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改只是延緩破產危機,卻製造更多問題

大法官昨對軍公教年改釋憲案作出解釋。本報資料照
大法官昨對軍公教年改釋憲案作出解釋。本報資料照
分享

年改過後,退休公教見面打招呼不再是問你:「喫飽未?」,而是關心彼此的退休金還剩多少錢,眼看每個月匯入帳戶的退休金即將縮水,而且未來幾年將愈來愈少,物價每年上漲,已經離開的職場不可能回去復職,這些退休的軍公教上面可能有年邁的父母要照顧,孩子可能還在念書,學費跟生活費都要靠父母,房貸可能還沒繳清,這些費用在年改之前,退休金可能夠用,所以才會辦理退休,如今政府大刀一砍,退休軍公教抗爭無效,又被打成拖垮政府財政,貪得無厭的米蟲,真是情何以堪,無語問蒼天。

有關年金改革的法律問題,事已至此,退休軍公教除了釋憲跟集體訴願之外,已經沒有其他路好走,823當天釋憲結果出爐,釋憲結果強調,由於少子化、物價指數調整等因素,為「顧及公共利益」,軍公教退休金也要適時調整,釋憲沒有違背「法律不溯及既往」之信賴保護原則及比例原則。

事實上,這次的年金改革,如果沒有溯及既往的話,問題可能更大。

依據大水庫理論,流出去的水沒有變少,勢必要注入更多的活水,如此一來,等於是拿年輕軍公教開刀,所以必須三管齊下,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多繳(現職軍公教)、少領(退休及現職軍公教)、延退(現職軍公教),這一波年改,受害最深的其實是現職軍公教,是多繳、少領跟延退的最大受害者,而已退休軍公教影響到的只是少領而已,他們的退撫金繳得沒有現職的多,50歲就可以領月退。

筆者身為現職教師,但我不想對這些前輩落井下石,當所有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場思考問題,這個社會便會充滿對立。

當李家同教授因為收到年改處分書,抒發心情的一封email曝光,所有人針對李家同的「晚景淒涼說」展開鋪天蓋地似的批評跟諷刺,拿一個不管是學歷或學術地位都可說是佼佼者,著作等身德高望重的一位退休教授的退休金跟剛出社會的年輕人薪水做比較,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邏輯概念,什麼時候台灣變成共產社會,當政者不想辦法解決年輕人低薪過勞的問題,反而製造出一種均貧仇富的社會氛圍,甚至模仿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將軍公教鬥垮鬥臭,軍公教依法領取政府早年和他們約定好的退休金,竟然有民進黨大老說,軍公教人員的退休金是偷來搶來騙來的。

退休軍公教人財兩失,錢被砍了又沒有尊嚴,是可忍孰不可忍。

事實上,這次的年改是屬於滾動式檢討,並不保證以後不會破產。

未來幾年當退休基金的水庫即將乾涸,勢必還要展開另一波的年改,年改只是暫時解決了破產的問題,卻製造了更多的問題,包括教師年齡老化、人事費用大增、流浪教師、國內消費緊縮、世代對立……等問題,這些問題的後遺症未來將會一一浮現,未來的政府,你準備好了嗎?

這些問題所引起的民怨及連鎖反應,可能比年改問題還來的棘手跟嚴重。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