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孩子闖禍,該不該告訴打人爸爸呢?

前些日子,走進一家在埔里算高檔的連鎖髮型設計去剪頭髮,原因不是因為我很有錢,也不是因為剛好前一陣子剪髮正在特價優惠。一進門,我就告訴接待的助理我要指定設計師,這個設計師一見到我就馬上認出我了,叫了我一聲:「督導」,還說:「督導你怎麼會來這裡?」我就告訴她說因為知道他在這裡當設計師,所以來看看他的手藝好不好?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阿國小學五年級開始,就接受博幼基金會的課業輔導,他跟姊姊一起參加課輔,他們姊弟倆的家訪,還是我陪同社工員一起去訪的,所以自然對這兩個姊弟多了一份熟悉感。阿國的學業成就很不好,在學校的成績幾乎墊底,經過一段時間(約半年)的補救教學之後,成績依然沒有重大起色,加上他在學習上的種種跡象。我判斷阿國應該可能就是學習障礙,於是我們就建議家長,同意讓阿國由學校通報特殊學生鑑定,後來經過教育系統的鑑定之後,確認為學習障礙學生。

讀書對阿國來說,是一件非常痛苦的苦差事,因為他的障礙是符號的辨識與替代有問題。

認字對阿國來說,就很困難了,因此即使理解能力沒有問題,這樣的學生,在以視覺學習(閱讀)與評量(紙筆測驗)為主的教育體制下,學業成就上所呈現出來就是,一個甚麼都不會的學生,可是他看起來又不笨,但是學習態度所呈現的,就是很不專心,很不用心,上課問甚麼都不會,字也不會唸,但是下課就生龍活虎,玩遊戲打電動就很在行,讓旁人很難接受,這樣的學生不是不認真,而是學習有障礙。

加上阿國的口語表達能力沒有很好,講話吞吞吐吐的,口才也不好,因此很難把事情解釋得很清楚,因此就更容易引起老師與同學的誤會,於是阿國就很容易與同學起衝突,因為口才又不好,就很容易成為被責難的一方,長期下來,阿國在學校的狀況,就是學業成績不好,人際關係也不好,常常被老師罵,常常背黑鍋,常常跟同學起衝突。

阿國的爸爸,對這個獨子的期望很高,因此對阿國很嚴格,只要阿國犯錯,爸爸就會打阿國,而且打很兇,因此不僅阿國很怕爸爸知道阿國犯錯(尤其是跟同學吵架),連阿國的媽媽跟姐姐都很怕爸爸知道阿國犯錯,都會幫忙掩護阿國。可是掩護的結果,對事情並沒有幫助,反而事情都很嚴重之後,爸爸才知道,結果就更慘,但是家人也與阿國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解決。

有一天晚上課輔時間,我知道阿國在學校跟同學打架了,這件事情阿國也有錯,於是我就問明狀況,給了阿國適當的管教與處罰,處罰完了之後,我跟阿國說這件事情我會告訴家長,阿國就緊張得快要掉下眼淚,幾乎要跪下來求我,不要告訴他的爸爸,因為爸爸一定會打死他的。

我嚇了一跳,心想有這麼嚴重嗎?為什麼這個孩子,會如此害怕讓爸爸知道,爸爸到底有多兇呢?

了解爸爸如何打小孩的狀況之後,我也覺得不能讓爸爸再打阿國了,但是不跟爸爸說這件事情就沒事了嗎?這樣對阿國真的有幫助嗎?可是一旦告訴爸爸之後,阿國就會被打得很慘,這真的兩難啊!

如果你是我,你該不該告訴爸爸這件事情呢?

很快的(大概10秒鐘),我做出了決定,我告訴阿國,我還是要告訴你的爸爸這件事情,因為這件事情不是小事,你的爸爸有權利知道這件事情,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證,我不會讓你的爸爸打你,但是阿國這時眼淚就掉下來了,他根本不相信,我有辦法讓爸爸知道他跟同學打架,然後又不會打他,所以阿國還是一再希望我不要告訴爸爸。

但是我跟阿國說,你認識督導也有一段時間了,督導說話會不算話,阿國想了一下,搖搖頭說不會,督導說到的都做得到。我說,那就對了,因為今天無論你相不相信督導,督導都會告訴你爸爸,但同時督導也一定會保護你,你要相信督導,因為現在你只有督導可以相信了,現在也只有督導有能力保護你了,因為如果是學校老師告訴你爸爸,結果會如何你一定很清楚,現在你只能相信我了,督導會有辦法的。

阿國無奈也只能接受我打電話請爸爸到課輔班來,來了之後,我告訴阿國的爸爸,小孩在學校犯錯與同學打架的事情,爸爸很生氣,但是我知道華人對老師(家長也都把社工當老師看待)這個行業很尊敬,尤其是一般的家長更是如此,因此我說的話有一定的份量,所以我很明白的告訴爸爸,我已經處罰過阿國了,而且阿國也知道錯在哪裡了,也知道下次碰到類似的狀況,他應該如何正確的處理狀況,所以孩子已經學習到大人想要他學習的事情,同時也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了代價。

因此,我要求爸爸承諾,回去不能再因為這件事情打阿國,但是可以唸兩句,如果爸爸可以承諾,我就讓爸爸帶阿國回去,但是如果不能承諾,那我就不讓家長帶回家。爸爸很快地答應了,說回去不會打阿國,我不放心,於是又補了一句,爸爸你可不要騙我ㄡ,明天我會檢查孩子身上有沒有被打的痕跡。爸爸說:「督導老師,不會啦!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同時我也跟爸爸說孩子大了,不應該再動手打孩子,應該要改變管教方式了,告訴爸爸管教阿國,可以用的方法是甚麼,讓爸爸可以有方法跟孩子溝通,這樣才不需要打孩子。

於是我就讓家長把阿國帶回家了,隔天我就問阿國回家之後爸爸有打他嗎?阿國說沒有耶!那有罵你嗎?也沒有耶!他很驚訝為什麼爸爸會聽督導的話,我就跟阿國說,你看吧!督導說爸爸不會打你就不會打你,阿國從此以後就很聽我的話了,在學校也不會跟同學打架了。

孩子願不願意聽你的話,常常取決於你能不能真的幫助孩子解決他的問題。

如果你可以真的幫助孩子解決他最困難的問題,那麼你在孩子心中就會佔有一定的份量,你說的話孩子就會在意,就會願意聽;相反的,如果我們做的事情,無法解決孩子最困難的問題,那孩子為什麼要聽你的呢?你的話,孩子為什麼要在意呢?同時,協助家長找到適合管教孩子的方法,也是我們的責任與工作,因為這件事情,我們不做也不會有人做,所以如果想解決問題,有些事情看似不是我們的工作,但是其實就是應該做的事情,因為社會工作是一門藝術,不是形式,任何可以幫助服務對象的事情,該做就要做。

最後,你猜出來我去剪頭髮的主要原因了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