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作業永遠寫不完?老師過多的罰寫,其實是體罰!

一名老爸心疼兒子作業寫不完,一氣之下將兒子社會課本撕了,將照片Po網,引來熱議,有網友認為老爸這樣的行為,根本是害了孩子,是不良示範,筆者以為會有這樣反應的網友,大概是只看了照片跟標題就驟下結論。事實上,這名老爸的行為在我看來,是深思熟慮之下,在親師生與制度衝撞之間的最大公約數。

圖為示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為示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在討論孩子的作業為什麼寫不完之前,先讓我們檢視一下,孩子在學校的作業大概有哪些類型?

撇開非主流科目不談,國、英、數、自、歷史、地理、公民這幾個主流科目的作業基本款,有課本的自我評量、習作以及考卷的訂正,有時各科作業碰巧擠在一起,大概要花好幾個小時才能把作業寫完,若學生不能做好時間規劃,利用在校瑣碎的時間,諸如早自習、下課或其他空檔,將一些不太需要動腦的作業習題多少寫一點,全部積累到回家,甚至補完習回家洗完澡,都已經九點多,才動手寫作業,那一天大概要拖到凌晨才能上床睡覺,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過勞。

上述所言是作業的基本款,真正可怕的是罰寫。

筆者不諱言,教育現場絕大多數的老師還存在著一種迷思,或者該說是執抝,認為成績不好的學生,就應該多抄一些課文或考卷罰寫,儘管效果有限,這些老師還是如此堅持,或許他們的潛意識裡,希望藉由罰寫去懲罰這些低學習成就的學生,就是因為你們的懶散才會拉低全班的平均成績,不想寫這麼多罰寫,下次考試就認真一點。

事實證明這些所謂的罰寫部隊,成績完全不見起色,始終在谷底徘迴。

低學習成就的學生,本來寫作業就慢,很多作業可能也不會寫,只能用抄的,這些學生的原生家庭可能是低社經背景,沒有人會去關心這些孩子的課業,然後每次考完試後,還得面對一大堆的罰寫,筆者在教育現場服務多年,發現這些學生在校時間,永遠在補考、罰寫、罰站、不准下課的地獄輪迴中惡性循環,這些學生的成績可能不好,可是很會打球、很會畫畫、掃地很認真、心地很善良、對老師很有禮貌,但是在戴上名為成績這頂緊箍咒之後,他們什麼都不是,甚至有些老師以成績不好為名,限制去上他們唯一在學校可以獲得成就感的體育課或美術課。

我知道很多老師處罰學生的手段,都有罰寫這一項,包括我個人在內,但我狐疑的是,有些老師罰寫的份量根本是強人所難,像本班家政老師,因為罰寫某生九千字,而且隔天就要交,因而發生了師生衝突,我自己試著寫了一遍,在寫得很潦草的情況下,九個字也要花15秒,15秒乘以1000=15000秒=250分=4小時又10分,再加上手部痠痛的休息時間,要學生花5個小時,去寫這些沒有意義的罰寫,學生手部發炎老師又可以負責嗎?

筆者以為份量過多的罰寫,事實上已經是一種體罰,而且毫無教育意義。

家長針對罰寫分量過多和老師溝通,大概都會得到這樣對其他學生不公平,別的學生都寫得完,罰寫是為了學生好這樣的回應,這名爸爸在內文中也有提到,和老師溝通未果,在開了家庭會議之後,才會作出撕毀作業簿,叫孩子上床睡覺的決定,爸爸也知道,這是斷尾求生的極端做法,老師一定會對孩子有負面印象,所以隔天要媽媽到學校幫孩子轉學。

照片Po網的用意,應該是希望引起大家對孩子學校作業寫不完的問題的重視。

最後,我想給爸爸一個建議,孩子轉學到其他學校,同樣的問題依然會發生,除非轉到森林小學這樣的實驗學校或是國外,關於教育這種病,又豈是撕毀幾本書就可以解決的了,但我還是要給這位爸爸一個掌聲,如果每位家長都有撕毀課本向體制衝撞的勇氣,我們的教育就有救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