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名導新作《世界上最爛的人》 現代資訊和自由帶來的問題

提起挪威名導尤沃金提爾,相較於《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其實更喜歡驚悚的超能力同性故事《魔女席瑪》。而新作《世界上最爛的人》有著前者的迷惘混亂,又有著後者的女性意識。

《世界上最爛的人》電影劇照。
《世界上最爛的人》電影劇照。
分享

女主角蕾娜特萊茵斯薇就讀醫學院,但原因並非興趣或是生涯規劃,只因自小成績優異。不久後她發現,軀體過於具體,自己更喜歡形而上的心理專業,母親同意了,她轉讀心理系,卻又想摸索攝影的領域,母親再次支持,所以她休學,買了攝影器材,並在書店工作。

「我覺得你在等什麼,但我不知道是什麼。」

就這樣,到了二字頭的尾端,她遇見比自己大十多歲的「性別歧視」漫畫家,雖然不對,還是選擇與現任男友分手,和漫畫家在一起。

但在漫畫家看來,她始終在等待什麼,這樣的不安定不是不好,卻讓人很難理解。像是旅遊時,漫畫家暗示要生小孩,她卻只在乎上下舖的床位,但當親戚在隔壁房爭吵,她就想要受孕了。

《世界上最爛的人》電影劇照。
《世界上最爛的人》電影劇照。
分享

是善變、是自我中心嗎?還是生活太枯燥乏味,她真的在尋求轉變?

故事繼續,我們發現唯一能制伏她的,是不太在意她的父親,可是漫畫家可一點都不害怕這位父親,這反倒呈現出另一層的制伏。然而沒想像甜蜜,她憶起在聚會上漫畫家受人寵愛的模樣,而自己只是書店店員,又感覺漫畫家早已把創作當成工作,自己只能亂入派對,假裝醫師。很難說是自卑還是渴望自由,她產生了「他絕對是父親之外的父權壓迫」想法,並投身於一位接受她、能讓她盡情發揮自我的咖啡廳店員懷裡。

可是他的職業、他的吸毒、他和漫畫家相比不是很突出的文學性,都成了讓關係瓦解的毒藥。她對未來徬徨和迷惘的癥結,同照映在對另一半不能太好又不能還好的要求上,過往每碰到這樣的問題,她都選擇改變,然而再改變都沒有終點,自己都像是人生的配角,到底答案在哪裡。

《世界上最爛的人》電影劇照。
《世界上最爛的人》電影劇照。
分享

「在人生的這部電影中,最可恥的不是說錯台詞,也不是演技拙劣。而是把主角的角色讓給其他人,自己接受配角的角色。」—《你,和你以外的。來自ROLAND的贈言》

在快節奏的社會中,什麼都太自由、太唾手可得了,像會買到兩本相同的書,可以輕易的變換跑道,能隨意闖進他人的生命。也因此,無法好好感受身旁的確幸,生活的質地,且越是想發揮,越想站在最高點,也越會積起灰塵,感到人生寡淡而困難。因為這樣的幸福是高高在上的,表面是人生的主角,是自己的選擇,實際卻是想透過他人建築起權力或者意識,把主角交給了他們,自己則成了配角甚至臨演。

反觀上個世代的人們,接收的資訊和選擇的道路都受侷限,因而能盡情發揮,如漫畫家的地下漫畫,即便被批評、被修改、被扼殺創作核心,他也不固執的堅持己見,因為生活一直都是不容易,不自由的。

《世界上最爛的人》電影劇照。
《世界上最爛的人》電影劇照。
分享

《世界上最爛的人》不只個人,更關乎世代,它沒有給出對錯,而是呈現資訊和自由所帶來的問題,並告訴了我們要成為人生的主角,並非是一昧的隨心所欲、往高處爬,因為幸福不是簡單的、崇高的,不只是頭腦,更得用心觀察、體會一切,才有直面幸福的機會。

當她拋下過往,成為劇照攝影師,她獲得幸福了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