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畑勳影展」《兒時的點點滴滴》:在名為「○○」的大海裡游泳

二十七歲的妙子向公司請了長假,搭車前往親戚所在的山形縣鄉村,打算遠離都市的快步調,給自己一個充電的時間。不過才剛搭上電車,就發覺這趟旅程並非獨自一人,陪伴著的是小學五年級時,十歲的那個自己。

在還小的時候,我曾聽大人們說:「兒時是最美好的時光,無憂無慮,只是玩耍。學校又如何?那才不叫煩惱,哪比得上出社會後要克服的一切。」可是《兒時的點點滴滴》卻彷彿說著,兒時是殘酷的,兒時的後悔,兒時的遺憾,兒時的創傷,總得待長大成人之後,才有和解的可能。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分享

在長大的這條路上,我們經歷了什麼,是什麼造就了現在的性格?

二十七歲的妙子,在山形的婆婆和長輩眼中,是位與其他年輕人不同,擁有行動力、適應力,甚至值得娶進家門的好女孩;可是在妙子的心中,出社會後的自己像是被困在幼蟲與成蟲之間的階段,即使揮動著翅膀,卻再怎麼拼命也飛不起來。而隨著腦中冒出的回憶從初戀到初嚐鳳梨,再到與家人的衝突、轉學生帶來的陰影,才發現有些事情竟然會烙印在心底,很久很久,直到改變了自己,困住了自己,都還沒察覺。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分享

大人的煩惱,是因為想盡辦法面對,才叫做煩惱嗎?那小孩的煩惱,是因為被說「不叫煩惱」,還是因為不懂得煩惱,所以才隱瞞疼痛,獨自承擔,最後默默更名為「創傷」、「遺憾」或「後悔」呢。

電影中,沒有任何角色給予妙子足夠的表達空間,不論是獨權的父親、保守的母親,就連學校的老師,都無法接受排演時一句即興發揮的台詞。而小孩的表達,是不是也這樣子被呼嚨掉了。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分享

回想小時候,你是否有著心如刀割的片段,希望重頭來過的時刻,且當時不曾想過這會是件需要被認真看待,需要去克服的事情。再想想,你是否和妙子一樣,現在想起的往事,都是帶點悲傷的呢。當然,並非要把過錯全部丟到大人身上,因為即使是家人卻也是他人,不是自己,無法讀懂人的心裡。

二十七歲的妙子,仍然在山形婆婆自顧自的話語中,回想起那些刺痛往事,不過在長大的途中學會了表達,學會了面對問題的自己,似乎有了忍氣吞聲外的選擇。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分享

「○○」是後悔,「○○」是遺憾,「○○」是創傷,卻也是消化和長大,兒時不見得是無憂無慮的,也許留下更多的是悲傷。

但又如何,妙子仍為兒時貼上「心動」與「喜歡」的註解,在回憶中高歌飛翔,在大海中盡情遨遊,直到現在的自己,讓無限透明的「○○」成為最喜歡的顏色。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