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頗厲害《瘋狂競賽片》 看演員演出演技的演技

《瘋狂競賽片》是一部喜劇片,它的喜劇方式,雖然是親民的,但並不是隨便三五好友約一約去看開心好笑的那種喜劇方式,主要是因為它的題材,圍繞在電影圈的特性,更適合平常就持續一直在看電影,且會關注一些電影相關消息的觀眾。

「瘋狂競賽片」2月25日在台上映。圖/双喜提供
「瘋狂競賽片」2月25日在台上映。圖/双喜提供
分享

《瘋狂競賽片》的劇本頗厲害,看主軸好像沒什麼,就是有錢人出資要拍一部電影留名青史而已,但細節就是滿滿的巧思了,尤其是人物之間的互動,以及要諷刺的點,看起來沒什麼,卻都是精心的安排,讓觀眾只是很自然地看著導演和演員排戲,一步一步把電影建構出來,不知不覺中又看到了許多在現實中我們熟悉的現象。

光是兩位男主角的設定就很有趣,一個是到好萊塢去發展,很有觀眾緣,片酬超高的明星;另一個是傳統學院派,討厭這種商業氣息和銅臭味,還在學校教書的所謂大師。兩個人其實都有很高的自視,對於和自己不同的方式也都不以為然,連他們重視的獎項都完全不同。

像這樣的衝突在現實中一直都有,商業觀眾覺得影展電影悶又不知道要講什麼,影展觀眾覺得商業片沒深度根本不是電影,人之常情,都是「我喜歡的才是好」「我不喜歡的就很爛」。但事實上,好惡是很個人化的,角度、背景、在乎的點等等都不一樣,本來就會有不同的需求,我很喜歡片中說的一句話,我們只喜歡我們懂的東西,不懂就不喜歡,但我們不懂的卻非常非常多。

「瘋狂競賽片」安東尼奧班德拉斯。圖/双喜提供
「瘋狂競賽片」安東尼奧班德拉斯。圖/双喜提供
分享

《瘋狂競賽片》並不是要告訴我們怎樣才是「好電影」,好電影對每個人都是不同的,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且能尊重別人的好惡,可能更重要吧?但,說的容易,轉過頭,我們去會不自覺去批評自己不喜歡的那些人事物了。其實《瘋狂競賽片》也會讓我們看到,不同型的演戲方式,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長處,當然,也各有各的受眾。它並沒有刻意去講什麼道理,而是把一切都放在排演、準備拍片的過程中,有喜劇的方式讓觀眾自己看見。

所以說,《瘋狂競賽片》會需要觀眾自己和現實的連結,而不是單純看裡面的人物發生了什麼事,要能看訊息、看諷刺,才會看得出《瘋狂競賽片》的趣味來,少了聯想這一塊的話,笑料本身可能就沒有很好笑,連起來了,知道要影射什麼,才會好笑。

(當記者會上,有人問到某角色是否代表某種意識形態時,導演回答不要老是硬要拿意識形態去套電影,就讓我大笑,因為真的好常看到這樣的現象,而我自己每次的反應都是這些發問的人好會想辦法把意識形態套上來喔,我都覺得沒什麼的他們也能套上。(或許是我沒慧根,不過重點不在於有沒有意識形態,重點在於有人真的很喜歡自己分析出一些可能連拍片的人都不知道的東西來,還能講得頭頭是道這樣。))

奧斯卡馬丁尼茲(左)在「瘋狂競賽片」中與潘妮洛普克魯茲飆演技。圖/双喜電影提供
奧斯卡馬丁尼茲(左)在「瘋狂競賽片」中與潘妮洛普克魯茲飆演技。圖/双喜電影提供
分享

《瘋狂競賽片》整體的質感其實是偏向影展片的,沒有音樂只有演員對戲的橋段、刻意拍一些行為或表情特寫來「盡在不言中」等等,但它並不會像影展片那麼硬。我自己就是個商業片觀眾,這片我還能消化,有很大的成份是演員的演技。單看一個演員演好某個角色的演技,我會欣賞,但很難為了看演技而看一部片。

可是《瘋狂競賽片》不一樣的地方,是演員演出的角色也是演員,所以是要看他們怎麼演出不同的演技,此時演技反而成了一個可以玩的元素,他們可以演得不到位,再調整到到位,從輕輕調整到用力演,可以看到他們有好多方式去呈現一場戲,這和單純看演技就很不同了(可稱為元演技嗎?演出演技的演技)。

這也表示,如果你不愛看這些東西,比如你比較需要的是複雜的故事或很多事件不斷發生等等,或者不喜歡看人的互動或演出的細節,那大概就會覺得從頭悶到尾了。它不是一部很大眾都能看的片子,但如果對味的話,還頗有些意思。

《瘋狂競賽片》中文海報,2月25日上映
《瘋狂競賽片》中文海報,2月25日上映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