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盲人碰上歹徒入室 《看不見的殺機》是逃脫還是反擊?

《看不見的殺機》具有變化、引人好奇。

出生自加拿大的日籍導演沖田藍道爾,第二部劇情長片以失明的年輕女性作為主角,並將她獨自安置在郊區豪房,而後撞上三名歹徒,製造「家戶入侵」式的體驗。

圖片來源:采昌提供。
圖片來源:采昌提供。
分享

但導演及編劇幾乎扭轉觀眾期待,相較同類之作的驚恐氛圍,更專注於塑造未知性和娛樂效果,且加入人性與科技要素,讓觀感很不一樣。

比例不一,不過能簡單看出影片分為幾個部分,先是交代女主角的好強性格,再來是房屋構造和手機軟體,之後變成貓抓老鼠般的「幫我看」屋內競技,算是進入正題。此時也因觀眾早已對場景構造和角色本身的侷限感到認識,新穎的第三視角和到來的歹徒三人才顯得難以預測。

而在你認為快抓到影片風格、情節發展時,女主角的意外行動更具戲劇價值,還以此延伸出影片反類型的特殊之處。

雖說電影網站上歸類於驚悚,但它不是大逃殺,反而能見女主角不斷嘗試逆轉,這或許正是技術上始終不凸顯驚悚氛圍的原因,因為並非由情感主導故事,人物的動作和情節更是重點,失明不是弱勢。

圖片來源:采昌提供。
圖片來源:采昌提供。
分享

這也就打翻不少以視力受損者為要角的作品設定,如近期當紅的日劇《不良少年與白手杖女孩》就將敏感和成長作為故事旨意之一,而這當然也是扣人心弦的好作品。它們在設定上沒有高低好壞之分,卻有不同的觀點及切入點,觀眾能以影視作品進一步理解相關人士和議題更是再好不過的收穫。

好的角色,也需要好的演員,飾演女主角的斯凱勒達文波特戲外為真實的視力喪失者,而她在片中精彩的表現亦是精彩之處,反之,幾位配角淪為惋惜所在,好在不影響整體風格和娛樂體驗。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