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詩快跑》愛情面前一切讓它見鬼去吧!

分享

如果說隔壁棚,挪威的朱莉是《世界上最爛的人》,那麼安妮詩就是《世界上最快的人》她們兩個都喜歡跑步,但是安妮詩跑的更義無反顧,彷彿她一天只有十二小時而非二十四小時一樣,總是在跑步,總是在趕路,總是順著感覺走,無論是把孩子拿掉,還是陷入另一段老少戀,只要她想要,沒有她得不到的,包括跟她外遇的老男人的老婆。

年近三十,論文還沒寫完,男友離自己而去,雙人房房租付不起,那又怎樣?由安妮詩(Anaïs Demoustier)飾演的安妮詩並不在乎這些事情,如同隨心所欲,為所欲為的她有個難得的和睦且活潑有趣的家庭。

雖然媽媽得了癌症而且死的機率很高,但家中並沒有被死亡的陰影給籠罩,爸爸風趣幽默,弟弟單純可愛,她還可以丟下這些,追著她迷上的艾蜜莉,一個半路出家卻相當成功的熟女作家,有別於媽媽看不出自己狂推的莒哈絲作品《勞兒之劫》到底好在哪,艾蜜莉的戀愛啟蒙相當巧合的就是這本安妮詩的愛書,如同她們兩個都愛極了卡薩維蒂的《首演之夜》。

分享

電影以輕快的筆法處理安妮詩生活中遇見的各種問題,無論是前述那些問題,又或者是後來安妮詩答應教授要幫其處理座談會事務卻翹掉引起的問題,還是她租給韓國人的家被韓國人搞到燒掉的問題,又或者是老男人丹尼爾驚見外遇情人安妮詩與艾蜜莉在一起,以為安妮詩是要跑來向他老婆打小報告等等瑣事……,在安妮詩的愛情面前通通都是微不足道的問題。

有趣的是即便艾蜜莉與安妮詩的感情關係是片中的重點,艾蜜莉卻至少在電影演了好一陣子才登場,一開始她出現時還是以畫作的形式,並且是以背影的方式出現在安妮詩面前,然而還不見其人安妮詩就已經被她迷住了,她還沒有現身,卻已經讓安妮詩那無可去處的激情有所去處,在她房間裡那些化妝品讓安妮詩流連忘返。

分享

冥冥之中,她感覺這個人跟以往男人們不同。

她顫抖,興奮,幾乎就要流出口水,尤其是當她真的在街上看到艾蜜莉時,她毫無遲疑的就丟下剛對自己有恩的教授跑到艾蜜莉面前,熟練的用謊言接近了她,艾蜜莉並不認識她,但安妮詩卻覺得眼前這個人異常的親和,好像她們早就認識一般。

安妮詩覺醒了,這跟性向沒有關係,雖然此前她都跟男人睡,然而艾蜜莉卻激起了她更多的慾望,她想要的更多,她不只要肉慾,還要艾蜜莉跟她講話,跟她交流彼此的一切,不,甚至不需要是關於她的,有別於此前她總是喋喋不休的說著自己遇到爛男人之類的悲慘際遇,給根本聽不懂她法語的韓國人聽。

艾蜜莉的每一句話她眼睛都睜的像十二月的聖誕樹燈泡般明亮在聽,無論是談論玫瑰騎士,還是談論路邊的小草都可以,比起那些醜陋皮囊裝著的無趣靈魂們,例如片中那些總是誤以為自己要跟他們調情,搞3P的,庸俗的只配做工具人的男人們,艾蜜莉簡直就是為她量身打造的天使,如同她所過著的生活,簡直就是安妮詩的理想,不像安妮詩那本生不出來的。

關於激情的論文,艾蜜莉一本又一本的寫,然而她看著安妮詩的眼神卻又沒有如其文筆般銳利,有別於安妮詩那飢渴如火的眼神,艾蜜莉的眼神更多的是經歷大風大浪的平穩與溫和。

分享

「活到這個歲數,我見到的夠多了,妳嚇不倒我的。」

她對安妮詩微笑,彷彿早就看穿一切。兩個人很快就陷入了夏日熱戀,但是安妮詩卻不只想要只在夏日擁有艾蜜莉……。

分享

雖然《安妮詩快跑》的情節相當簡單,但是片中飾演安妮詩的同名演員安妮詩幾乎就是個值得收入教科書的典範,關於一個演員的氣質可以如何讓一個角色的可惡舉止都沒那麼可惡,在片中安妮詩對於艾蜜莉之外的人說謊、失信、落跑、敷衍……,對自己的事情一頭熱,甚至時常求助他人為自己的事情給予幫助,卻往往沒有給予相應的回報,而且最可怕的是我們看不到她絲毫的歉意與愧咎,前一秒可憐兮兮,下一秒別過頭去,這些都挑明了她很有可能具有反社會人格,認為自己不擇手段的種種做為都相當合理。

但是演員安妮詩就是可以隨時表現的像喝了咖啡的松鼠般充滿神經卻不令人討厭的活力,以致於其魅力完全打平了這個角色在情節上的不討喜,相反地那種法國式的不羈與任性倒是挺直了腰睥睨觀眾,清楚表明你有什麼意見她都不在乎的自信。

分享

安妮詩的愛情由激情主導,她是無人能擋的推土車女孩,也為電影最後連續兩個像山道快車的轉折埋下了伏筆。如果你想要看一部正宗的法國電影,想要看那隨意而至卻又難止的,如野火般的激情如何在兩名女子之間量子糾纏,那你可以看看《安妮詩快跑》。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