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病人眼中的女性 因其認知而造成傷害

《父親》(The Father,2020)不只讓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勇奪人生第二座奧斯卡影帝,更是「認知障礙症」電影的里程碑,一新觀眾對「認知障礙症」的理解,不再局限於「老人痴呆」、「腦退化」、「失智」……,而是以第一身感受患者的世界,因為與現實的落差及病情變化,而造成的恐懼與痛苦,宛如驚慄片!

《父親》劇照
《父親》劇照
分享

因為故事改編自舞台劇,整部電影的場景只有屋內,登場人物不超過五名,當中最妙的,是主角以外的人物都「身份不明」!雖然通過對話,我們知道有女兒、女兒的男友及看護,可是隨著情節發展,他們的樣貌與身份對不上,更經常前言不對後語,為主角帶來混亂及震撼。今次集中討論「女性」,因為戲中女性角色明明跟主角關係親密,卻由於他的「認知」紊亂,造成極端的應對及「傷害」。

女兒看護變變變

在爸爸安東尼眼中,他看到的女性是這樣:有兩名女兒,以及他一直抗拒的看護。大女兒安妮(奧莉薇亞.柯爾曼 Olivia Colman)一時說因為移民,要送他去安老院,被罵時狀甚痛苦自責;一時又說不會搬走,安排看護照顧他,樣子興奮。

有時甚至變臉成為陌生人(奧利維婭.威廉斯Olivia Williams)!她身邊有個自稱是丈夫保羅的男人(盧夫斯.塞維爾 Rufus Sewell 或馬克.加蒂斯 Mark Gatiss),終日抱怨安東尼破壞女兒幸福,甚至出手打他!當安東尼向安妮求救的時候,她卻聲稱早已離婚多年……?

至於小女兒露西,生性聰明又可愛,比安妮更討得安東尼歡心,只是因為「環遊世界」而失去聯絡,此時Anthony覺得新請的看護蘿拉(伊莫珍.蓋伊.波茨 Imogen Gay Poots)酷似小女兒,調戲她之餘,又會跟她講起蘿拉的往事,可是蘿拉也會變臉,變成自稱安妮的女人(即奧莉薇亞.柯爾曼)!

原本的蘿拉又會化身為蘿拉,在他面前身受重傷,奄奄一息……明明女性及角色只有三名,名字樣貌卻永遠對不上似的,加上像迷宮的公寓,不斷變化的內部裝潢——更正確來說,是傢俱變得越來越少,令安東尼思維越來越混亂。

《父親》劇照
《父親》劇照
分享

割裂的認知 驚慄的日常

原本觀眾跟安東尼一樣,被角色變臉、時序顛倒、自打嘴巴的「斷片式」對話搞得頭昏腦脹,看到最後終於搞清楚:這是認知障礙症患者安東尼面對的世界。現實方面,小女兒露西早就意外過世,大女兒安妮照顧老父多年,心力交瘁搞得婚姻破裂,曾經安排看護照顧老父,卻因為安東尼的喜怒無常(病情),把看護(複數)趕走,到最後不得不把他送到安老院,而「變臉」的男女,都是安老院的護士。

安東尼.霍普金斯在《爸爸可否不要老》的演繹當然精彩深刻,但不能忽略戲中少量的「其他演員」,透過「兩人合演一角」及「一人分飾多角」的手法,呈現認知障礙症患者腦內的混沌世界——女兒護士分不清,她們是否過世、離婚、移民或同住?有對自己口出惡言,甚至出手傷害嗎?

此時痛哭,下一刻歡愉,情緒永遠接不上……,生活細節割裂,營造出驚慄片效果。只是更可怕的是,以上橋段並非虛構,而是認知障礙症患者真實會出現的病徵,不能逃避無法逆轉,人人都有機會變成安東尼,或者他身邊的安妮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