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明言的愛與死亡!《尋人啟弒》揭開日本社會黑暗面

《尋人啟弒》劇照
《尋人啟弒》劇照
分享

轟動一時的日本連續殺人案「座間九屍命案」,無疑是一件慘絕人寰的悲劇,但若從兇手、被害者或被害者家屬角度來看,複雜的事件背景,更反映潛伏日本社會的集體絕望感,讓人發覺那些縈繞心頭的求死念頭、貧乏虛無的生存意義,乃至於無所遁逃的遺憾陰影,都是現代人最難以啟齒的空洞內心。

《尋人啟弒》講述打零工維生的父親原田智(佐藤二朗 飾),某天突然告訴女兒楓(伊東蒼 飾),他計畫去抓捕懸賞三百萬獎金的殺人通緝犯無名氏(清水尋也 飾)之後,便人間蒸發。楓擔心父親出事,到處打聽父親的消息,但她意外發現,眼前出現一名跟父親同名同姓的人,而那個人,正是那位無名氏。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尋人啟弒》劇照
《尋人啟弒》劇照
分享

取材自「座間九屍命案」,本片開頭從女兒視角出發,帶領觀眾追擊通緝犯,試圖揭開父親失蹤的原因,使得電影一開始頗有偵探懸疑片的感覺。但隨著電影視角轉換,時間線開始倒退,我們才從通緝犯與父親的視角,逐漸拼湊出犯罪電影的面貌,並且對彆扭深沉的父愛感到驚駭。

本片最大的特色,在於將一切意外都轉化成計畫。透過電影時間線不斷推前,我們可以看見父親曾經辛苦照顧漸凍人母親,對求死不得的愛人感到痛苦,爾後他遇見嗜好殺人的通緝犯,委託對方協助殺害愛人,卻也被迫成為對方的共犯,藉此賺取相對豐厚的報酬。然而,當通緝犯遭到公布面容之後,父親轉念一想,決定來個「黑吃黑」。

為了順利「黑吃黑」,父親一邊向女兒透露自己即將冒險抓通緝犯,一邊幫助通緝犯躲避警方追查,藉此製造自己遭到脅迫的假證據,引誘通緝犯逐漸掉進自己的陷阱。在父親有些笨拙的精心策劃之下,整個過程其實漏洞百出,但或許通緝犯也不是多疑之人,他的純粹病態嗜血,反而成為最致命的要害。

於是,父親騙過通緝犯,也騙過警方,但他同樣受到欺騙,沒有獲得應有的獎賞,唯獨女兒看清一切事實,在親自確認父親的共犯身份之後,決定大義滅親。

曾與《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共事,導演片山慎三的出道作《海角上的兄妹》,即嶄露血親之間的共存情誼,那種為了生存,摻雜利用、保護、憎恨的複雜愛意,是片山不同於其他日本導演的犀利觀點。因此,相較於近年樸實清新的日本電影,本片更接近通俗黑暗的韓國電影,並且擁有更激進的社會議題性。

《尋人啟弒》劇照
《尋人啟弒》劇照
分享

緊扣著「死亡」議題,電影除了展現許多角色的「被殺」的需求,也說明角色「殺人」的慾望,這種「供需」之間的詭異情景,既奠基於真實事件,也反映社會秩序崩毀的跡象。然而,片中大部分的角色在面對「被殺」之際,幾乎都會感到恐懼、悔恨,甚至忍不住逃跑,使得角色「殺人」的過程更顯病態。

其中,幾場箱屍案的作案細節,是通緝犯的瘋狂與癖好;片末暴力擊殺的激烈動作,是父親的恨意與貪欲。所幸,導演對鏡頭長度、血腥程度的拿捏,使得觀眾確實能感受到批判性,但不至於噁心,而電影刻意忽略描述通緝犯的背景,以簡單角色宣言展現其賤斥心理,也使得前者偏向純粹的惡,後者則偏向複雜的惡。

在這些角色互動之間,抱持善意與愛意的女兒,恐怕是電影裡的唯一無辜者。她雖然有些任性,但她對父親的愛無庸置疑,面對父親可疑的所作所為,也選擇小心求證,直到最後一場桌球戲的對峙,才果斷攻破父親的罪惡心房,讓本片除了驚悚,更帶有濃厚的悲傷氣息,相當懾人。

《尋人啟弒》是值得一看的驚悚懸疑佳作,它借用真實事件,挑戰社會道德底線,也表現愛與死亡的衝突矛盾,使人深深著迷於電影氛圍。如果殺人者的犯案動機可以輕易得到合理化,並且成為慾望發洩管道,那麼捍衛人性與人權的正當性都將動搖,再也無法站得住腳。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