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畑勳影展」《輝耀姬物語》:走出鳥籠,找到自己

輝耀姬的名號,想必大家並不陌生,作為日本最早的物語文學《竹取物語》的主人公,從古至今我們皆能在不同的動漫、遊戲、小說裡見到相關故事。然而在多數作品裡,是把輝耀姬作為元素或題材,倒較少像高畑勳導演的《輝耀姬物語》這般,回歸源頭,以原著為藍本改編,呈現出更加完整的輝耀姬故事。

《輝耀姬物語》電影劇照。
《輝耀姬物語》電影劇照。
分享

故事是這麼說的。某日,上竹林伐竹的老爺爺,在一棵閃著金光的竹子裡,發現了手掌大小的女嬰,隨後老爺爺把女嬰帶回,和老婆婆共同扶養。神奇的是,女嬰的成長和竹子一樣快速,於是附近的孩子們稱呼女嬰為竹子,而竹子成為孩童後,也和孩子們打成一片,每天嬉鬧玩耍,直到竹子變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老爺爺在竹林發現閃閃發亮的財寶⋯⋯。

說到這邊,還是個正常不過的故事起頭,但有趣的在,這已經是整個故事裡,對輝耀姬(竹子)而言,最幸福的時光了。得知這樣的前提,再繼續接下來的故事:老爺爺利用竹林的財寶,帶著老婆婆和竹子上京城,從此不愁吃穿。且美貌奪目的竹子,不僅被賜予「輝耀姬」的名號,還被聽聞消息的貴族們比喻為珍寶,熱烈追求,就連天皇也來參一腳。而在當時的社會上,能嫁給貴族正是女性可享有的最高榮耀與幸福。

《輝耀姬物語》電影劇照。
《輝耀姬物語》電影劇照。
分享

「作為一個人,只要已經生在這世間,男的一定要娶妻,女的一定要嫁夫,這是人世間的規則。」——《竹取物語》

可是你已經知道,這不是輝耀姬認為的幸福,那麼也能猜到,輝耀姬沒有答應追求,反倒給了貴族們,將珍寶帶到眼前的不可能的任務。沒錯,這個故事是反建制主義的,還關於生命的憬悟。

巧妙且諷刺的是,雖然呈現的貴族和天皇是較負面的形象,可是沒有惡意,即使是最惹人厭的行為,也出自於社會風氣養成的自大習性,其實沒有哪位角色,是存心想胡作非為、佔人便宜的。所以能見,故事想反對的並非男性,而是當時社會的傳統觀念「為何男女不需有情感、不需會面,就要透過身份地位來舉行婚事?」

再看到另個近似的描寫,是老爺爺和輝耀姬的父女關係。老爺爺,在獲得珍寶後如同「鳥籠效應」,丟下了原有的生活進而產生不必要的欲望,雖然目的是想讓養女幸福,卻用了錯誤的觀念與方式,因而讓養女困在天堂般的地獄;輝耀姬,因想報答養育之恩,故壓抑著真實理想,試圖成為養父(也是傳統社會)印象中的女性,最終淪為籠中之鳥。又是個提問「為何富貴、出嫁就是社會認為的絕對幸福?」

《輝耀姬物語》電影劇照。
《輝耀姬物語》電影劇照。
分享

知道了故事的內核,再放眼作品整體。若原著的亮點,在結局揭露了輝耀姬是被罰於人間的月宮天女,令故事有了「罪」與「罰」的視角和思考,那麼電影的點睛,則在這位貫徹電影,名為捨丸的少年。作為輝耀姬的玩伴之一,捨丸比其他孩子來得年長,讓輝耀姬有了更多的依賴和情感,若以愛情切入,捨丸讓輝耀姬有了心動和喜歡的人性。

以身份切入,捨丸沒有權勢位階,卻是電影中最耀眼的男性;以生命切入,捨丸是輝耀姬所追尋的桃花源,令輝耀姬領悟生命的意義。在我看來,這位新角色無疑是成功的改編,既加深了故事的深層含義,也在結局帶來了美好及批判。

《輝耀姬物語》電影劇照。
《輝耀姬物語》電影劇照。
分享

上一代搞砸的社會觀念,我們有能力反抗嗎?非常喜歡這部電影,且不止於故事的改編、核心和延伸意義,包含配樂、聲優等,都好迷人又美麗,而在美術設計上,甚至覺得是動畫電影中名列前茅的水準,於是《輝耀姬物語》也成為我的心中,最最值得大銀幕的高畑勳作品。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