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李家同教授的信/謝謝您讓我身邊孩子有機會上國立大學

李教授:晚輩再次向您問候平安。

首先必須與您甚至是社會大眾說明,我個人確實在教育理念上與您意見相左,但對於您在博幼教材上的貢獻,晚輩萬分佩服。也確實與您報告,博幼教材是我見過少數真實針對學生能力拾階而來,確實符合弱勢學生在課後進行補救的需求。

今天會特別振筆寫下這封信,莫過於您與王道維教授對談中提到的那句「我一點也不在乎偏鄉有多少人讀台大或清大,我只在乎這些學生畢業後能否不再打零工」。仔細想想,其實我們的初衷相同,不過就是視界不同而已,因為我的目的也不過就是簡單的「希望每個孩子走出屬於自己的人生」。

清大榮譽教授李家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清大榮譽教授李家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實境與理想的差距

我仍必須以最現實的第一線教師立場與您回覆「人生除了讀書之外,其實還有很多的樂趣可以追尋」,這是我在課堂上一定會跟學生講到的第一句話。

簡單說來,學校所教的知識,除了數學、自然科會有絕對正確的結果,其他各科的知識不過就是一種文字遊戲而已,是一種會隨著政治、人心以及一切搖擺的七月熱浪。就以過去我們在國語課本中讀到蔣公小時候看著魚兒逆水向上游這件事,現實生活中我們這樣做回家只會被家人打個半死而已,更別說讀軍校可以拿著土塊跟教官嗆聲這種蠢事了,還好我們小時後沒做課本中蔣公做過的每件蠢事,不然今天我應該沒這個機會把這封信寫完。

不過這不代表鄉下的老師希望每個孩子都放浪形骸,只是我們對於這群孩子的設定在於「如果你有五十分的實力,那你應該可以讓自己跨上六十分;如果你有夢想成為未來的作家、數學家,只要你有能力,我們一定會成為可靠的巨人,讓每個孩子踏上我們的肩膀看世界。」

學能分流的重要性

在我所服務的區域,學生們對自己的未來職場設定其實相當簡單,也與教授所說的一樣,很多都打著零工過日子。只是多數人只看到結果,沒有看到這些孩子的成長過程。

有些孩子在成長的歷程中只希望自己趕緊學到謀生的功夫,他們很清楚只有趕快賺錢才有可能趕緊改變自己的家庭與未來。事實上他們的家庭也沒有這樣的財力能夠支援他們繼續求學,這些孩子升學生的越高,身上背負的負債也隨之增加。不過這也不代表孩子們不想升學,只是現實的情形就是他們必須先有足夠的經濟力才有辦法繼續升學。

這裡提的學能分流,也就是國中二年級(現在被稱為八年級)就應該朝著學習、學職兩個方向前進,讓孩子有更多樣的選項。而不是把所有的孩子都關在教室裡面,每天寫考卷、每天罰寫,過著不知道為什麼而學的日子活下去。

小欣的選擇

小欣是我來到玉里後遇見的孩子,國中時他與同學就曾經到學校來問我高中的生涯規劃,也因此班上的女孩幾乎都選了護校、男生則多往職校系統發展。在高職畢業那年,小欣忐忑的回到了他的校園我的身邊,當時的他跟當時國中升學時一樣眼神充滿著迷惘,他說得很明白,即使自己有原住民的優惠,但大學學費並不便宜,就算學貸下來畢業後可能也是個負擔。他那次來是為了「簽下四年的職業軍人是不是一個好選項」這件事而來,我給的答案讓他現在還在部隊裡面服務。我跟小欣提的只有這樣「從軍不是一件壞事,不過你必須掌握時間學習,不然在四年的部隊生涯結束後,你面對的依舊是沒有方向的未來。」

小老師的期待

其實對這個大環境而言,我的角色不過是河灘上的小沙洲,一個能讓孩子臨時駐足的休息點,只要孩子們有意願,我都可以靜靜的聆聽他們所說的每個心願與故事。我們的期待其實很簡單,只要他們能夠長大成為自己希望的自己就好。無論是鐵工、木工、農業亦或是送瓦斯的都一樣,百工皆上品,只要能夠依著自己的理想讓自己的孩子有機會成為自己。

當然,我們也期待更多的助力挹注,讓每個力量落實到孩子身上,讓每個孩子有更多的機會改變自己的人生。

僅祝平安

唐宇新敬上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