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成本│要改變人的觀念,最好是讓他可以參與並且有「立即性」的回饋

教育的成本

這幾年越來越感覺到,好的教育品質,其實需要很重的成本,這未必是錢,有時候時間、陪伴和陪著孩子去探索的時間成本,會比錢還有用的多,回饋也更大。而過去那種制式教材,傳統閱卷方式是應該無法勝任新的社會型態了,畢竟現在的年輕人比「現在的老人」在同時代還要聰明、面對的社會還要複雜。

我不覺得是過去時代老師的錯,以前我讀國小時,一個年級有20個班,一個班有45個學生,這種狀況下的學校只能是托兒所,而到了國中時候,一個班有30個人,但每天有考不完的試,學校用考試來追蹤進度,老師用考試來填充時間,搞半天以後不喜歡這一套的學生就放棄了。

那時候的老師們會說不好好讀書只能做工,強調工人辛苦的方式結果是階級劃分,用勞動辛苦來恐嚇成績度好的學生,這困擾我這一代人一段時間,只是這種教育方式其實早應該淘汰了。

分享

我今天去人本時,看到的教育觀點和資料,最強大的感受也是時間,人本的活動幾乎都強調要「認同理念」,這四個字等同於「成人要先受到教育」,才有餘力去教育孩子。

我看著人本的活動和資料一段時間,我覺得人本最重要的教育的觀點讓「學習」成為自發性的行為。一旦成為自發性的,那根本不需要學校課程侷限,一但孩子受到鼓勵,對於這個世界有強大的探索能力並且願意自行理解以後,教育就成為一種陪伴和支持的系統,這觀點很好,對於受到過去「廉價制式」教育的我來說,有莫大的吸引力。

但成人是比孩童更難受教育的,每天看到「這樣我怎麼教小孩」正是這種心態的結果,正是因為成人沒有跟上時代和教育,才只好抱怨社會他脫節了,不知道怎麼去教育孩子。

我一直認為,要改變人的觀念,最好的方式是讓他可以參與並且有「立即性」的回饋。

這起源於我每次跑去人本的活動時,總覺得少了什麼,慢慢察覺的結果是少了些動手的能力,也少了立即取得成果的獎勵。人本的課程有數學、科學、國語等等,成效卓越,但是建立在人本的團隊極為勤奮且有熱誠,成員耗費大量的人力時間成本才能達到這種探索教育的效果,這也讓很多體制內的老師們認為是雲端教育,倒不是不承認人本的成就和努力,而是擔心體制內的改革困難重重,受傳統教育的家長也不能理解傳統教育的價值。

或許因為我是在一堆勞工周遭長出來的,我自己的觀察是器具和工具的改變,最能夠讓第一線的人接受新觀點。

所以我其實一直覺得人本比起小型的體驗活動,我更期待人本可以走向義務教育裡面國中小,去教孩子們基本的工藝技術,只是過去苦無機會:設計優秀課程需要時間,需要很昂貴的成本以及人才。

而要有立即性的成品,更是困難。

可是如果不懂工藝技術,就不可能欣賞和理解美感,工藝技術是基礎科學一樣的存在,不懂工藝就不可能懂勞動的價值,就不可能有成本和材料的理解,更不可能欣賞複雜的美學,反過來說,如果我們的課程有工藝的存在,那我們的教育才真的知道什麼是成本,才懂得美學和技術的價值差異,才能知道工具和工法對於設備的改變有多重大。

而台灣的勞動環境也需要工藝技術的教學,我們有很好很專業的工匠,多是苦練出身,精於技術專業但不擅於表達,這也讓技術沒有辦法好好的傳承。

(右)台灣傳奇鐵工 曾文昌
(右)台灣傳奇鐵工 曾文昌
分享

今天早上我看到一個小小的希望,是台灣的傳奇鐵工 曾文昌《做鐵工的人》作者) 自己設計了一套「鐵花窗教材」,鐵花窗有他的歷史背景,過去台灣的金屬貴而人工便宜,那時候許多工匠就用力霸型的結構,用許多的巧思去構建鐵花窗等裝飾,一來美觀,二來加強結構並且防盜。這有其歷史背景,等到金屬便宜而人工貴以後,這項工藝幾乎失傳。但這幾年工業風出現以後,鐵花窗變得水漲船高,人們發現鐵窗不需要只是粗粗的不銹鋼,而可以留下風格和設計,這類型的工匠開始受到重視。

今天的攤位上,一個鐵工讓孩子做了一個,帶了一個回家,另幾個家長,也讓孩子去嘗試做鐵工,絲毫沒有對工藝技術的排斥,而是讚嘆於「鐵花窗也可以讓孩子做」。

「鐵花窗」孩子實作
「鐵花窗」孩子實作
分享

我也很驚訝。

我驚訝的是他為了讓孩子也可以試著做鐵花窗,做出了一整套教學套件,擺攤時可以視場所而使用螺絲螺母、鉚釘或者是電焊來完成。今天看到的是用黃銅螺絲搭配黑鐵,做出完整的花窗,既應景又有時代復古,更重要的是,這種工藝技術可以讓孩子極為投入,馬上有成果和成品,從這種體驗活動裡面,也可以談到物料價格、工具設備等差異。

我反而覺得,人本更應該嘗試把這種活動帶入技職體系之中,只要設計的好,學習工藝並且欣賞技術的同時,不正也是懂得數學、材料和精度測量的教育了嗎?還有什麼比這更實用的呢?

而且,工藝技術更是需要教育資源來配合改進,這兩天做鐵花窗的孩子最小的四歲,其他的多半在10歲上下就可以做出成品,阿昌說,15歲以上就可以試著用鉚釘,甚至電銲。如果進入課程,很可能許多成人都還不懂得選擇工法並且理解其中差異,卻馬上就會落實在學齡青少年之間。

鐵花窗實作成品
鐵花窗實作成品
分享

想想,台灣還是有很多可能性的。

嗯,結果我今天做好的鐵花窗就給了 馮喬蘭(人本基金會執行長) ,我很希望有一天,台灣的孩子們懂得學習工藝,那才是真正尊重專業的開始。

我一直覺得,這種方式才是多元教育,也應該被學校正式承認為重要的課程。

不過,或許人本過陣子就會開始設計工藝課程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