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最前線》、《再見列寧》 看烏克蘭的集體俄夢!

分享

這幾天看俄烏戰爭新聞時發現了幾個熟悉的臉孔,首先是一些俄軍被俘虜的照片,當然我並不認識他們,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然而他們臉孔上那面如死灰的表情卻十分一致,一些消息指出,這些年輕人有可能是本來被叫去演習,結果莫名被送上戰場,然後莫名被打敗。

在那些照片裡,我看不到戰士的表情,甚至沒有敗戰的不甘,而只有恍神與哀傷的神情,毫無疑問他們是侵略者,但是跟我們想像中的戰鬥民族完全不相同,這些人中,不少人缺乏能動性,而像是夢遊似的來到此地,成為他人惡夢的一部分,也陷在醒不過來的惡夢之中。

許多「軍人」的表現都相當怪異,他們跑去跟當地居民要油,被打倒,或者車停路邊被拖走,他們絲毫沒有已經進入敵國領域的警覺,而好像是旅遊遇難的過客,俄羅斯的補給爛到這種程度,甚至會讓人懷疑這一切從一開始甚至就是有意為之,在這之中或許有什麼謊言。

分享

對獨裁國家而言謊言是必需品,而惡夢則是家常便飯,面對經濟制裁以及武肺導致的財政黑洞,和大批等著被餵養的軍隊,普丁不想下台,便如餓虎冒風險進入村莊吃人,就賭村民害怕失能,無論勝負,普丁開出白吃飯的軍隊,讓他們發揮功能,死多點人,就少了點口要餵。

我突然想起來為何我看他們時感到如此熟悉,因為前陣子看的《致命最前線》也是一群年輕人代替大人去打仗的故事,差別在於在那個故事裡,那些年輕人是防守方,是對抗納粹入侵的英雄們,而這些進入烏克蘭的人好像連自己正在扮演入侵者都沒意識到,直到子彈飛來。

《致命最前線》當然可以看做某種拍得比較好的政宣片,因為跟某國政宣片的差異是,它並沒有歌頌為國犧牲而已,而是在展示犧牲之際,發起對國家的質疑,這個質疑是對於國家戰略的質疑,年輕人不是懦弱,但國家有試著讓年輕人的犧牲有價值嗎?導演暗地做出質疑。

分享

相反地,那些挺身戰鬥的烏克蘭人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他們正在保護自己的國家,他們可能會被殺死,他們並非被欺騙而來戰鬥的,故他們的行動便能充滿堅決,因為他們的信念與他們的行動一致,普丁在敘事上要讓他們相信烏俄一家親,在武力上要讓他們相信毫無機會。

《再見列寧》同樣也是關於謊言的電影,講述一名德國人為了不讓從甦醒的東德母親發現共產世界已經要結束,所以用各種方式矇騙她,最後卻發現母親其實早就知道關於共產世界的真相,只是她在情感上沒辦法接受,她恐懼離開這個她忠誠已久的國度,恐懼離開列寧。

在這部電影裡,謊言終究被真相所戰勝,共產黨以崇高的理想為名,讓人們進入了一場醒不過來的惡夢,烏俄戰爭的起源之一,就是普丁聲稱現在的烏克蘭是由列寧創建,故烏克蘭是「列寧的烏克蘭」,以此,他指著地圖,派出軍隊,為了美夢,造就惡夢,要用恐懼服人。

分享

烏俄戰爭還沒有結束,這一場俄羅斯發起的惡夢還沒有結束,如果說這場惡夢,這場戰爭有什麼好處,就是讓我們藉由周遭人對於此事的反應,更清楚誰在戰爭之中會是你的盟友,而誰是潛在敵人,面對謊言與恐懼,我們需要的是真相與勇氣,而真相與勇氣則是信念的基石。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