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松菜奈、坂口健太郎《餘命十年》 詮釋生命的雋永意義

《餘命十年》電影劇照。
《餘命十年》電影劇照。
分享

電影《餘命十年》,說得是在二十歲被診斷出不治之症的小松菜奈,剩下十年壽命,她知道自己即便觸碰新的事物也勢必得中途放棄,於是決定等待死亡,不與任何人發展親密關係。但在同學會裡遇見那一點都不珍惜生命的坂口健太郎,使她原先黯淡的生活,有了新的色彩。

《餘命十年》電影劇照。
《餘命十年》電影劇照。
分享

持續逃避自己,所以輸給自己。與父母幾乎斷絕,在名為社會與「正常」的壓力下,無力抵抗的坂口健太郎於墜落之後緊抓救命稻草,他開始追尋曾經期許的未來,應該面對的未來。而小松菜奈,卻連伸手的機會都沒有,她無法達成過往許下的平凡願望,無法承擔「正常」所存在的定義。兩人似乎很遙遠,又似乎很相近。

「如果人生只剩下十年,你想做什麼?下一秒,你會做什麼?」

非一般愛情。

《餘命十年》電影劇照。
《餘命十年》電影劇照。
分享

因以真實故事為藍本,寫實的筆觸下更具描摹的是小松菜奈在感性本能和理性現實之中的掙扎,以及生命的重量。當舉國歡慶東京搶下奧運舉辦權,日本也將迎來新的國號名為「令和」,但對自己和親友來說,倒數的不是新的開始,而是所剩不多的時光。更別提和坂口健太郎的曖昧升溫,賦予的是雖美好卻殘忍的一瞬,還有問心有愧的謊言。

電影透過小松菜奈的身旁群像,勾勒出愈來愈麻木,愈來愈自欺欺人的生活百景,無論親友,無論我們,都只能在被動的角色裡用盡全力,照料她所需要,偽裝一切都好,並在心中吶喊著命運的不公,祈求奇蹟的降臨。

《餘命十年》電影劇照。
《餘命十年》電影劇照。
分享

「能不能向全世界的人借來十分鐘的壽命,然後轉移到妳身上?又或者將我餘下的生命一分為二,把其中一半分享給妳。這樣我們就能數著『三,二,一』,一齊前往來世了。」

耀眼的蒙太奇,卻再怎麼絢麗都無法迎來完美收尾,如同作者在完成編輯之後,先在出版前就離開人世。

但傷感之於,也讓人感受到能活在這樣的時代真是太好了,我們能透過作品抑或其餘形式,把自己想要傳達的故事、話語、想念,留在世上,這是紀念、是證明,也是贈予所愛之人的禮物。更讓人思考自己是否也能為那些傳達不出的訊息盡份心力,像是作者將親身故事寫成小說,導演將小說拍成電影,觀眾透過作品進行心得的分享和故事的詮釋,於是生命有了雋永的意義。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