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泰雙強導演合作恐怖片 《薩滿》嚇好嚇滿

我曾經觀察過,台灣的票房,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只要是當週新的恐怖片,基本上,就會衝進票房前十,但是掉的也很快,除非他有一些話題,讓票房維持著,不然隔週都會很快的,掉到十名之外。這顯示著一個現象。台灣對於恐怖片的票房,有一個基本盤,強烈喜好恐怖片的人,大概的第一週,就會去搶先被嚇。

說一件去年上映有趣的事情。《薩滿》是在2021年8月25日(三)上映,當時和最強續集,外星人恐怖片《噤界II》同一天上映,這等於是讓愛好恐怖片的人,手心手背都想看啊!原本預期好萊塢電影《噤界II》會拔得頭籌,最後卻是《薩滿》得到了週末台北票房的新片冠軍。

《薩滿》臺灣版海報@Yahoo!電影
《薩滿》臺灣版海報@Yahoo!電影
分享

到底《薩滿》這部韓泰合作的恐怖片,有甚麼特別之處呢?

近期在Hami Video觀賞到了此片,上映時因為太太備產的關係,加上疫情嚴峻,沒有機會進到戲院觀賞,這真是一件很可惜的是,恐怖度減少很多。

前半段多餘論述關係,其實長度有點過長,到了後半段恐怖連發的廢墟法會橋段,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暗暗的聚光燈,鏡頭四周暈映效果,讓人不得不聚焦在中心點上,比較起以往恐怖片用很密的鏡頭拍攝,更加讓人專注,越專注也就越恐怖。

再加上女主角敏,歇斯底里的演技,據說這位超級新人,試鏡了將近五次,才獲得了此角色,循序漸進的附身過程,讓人發毛,演技之精湛。

女主角敏,演技精湛@Yahoo!電影
女主角敏,演技精湛@Yahoo!電影
分享

然而,偽紀錄片形式的恐怖片,也不是第一次出現,這邊一定要提到,我認為最恐怖的偽紀錄片電影,2007年《靈動:鬼影實錄》,他用$15,000美元超低成本拍攝,而總票房卻來到$193,355,800美元,驚人的成績,整整翻了12,890倍,超狂的數字。

當時的行銷手法,他們不是剪預告片,而是用夜視鏡拍攝觀眾反應,這些首批試片觀眾反應非常真實,因為《靈動:鬼影實錄》這部電影就是用家用攝影機和監視器,一起剪輯完成,行銷手法,完整應用了電影片中的元素與優勢。另外還特別強調,這部電影嚇壞了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在當時刺激整個好萊塢的恐怖片市場,充滿著新鮮感。

《靈動:鬼影實錄》當時光是在電視看,都會起雞皮疙瘩@Paranormal Activity Facebook
《靈動:鬼影實錄》當時光是在電視看,都會起雞皮疙瘩@Paranormal Activity Facebook
分享

隨著時代演進,被恐怖片養大的觀眾,胃口也越來越大,沒有太特別的設計,這類型偽紀錄片的恐怖片,要再玩出新把戲,的確需要更加用心編排。

《薩滿》打著《哭聲》的導演羅泓軫監製和《鬼影》、《淒厲人妻》的泰國導演班莊·比辛達拿剛,除了兩位知名的導演外,還有一位重要的角色,就是長年濕濕,充滿泥濘的場景,泰國東北的依善,根據花絮描述,製作團隊在拍攝前做了近一年的探勘與巫師的的田調,找到最適合這部劇本拍攝的場景。

泰國東北依柔的潮濕泥濘感,正式拍攝場景的好選擇@Yahoo!電影
泰國東北依柔的潮濕泥濘感,正式拍攝場景的好選擇@Yahoo!電影
分享

在種種恐懼元素加持下,的確是玩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氛圍。一座不起眼的小村莊,用貼近泰國每個人生活的信仰「薩滿」,作為核心素材,是一個很重要的選擇。恐怖片之所以恐怖,若是內容很貼近生活,基本上就可以有一定程度,讓人感到恐懼,即使離開了戲院,也會覺得片中的情節,是否也會在生活中發生。不知道泰國觀眾看完後,會不會覺得很恐怖。

總覺得最後的除魔大戰略顯可惜。我的理智線不小心會跑出,讓我對於片中附身的狀況,感到疑惑的點。像是大師做法失敗後,在他身邊的神職人員,每一位都被惡鬼給附身,那為什麼拍攝團隊的人,變成一股清流,都沒有被附身呢?

雖然大概知道用意,就是希望留給觀眾一個正常人的觀賞視角。攝影師是片中的演員,想要呈現在鏡頭外的觀眾,還是正常狀態,不可能被附身,所以也就對於這個bug,不會太苛求了。

在國際上的評價上,整體來說,IMDB給6.6分,爛番茄專業評分給到76%,大眾分數給到80%,Hami Video的觀眾評分也有7.3分,再加上韓泰雙強導演的首度合作,其實不用擔心是一部雷片,絕對能夠滿足恐怖片愛好者,觀影上的視覺恐懼。

從《哭聲》再到《薩滿》都是我們所極少碰觸的宗教領域,帶著許多神秘面紗@Yahoo!電影
從《哭聲》再到《薩滿》都是我們所極少碰觸的宗教領域,帶著許多神秘面紗@Yahoo!電影
分享

只是在家觀賞時,不要在客廳看,冷冷的天,可以關在被窩裡,戴著耳機用手機看,或是在房間關起暗暗的燈,獨自享用。然後盡可能把自己的聲音調整為靜音,免得鄰居以為你家發生什麼事了。

看恐怖片的環境很重要,我相信這樣也一定能夠達到,恐懼滿點的效果。

更多影評:吾觀影評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