此時也就必然會在校園出現「知識墳場」了!

很難想像,教改多年之後,許多的理想無法實現,而在書包成為「沉重的負荷」之後,校園竟也出現了「知識墳場」。至於「知識墳場」的問題是否能解決,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