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風暴》社會底層生活 對我們而言只是報導或故事?

《失業風暴》還蠻讓人五味雜陳的,它講的事一直都在我們身邊,但我們不見得有意識到,或者不見得在意。因為它講的,是一名寫書的作家假裝失業,去「體驗」社會底層的生活,的確,體驗可以讓我們看到更多,但也只是體驗他們做的事、過的生活,真正求生存或情緒上的壓力,恐怕還是無法同理吧?而這個階層的人,對於有人來體驗寫書,又會是怎樣的感受?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分享

茱莉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本來就是演技派的好演員了,她來主演《失業風暴》讓這個角色頗有說服力,不論是那種剛「入行」不知所措的樣子、想裝低層卻又不是那麼會裝的樣子、享受友誼的樣子、面對現實時痛苦的樣子等等,都很真實。

不過,不需要因為「真實」而擔心過程會很悶,其實步調算是緊湊的,且角色的互動也算詼諧,沒有花太多時間去拍一個人慢慢起床或一直開車之類的(怕影展電影的觀眾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即使很多生活瑣事,也是挑有點意思的部分,一方面讓觀眾也見識清潔工作的辛苦和壓力,二方面也見識到清潔人員和我們一樣的一面。

如果不知道他們的職業,在不同的情況下認識他們,也許互動會不太一樣?但若先知道「是清潔人員」這件事,還會用同樣的方式去認識他們嗎?我們都知道不要對職業存有偏見,只是這偏見可能已經深植在我們的腦中到了我們也無法意識到的程度了。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分享

《失業風暴》講的東西比我想像的還多,並不只是帶我們一起去體驗社會底層而已,當女主角真的和這些人產生了一些感情之後,她的身分反而成了關係的阻礙,那些清潔人員會接納她是因為以為她也是一樣的人,如果不是,沒有那種同甘共苦,即使她已經願意下海體驗,還是很不一樣的,還是「另一個世界的人」。就如同片中某個角色說的,雖然你願意來體驗,但你有本錢做幾天不愉快就走人,你知道這是場體驗、知道這會結束,這和被迫要做這種工作才能生存的人怎麼會一樣呢?就像,我們如果居家隔離三天、一週,還撐得下去,因為知道再怎麼煩它不久也會結束,是可以體驗一下被「關」的感覺,但真正要被遙遙無期一直關下去的人,心情會和三日、七日體驗一樣嗎?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分享

如果你真的是社會底層的人,你會希望有人來體驗你的生活、寫成故事去讓世界了解?那樣的了解是真的了解嗎?會真的帶來更多尊重和公平嗎?白領階級的人就會和清潔人員交朋友去嗎?清潔人員又會真的想和他們交朋友嗎?

我以前看到一篇關於外傭的文章,寫到僱主和外傭的認知完全不同,僱主覺得讓外傭一起上桌吃飯,把她當家人,對外傭是很好的事。但外傭反而覺得很不自在(像陪老闆吃飯),寧可自己在廚房有獨處的時間自己吃。我們會用自己認為好的方式去對別人,包括不同世界的人,我們對於關係的認知也是我們自己世界中的關係,通常,跨了不同的世界就完全不一樣了,這種社會地位的隱形隔閡是有可能打破的嗎?作家很想和清潔人員繼續維持友誼,但清潔人員會想和作家維持友誼嗎?在高位的比較不容易感覺到界線的存在,在低位的也是嗎?

《失業風暴》能帶來很多思考,因為我們生活的周遭一直都有一些比較辛苦的人,也許你是看都不看他們一眼,也許你是會和他們打屁聊個兩句,甚至你可能自己或身邊的人經歷過這樣的生活,不論是哪一種,這現象始終都存在。看完這部電影,也許再回到日常生活中時,對於和不同的人互動,會有一點點不同的想法。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分享

至於電影本身,雖然它不是商業娛樂片,但也不會悶,每個細節都有些看點,互動也有些趣味,步調算緊湊。的確有些東西是要觀眾自己體會的,比如角色為什麼會生氣等等,屬於心情的部分,不會明講,都不難懂,只要願意換位思考一下應該都不至於會看不懂,不過這部電影確實需要觀眾自己用開放的角度去看,才能夠體會一些我們可能不曾體會過的心境。

故事上比較平舖直述,沒有什麼手法,很明白就是看故事,就是想讓觀眾來想想這個議題。所以,重點是,想要了解一下這種我們心中不知不覺建立的「階級」觀念,甚至可能有一些沒意識到的歧視在,從《失業風暴》這個故事來看,心中是真的會蠻五味雜陳的。如果這還不是你會在意或至少偶爾會想想的事情,那可能就不是這部電影的目標族群了。

《失業風暴》中文海報,7月15日上映。
《失業風暴》中文海報,7月15日上映。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