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有程式自造課程,真的有比較棒嗎?

很坦白說,我不支持現在教育部強勢推動的「程式自造教育」!

首先,各位在很多程式自造教學者的身上,看見了很多很多很有趣的設備與產品,但有誰去質疑過一件事情「這些東西真的適用於小學嗎?」、「程式自造之後,我們的授課時數與方法,需要如何搭配才能程式自造?」、「程式自造與學校進行的教學主題,又有什麼關聯?」

貓老師就很簡單的舉一些自己進行的課程與各位分享一下。

首先,本校在數位創意課程的編排上,三到六年級就是一週一節課,沒有多也沒有少。當然起初我們也設想過,要把這樣的課程變成單雙週課程,不過回頭思考,排課者的困擾與學生的學習習慣後,我們決定維持單周單節的模式授課。

於是學校課程團隊與貓老師重新思考這個問題,貓老師也重新結構了民國八十七年寫桃園縣師生資訊素養計畫時的問題「學生應該在這樣一堂課中學會哪些東西?」,因此資訊課轉型成為「數位創意課程」。

亦即,貓老師的資訊課中,程式自造不是大部分。

授課的素養與內容即為:設備素養、網路素養、軟體素養、創意素養與程式邏輯(不走scratch,走kudo)。

1.設備素養:認識電腦教室→認識數位載具→認識數位界面→網路消費議題

2.網路素養:認識社群軟體→什麼是網路霸凌、網路侵權→實際案例介紹

3.軟體素養:輸入法、文書處理軟體、試算表、簡報製作、簡易繪圖軟體、簡易立體繪圖軟體

4.數位創意:3d列印機與雷切機的運用(老師說明,老師操作)

5.程式邏輯:kodu(方日升老師推薦貓老師運用的)與廠商挹注的藍芽車App實做

好的,這樣的課程分佈一下,大概就是兩個學期(一個學年的課程),也就是學生在課堂上也能使用到的素養,其實我也幫他們思考好了(至於老師有沒有這樣的素養,那不是我的事情)。

接著就要思考剛剛一開始所談的三個主題:

#這些東西真的適用於小學嗎?

某次火車上巧遇了一群程式自造的老師,他們談到程式自造比賽的歷程,笑笑的講到評審老師問孩子的問題「你的程式寫的很好,你是怎樣創作出來的呢?」孩子直白的回答「拔拔寫給我的啊?」這問題很有趣,貓老師當下也重新思考了這樣的一個議題「究竟程式自造課程,讓誰得到了最多的助益?」不過這問題貓老師不在這邊討論,講多了會離題。

但這個問題也確確實實的回歸到這個主軸上,也莫過於前陣子彰化的夥伴,私下與我討論到的問題「我們下學期要做積木程式(樂高機器人),我們能怎麼做?」我的答案非常簡單:「要有專責經費、要有講師經費、要有設備經費、要有設備出借機制、要讓學生能在家操作,另外就是運用週三下午設置社團進行、要有專責老師協助講師。」簡單講,現在很多縣市與學校在推的程式自造,多屬於學校內操作,也就是學生根本無法在家自行複習、複製學習過程、操作課程結果。

簡單講,這樣的授課內容,很容易無效化,依據教學設計與教學流程的思維就是:「提醒舊經驗→連結新經驗→產出新知識,這樣的三個步驟。而學生在家無法操作的結果,就會變成『老師提醒舊經驗的時間要拉長』,相同的一個問題『學校的授課時數,就是一節課四十分鐘』,那提醒舊經驗,如果去了十五分鐘,連結新知識又去了十五分鐘,學生最後還要關機五分鐘,實際上學生要連結新知識的時間剩下五分鐘,然後下課後,學生依舊是沒有設備、沒有複習的結束一個好玩又有趣的課程,然後下週的課程,再來一次這樣的輪迴。」

那問題出來了,實際上學生在上次連結的新知識,是否紮根在自己的腦海中,老師在不能確認的情形下,也只能按部就班的依教學流程,再從頭來一次。(除非老師根本沒在注意這些流程)但如果你認真問我「這些東西真的適用於小學嗎?」

我的答案會是這樣:「適合,不過要認真做真的不容易。」

不過如果是要彰顯自己玩了很多東西,這樣的課程,只適合自己在私下發表,而是不帶到台面上,讓很多老師看了羨慕,然後學回去,不知道該如何運用在課程中。

#程式自造之後,我們的授課時數與方法,需要如何搭配才能程式自造?

依據現有的授課時數,我們其實很難做更好的規劃,以正規主課(數學、國語、社會、自然)來看,分科都有專責老師,而專責老師本身的素養,是否能呼應到設備上進行對應的程式自造產出,這絕對是一門大哉問!

