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孩子們別打架,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呢?

愛打架嗎?來當社工吧!

如果今天有一個地方,你要教孩子們別打架,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呢?

這裡有一個做法,就是教他們「該如何打架」,正確的打架方式包括了尊重對手,尊重規則,鍛鍊身體,保護好自己並且知道自己的拳頭是有價值的,是有力量並且該用在正確地方的。

這裡有全台灣最會打架的社工,用打拳擊來鍛鍊少年的身體,精神以及意志,如果連拳擊隊的訓練都可以撐得過去,那麼不管到哪裡,你們一定也都可以克服困境。

圖/社團法人新北市樂窩社區服務協會
圖/社團法人新北市樂窩社區服務協會
分享

哲宇的故事

我眼前的哲宇高大強壯,看起來就是運動員出身,這裡似乎所有要搬東西或者拿東西的工作,自然而然地都落在他身上,他自稱「落跑國手」,泰雅族出身的他從小在三鶯長大,會接觸到這裡,是因為先成為隆恩埔部落的管理員。

正確的說法,他是新北市原民局的管理員,管的正是隆恩埔,工作內容是到處去催租,宣達政令以及發放單據,同時蒐集住戶的生活狀況,這工作讓他後來變得不是很舒服「因為要拍照啊」,體制內的工作必須蒐集住戶的資料,需要貼上勸導單並且催收租金,他的薪水每個月卻只有21545元,是名符其實的弱弱相殘,但哲宇在這段時間內,建立了人口資料庫,整理出了各種住戶的需求和資料,也知道哪一些家庭是需要資源和幫忙的真正弱勢。

隆恩埔環境極為特殊,原先是為了收容三鶯部落而建,裡面原住民卻來自四面八方,只要是新北市轄內的原住民,都可以在權宜之下安排進住,成為集體收容中心,這造成了裡面的租戶多數是經濟弱勢,並且文化背景歧異。對漢人來說,原住民都一樣,但對原住民來說,卻是每個族群都不同。

這段時間內,哲宇從體制內的單純管理員,變成憤怒的管理員,看著原住民真正需要的幫助和他實際上所做的事有著巨大落差,他變得越來越難以接受:自己的低薪、住戶的工作不穩、無法直接幫助孩子,失落的社區分為和社會氛圍的不友善。

他開始和孩子越走越近,在這樣的環境中,混熟是最重要的事,要能夠帶孩子以前,要先讓家長知道這個人,也必須先讓周遭的夥伴理解,才能夠讓其他人理解這些孩子需要什麼,混熟的過程中,哲宇和住戶的關係以及相處手段也有了轉換,從單純是原民局的立場要求到告知政策背景以及各種資訊,他變得越來越溫和,開始越來越融入。

圖/社團法人新北市樂窩社區服務協會
圖/社團法人新北市樂窩社區服務協會
分享

但領不到22K的臨時約聘人員,能為這裏做些什麼?

社區天生的爹不疼娘不愛,附近的漢人還認為住進來的原住民佔地為王,其他人則說這裡的原住民整天都坐在門口喝酒,混熟後的哲宇卻不這樣看待「你每天盯模板扛鋼筋連續一個月,每天累得要死回家就睡,也沒人可以說話,終於休息的時候,我也想要在自家門口找鄰居朋友喝個小酒啊」,勞動的苦悶,精神的壓力和渴望對話的需求,在哲宇眼中在自然也不過,長時間的陪伴達成了信任和理解的前提,也是最關鍵的融入原因。

我看著他的時候私下在想,在台灣,原住民出身的運動員在離開運動場以後前景並不樂觀,領的薪水不到22K,他為什麼在這裡?他和佳賢第一次辦的活動是在母親節辦活動,活動內容是「拿水球丟爸爸」,沒想到活動大受好評。

在這裡有些住戶到付不起租金,父母更不可能有多少能力去負擔多好的教育,這是他當管理員時就知道的,過去的身分甚至要他登記以後催繳,孩子們都知道,混熟後的哲宇更清楚知道「孩子們什麼都知道」,同樣憤怒的哲宇和孩子一拍即合,他把孩子帶到拳場:「不爽,就打拳」。

他說,有一天,他看著孩子們在空地上打球,反應好,身體協調性極佳,速度極快,每個孩子都是天生的運動員,卻沒有人發現他們的才能天賦,他一時問了這些孩子「欸,要不要來打拳」。他辭公家的身分,投入民間課輔,同時帶著這些孩子開始學習「真正的拳擊」,一打十年,「不讀書也沒有關係,我們可以好好打拳,打拳是一件變強的事情,而且自己知道,身邊的人也知道我們可以很棒!」

圖/社團法人新北市樂窩社區服務協會
圖/社團法人新北市樂窩社區服務協會
分享

他可以做的事情已經做到了,他帶著孩子們一路打到全國比賽,打到成為國手,打到峽美拳擊隊名聲響亮接連受到採訪,隆恩埔部落從此有了一個拳擊隊,從喝酒的廣場變成了練拳的場地,即使一樣爹不疼娘不愛,即使沒有太多人關注為一個都市原住民的拳擊場,但他帶了10年,整整十年的時間,他帶著一批又一批的孩子,練起拳擊,告訴他們自己的力量是有地方可以表現得,告訴他們,自己可以很強,強到自己可以感覺的身體的變化和差異。

「我們做這個多少有點心理變態,每天都看著這些屁孩在做蠢事,閒扯淡,看著他們的表現然後要讓自己心裡平靜下來,說「哇你們好棒」接著心裡幹得要死。」哲宇笑著告訴我,他每天都要應付青少年「好~累」。哲宇開始從管理員走向拳擊教練,開始帶孩子練習打拳,我問他「學拳擊會不會打架更兇」時,是唯一看到他嚴肅表情的時候「他們學拳擊就不會亂打架了」。

「做這個有一個期待,有時候,在一個瞬間我會覺得「天空變得好藍好藍」而且「這一切都好值得啊」,那可能是有一天孩子自己整理好了所有工具,等著教練,可能是他們互相提醒「東西用完要收好」

「我覺得這是我想做,也該做的事」

哲宇做了這些事,那聽故事的我,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我們想為都原孩子們,建立一個拳擊教室,需要您的支持↓↓↓

看更多:熱原拳擊隊,為孩子募集一個永遠回得來的地方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