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救教學的不足,政府該如何補救?

教育部每年投入國中小補救教學近10億元,結果教育會考的英數待加強比率還是在3成左右,以筆者在教育現場的教學經驗,數學會考只要選擇題有把握答對其中的7題,就算其他的選擇題亂猜,非選題空白,就能拿B,而數學會考的前10題,都是課本習作的所謂基本題型,題目敘述淺顯扼要,不會拐彎抹角,就算資質平庸的學生,照理說應該也能輕鬆拿B。

但現狀卻不是如此,問題出在哪裡?

教育部每年投入近10億元在國中小補救教學。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教育部每年投入近10億元在國中小補救教學。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1. 為時已晚的補救教學:

筆者發現很多生上國一的新生,連基本的四則運算都有問題,他要怎麼學一元一次方程式?我必須利用課餘時間,幫學生把預備知識不足的地方先補齊,才有辦法教他新的進度,但問題是等到該學生會正負數的四則運算了,課本卻已經教到更進階的指數律跟科學記號,就算老師犧牲所有的下課時間,對這些低學習成就的學生進行補救教學,他們永遠跟不上其他人的腳步,況且一個數學老師平均教三個班,需要補救教學的學生加起來大概有20個,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如果從小一就能有其他的人力,對這些學生進行補救教學,我想國中老師的負擔會減輕很多。

2. 要對症下藥:

很多學校開設補救教學班,學生參加意願不高,老師也不想上,最後勉強開成班,所有學生大鍋炒上同一份教材,甲生可能不會正負數的四則運算,乙生可能不懂未知數的化簡,丙生可能要從小學開始教,這些學生應該都要有屬於自己的一份學習診斷書,老師針對這些學生對症下藥,才會藥到病除,而不是淪為消化政府補救教學經費跟應付評鑑的可有可無的補救教學班。

3. 差異化教學:

有些學校針對不同程度的學生,在上英數等課程時,用跑班的方式進行差異化教學,老師可以針對不同程度的學生,給予相對應的上課教材及評量方式,目前的常態編班,常常發生上課的老師無所適從,課程加深加廣,中後段的學生鴨子聽雷,成了伴讀的書僮,教室裡的人形立牌;老師上得太簡單,資優的同學則頻打呵欠,教育部應設計一套制度,每年或每學期針對學生進行學力檢測,強迫各校學生依能力分組上課,才能有效提高學生的學習動機。

補救教學,市區學校反而比偏鄉的需求性高。圖/報系資料照
補救教學,市區學校反而比偏鄉的需求性高。圖/報系資料照
分享

教育會考,美其名為學力檢測的工具,實則作為高中職升學的比序工具,真要落實學力檢測,就應該每年做一次施測,方知學生三年來進步了多少,有哪些地方待加強,筆者學校位處郊區,每年入學的新生以低學習成就學生居多,依筆者觀察這些學生的英數能力,至少有5成以上是待加強的。

反之,市區的明星國中,就算老師完全不進行補救教學,甚至上課完全讓學生自修,會考也能繳出亮麗的成績,然後教育局的長官對本校校長說,該校只要有2科以上待加強的比率超過5成,就要去局裡面做報告,只看結果而不看教學現場師生努力的過程,如果長官心態不改,只是一味的砸錢,就試圖解決補救教學的問題,這些問題永遠沒有辦法解決。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