最佳的應變模式,莫過於運用週三下午設定出學生課後社團,不過也衍生一個問題「週三下午,是小學教師的研習與課程架構時間,你佔了老師的空堂,卻沒有付出相對的代價,那學校與上層政策思維者,一定是慣老闆。」

這也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要有專責經費、要有講師經費、要有設備經費。」

不過這也牽涉到學校,是否有經費能夠編列「校內講師鐘點費」的問題了,簡言之,就是學校其實都在艱困中生存,若是把專責老師拉出去做這類的研習,不如讓學校這樣的社團,確實的經營下去。像是玉里前幾年自造中心辦的週三下午學生科丁課程,就是一種不錯的思維,因為有一個專長教師負責,週邊的學校,只要由學校接送過去上課就行。這真的不錯,不過好的思維,是否能夠長久銜續下去,這也確確實實必須要省思。

講完了時間,接著講整合課程的方法。

在108新課綱中,很講求「課程合作」這件事情,不過一個大問題「老師是否具備這樣的素養?」

並不是去聽聽幾場大型研討會就可以學會的東西,這也是這幾年,我不斷批判教育部,每年編列千萬經費舉辦諾大的研習,找了很多老師上台主講,最後只養成了一批「很出名、很會講、很有愛的老師」。問題來了,去參與的人,是否真的將知識回歸到教學現場,還是像是進香拜拜一樣,拿了名師合照、簽名書後,喜孜孜的在準備參與下一場進香團研習盛會,這個可能是我們必須重新思考的問題!

整合課程在小學會比中學簡單,因為分科比較簡易,而且老師人數比國中少,對應的溝通上也會比較簡單。相對的,在小校執行也會比在大校中容易,問題就在於「如何進行探究」、「如何在課程整合與數位產出結合成一貫的流程」,這個又會成為下個大問題。

在前幾年,我與幾位夥伴共同在網路上運作「跨網路協同教學」時,即以這個精神在整備整件事情。於是必然的就會有「社群→共備→產出教材→跨網協同教學→課後探究→修正教學方法」這幾個流程出現,對應的時間大概就是兩週期程(從規劃到最後的修正),這樣的課程就是所謂的統整課程,亦即歸納學生在單一單元中,所學習的知識進行整合與產出,老師藉由學生於協同教學的過程中,重新給予學生的學習成果再定義。

以上不過就是整合主科課程的作法。

貓老師個人整合數位創意的課程有:

雷切畫框+梵谷仿畫(整合藝文課程,一個半月的創意課程)

人偶設計與立體列印(一個月的課程)

僅供參考,相關資料自己爬我臉書自己看。

#最後的問題來了! #我保證有些正在做的人,相看到一定氣呼呼的跳腳!

#程式自造與學校進行的教學主題,相又有什麼關聯?

以現今台灣推動的程式自造,多已偏離學校主體課程,也就是大量的AI與程式教學,佔了數位教學的等比,對應的採購設備進到了現場,卻沒有多少人能夠確實產出在教學與學生產出上。

貓老師曾經笑笑的跟幾個朋友聊到「如果我有時間帶學生用scratch去寫一個乘法的編碼,我可能會更期待學生,用對應的時間去背下九九乘法表」。問題很簡單,貓老師學校的學生,有部份到了四年級還沒辦法把九九乘法表熟記(我相信很多學校很多學生都如此,尤其偏鄉),教學者即使在程式邏輯上,有很強勢的表現,引領學生創作出九九乘法表的編碼程式後,其實在編碼完成,教學者卻很少去檢視這些編碼的學生,究竟會不會九九乘法表,還是學生只背會了scratch的方塊編成模式。

正確說,學校的資訊課、電腦設備與對應的產出設備,如果沒有辦法在程式自造中完全發揮功能,那鉅額的前瞻經費或縣市經費編列根本上就是浪費!

根本的問題是「學生在學校裡面有很多該學的東西,程式邏輯並不是所有教學的核心」,也就是我們逆其道而行,把程式自造邏輯放的太前面,課程學習目標,放到大數據與什麼神奇的AI教學之後去了!

我就更簡單的舉一個課程例子(數位整合數學科)給各位參酌一下好了:

空拍機:距離、座標、速率

3d列印機、雷切機:體積、面積、長度、幾何、自然很多模型的產出

3D列印整合社會課產出台灣等高線模型
3D列印整合社會課產出台灣等高線模型
分享
雷射切割對應自然科昆蟲模型(唐老師設計)
雷射切割對應自然科昆蟲模型(唐老師設計)
分享
3D列印整合自然科產出月亮模型
3D列印整合自然科產出月亮模型
分享

程式機板:水生動物觀察、水生植物氧氣指數

請問各位在看完各縣市承辦的程式自造研習中,看見了什麼?

我相信很多承辦人會跳腳大聲怒斥「那是你們教學者的事情,我只是負責把這些美好的東西傳達給你們」。

我也簡單在此回應,這也是當時我19年前離開桃園縣教育局時老局長對我的要求「請把你在這裡所知所學的東西,帶回去學校給孩子應用」

最後,別忘記了自己是個老師!

延伸閱讀:教部發表數位自造教育公版教具 8歲到88歲都可使用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