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登皮爾新作《不!》 驚悚懸疑讓人驚喜連連

《不!》(2022) [7/10]

分享

看不懂預告在演什麼、但正片總是能讓人驚喜連連,是喬登皮爾電影的一貫特色,《不!》維持同樣的驚悚懸疑風格,雖然步調放得更慢些,但營造出的神祕感還是會讓人專心地一路看下去。隨著劇情的推演及線索的揭示,前段摸不著頭緒的片段,到後段都會獲得解答,除了豁然開朗之外也會被如此細心的安排給懾服。

(友善提醒:建議不要看「終極預告」,這版預告實在爆太多雷,神祕感破壞殆盡,可能會嚴重影響觀影體驗。)

導演有提到「不!」會是觀眾看這部電影時的反應,這意思可能是會被劇情嚇到,或是被電影中的壓迫感逼到喘不過氣,但除了這些感受之外,回到片名必須跟電影本身有所連結的基礎下,我想《不!》表達的是「拒絕被馴服」。

(以下有雷)

分享

-馴服

遠古時期的人類以採集狩獵維生,除了躲避在食物鏈高端的掠食者,也獵捕比自己更沒有殺傷力的動物,有著和其他動物一樣的獸性。直到開始種植作物之後,才結束逐水草而居的生活,開始定居並擴大族群的規模,在生活不受威脅的情況下,獸性漸漸不那麼外顯,化為大腦裡的潛意識。

然而農業革命的出現,卻讓人類文明開始出現階級制度,階級的出現伴隨著統治、奴役、剝削,農奴必須奉獻畢生的勞力去供養貴族,而且難以翻身。此時的人類已經不再是自由之身,無法回到只為了自己進行採集狩獵的生活,原本以為定居會帶來更好的日子,卻反被馴服成階級下的俘虜。

分享

馴服的例子在歷史上隨處可見,電影中也有各種「馴服」的暗示出現。一開始歐傑和安在片廠中,跟其他工作人員解釋馬場歷史時,其中「有關黑人的歷史常被遺忘」暗示著有色人種在白人文化前的弱勢,以及「可以用特效取代真馬」,暗示科技的進步取代原本的人力,人類將逐漸被科技所馴服。在最後搶拍飛碟時,數位設備和膠捲IMAX攝影機是同樣的比喻,而導演藉著最後誰成功拍到畫面,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兄妹失去片場工作後,只好開始出售馬和馬場;外星人即將到來時,那些七彩氣球人就會疲軟倒地,像臣服於飛碟一樣;外星人高高在上,任何人看它都必須仰望,是下位者與上位者的互動方式;得知外星人的消息後,紀錄片導演和八卦記者立刻不要命的前來拍攝,只為了自我滿足或譁眾取寵,這些都是對制度、威權、主流文化服從的暗示。

電影中的活命關鍵「不要看」,在紛亂的社會亂象中可以明哲保身,就像電影中一場餐廳外的鬥毆,鏡頭沒有刻意帶到畫面,模擬出一般人遇到這種狀況時視線會如何躲避,裝傻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就不會有危險,是被文化環境馴服的跡象。

分享

-反撲

但在遇到威脅的情況下,「不要看」可以被解釋成拒絕被馴服。在《侏羅紀世界》中,要馴服迅猛龍的手勢是比出一個C,在虎口處與牠相對視,眼神的交流是馴服對方的第一步。《不!》的最後決戰中,「不要看」是一種拒絕,如同在這個資訊戰盛行的時代,如果不看那些假新聞,或是洗腦抖音短片,就不會被他人的訊息操控,也不會有創作者會為了流量去搶拍「奇觀」。

從狩獵文化演化而來的人類,在大腦中仍潛藏著獸性,所以要是獸性遭遇束縛,甚至危及到性命,那反撲將會是必然。開場的血腥實境秀,雖然沒有劇情帶到黑猩猩高迪有被剝削或虐待的跡象,但在和一群人類的相處中,地位必然是較為低下(明顯的黑白議題暗喻),被馴服已久的高迪會大開殺戒,是獸性的解放與反撲。

分享

華人童星朱佩在血腥的屠殺中活了下來,甚至高迪在殺完人後還跟他碰拳(這動作也是被馴服的象徵),讓他自以為是天選之人,才有了馴服外星人的想法,結果卻被外星人反撲。而惹上歐傑和安的外星人,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壓制著兩人,但最後被兩人的憤怒反撲給消滅。歷史上放眼望去,專制帝國的毀滅,腐化政府被推翻,公司因醜聞而倒閉,都是上位者試圖壓制一般人所引起的反撲。

喬登皮爾因為《逃出絕命鎮》《我們》在口碑或獎季上接連獲得成功之後,《不!》獲得了更多預算,甚至還採用IMAX規格拍攝,一反過往的低成本製作,躍升為主流商業電影的姿態。

但通常錢變多了,就會想表現更多,同時也要面對更多的妥協,在《不!》拿到更多的預算後,反觀喬登皮爾自己有被好萊塢大片商給馴服嗎?我覺得沒有,他還是交出了一部很喬登皮爾的作品,所以若是第一次看他的作品,對於《不!》極可能會因為期待落差而失望,但要是剛好頻率對了,歡迎成為被喬登皮爾馴服的影迷們。

分享

原文>>>https://bit.ly/3dBZeJ1

追蹤欸冷>>>https://www.instagram.com/allenmovienote/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