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童伴》跨越母女情感隔閡 悲傷不再是孤獨的情緒

《親愛的童伴》劇照
《親愛的童伴》劇照
分享

曾以《燃燒女子的畫像》驚豔國際影壇,導演瑟琳·席安瑪這次啟發自宮崎駿電影,以相對私密的母女題材刻劃夢境般的影像氛圍,將一段魔幻又溫暖的精緻故事表現得淋漓盡致,而那些鄉村、午後、樹林、老家、圍籬的場景意象,也無疑是童年時光的顯影,令人陶醉其中。

《親愛的童伴》講述8歲女孩奈莉(約瑟芬·桑 飾)因為外婆過世,陪同媽媽瑪莉詠回到外婆家收拾舊物,但是媽媽因為傷心過度突然離去,讓奈莉只能跟爸爸互相依偎,默默等待媽媽回來。然而,奈莉在樹林裡玩耍之際,她卻意外遇見一名同齡女孩,而且那名女孩也叫作瑪莉詠(加布麗耶·桑 飾)。

(以下有重雷,請斟酌閱讀。)

《親愛的童伴》劇照
《親愛的童伴》劇照
分享

電影一開始,奈莉向眼前的老者道別,接著她走到另一間房,又道別一名老者,接著再走到下一間房,再道別一名老者……爾後,觀眾才會意識到這是一家安養中心,奈莉跟媽媽在空房間相會之後,外婆過世的訊息迅速被觀眾看見,「道別」的主題也已經一再被闡述,堪稱近年最簡潔明瞭的開場。

離開安養中心之後,奈莉跟媽媽驅車前往外婆家,途中奈莉不斷餵食媽媽,甚至會捉弄媽媽,讓觀眾立刻看見奈莉的貼心與成熟,而她跟媽媽的親密關係,也在這簡單的互動之間生動展演。但是,外婆之死是一場巨大的悲慟,媽媽必須不告而別,收拾自己的心情,而奈莉與爸爸也無力打擾,只能默默留守老屋。

就這樣,一家三口的情感關係渾然建立,電影不以配樂或對白煽情,反而利用最純粹的燈光、美術與表演,渲染細膩哀愁的流淌,深深地將觀眾引進靜謐樹林,直到魔幻的那一刻發生。

演員約瑟芬·桑與加布麗耶·桑是一對雙胞胎姊妹,從電影細膩地鋪陳來看,觀眾很快就能發現兩人的家屋是同一間屋子,並且察覺奈莉遇見的瑪莉詠,正是媽媽的兒時身影。這種劇情或許稱不上新穎,但是雙胞胎姊妹的選角,反倒讓電影產生近似於鏡像的效果,魔幻感油然而生。

《親愛的童伴》劇照
《親愛的童伴》劇照
分享

於是,當本片開始描繪奈莉與瑪莉詠的友誼關係,並且透過奈莉對於生死、瑪莉詠身世、父母童年陰影等的詰問,表現強而有力的兒童視角時,我們很難不看見這部電影衝撞成人世界的意圖,並且對媽媽處於成年孤兒的階段感到同情,而這種溫柔對待哀傷情緒的手法,也恰好證明本片對抗父權的堅定立場。

從電影的細節來看,我們能發現奈莉爸媽的感情其實不睦,而爸爸對媽媽的冷漠與孤立,更是媽媽出走的可能原因之一,所幸爸爸跟奈莉的感情不差,所以奈莉可以跟他平等地溝通,甚至在面對爸爸的拘謹跟鬍鬚時,發揮女性凝視的力量,迫使爸爸卸下刻板的父親形貌,發現自我的內在小孩。

片末,奈莉跟瑪莉詠展開橡皮艇冒險,伴隨響起本片唯一配樂時,奈莉跟瑪莉詠終於不再是映照或輪迴的母女關係,而是共同攜手前行的女性夥伴,儘管無人知曉她們彼此的命運是否會重蹈覆轍,但至少她們可以一起面對成長與道別,一起邁向那個永恆不變的未知。

「妳來自未來嗎?」「我來自妳身後那條小路。」

模糊過去與未來的因果關係,這段對白絕對是電影最佳註腳。

《親愛的童伴》全片僅有73分鐘,宛若詩意散文般描繪我們熟悉的情感與場景,但是靜謐的觀影體驗,讓如夢似幻的親密關係深植人心,體現幽微的母女映照。如果生命無法逃脫宿命般的輪迴再現,那麼我們也至少要擁抱彼此,讓悲傷不再是一種孤獨的情緒。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