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入圍國片《青春弒戀》探討有害的男子氣概

第58屆金馬獎頒獎典禮於國父紀念館圓滿落幕。最佳劇情片《瀑布》、影迷盛讚的《美國女孩》、票房大熱的《月老》,還有《濁水漂流》、《緝魂》等片,都因此受到更多注目。

然而眾多入圍作品中,這部來自何蔚庭和胡至欣導演的《青春弒戀》,倒在觀眾間引來兩極評價,但個人著實認為,它有著不少可取之處與討論價值。

不光是青年男女的生活秘事,每位角色都呈現出鮮明的性格及陰暗面。性與愛、渴望愛、給予愛,夢想、幻想和現實,漂泊於台北都市的他們,心驚膽顫,隨遇(慾)卻不安,也許和你也相同。

《青春弒戀》電影劇照。
《青春弒戀》電影劇照。
分享

「一個渺小、受傷、脆弱、可寬恕的凡人,面對必須日復一日活下去這種非人的情境,只能盡力而為。」——《誰會愛上你受的傷》拉菲爾‧鮑布─瓦克斯伯

「有害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意指在社會意識及教育體系下,男性被植入追求成就、地位、霸主意識,並不得展現其脆弱面之思想,但也因此,當在男性階層裡無法成為「勝利組」,又累積起「不受歡迎」的自卑感時,常釀成悲劇和偏差的價值扭曲。

如片中林柏宏逐漸痴狂的想像、尾隨、接觸,更甚最終表達的「她是我女朋友」,我想這都不單純為性慾所推,更是種來自「有害男子氣概」與延伸出的「非自願獨身(involuntary celibate)」的攻擊。當他對世界與女性的厭惡與日俱增,已完全缺乏尊重女性的意識,尤其又在「他人可以,我卻不行」的狀態裡頭,於是這根深柢固的認知扭曲,也正是牽起了整部電影的重要中樞——殺機。

《青春弒戀》電影劇照。
《青春弒戀》電影劇照。
分享

有因「男子氣概」誤入歧途的青年,也有單純渴望被愛,懷抱夢想的青年。

李沐和陳庭妮兩位女性演員,在電影裡是特別的存在。編導以二者揭發出過往相異,現今乍看仍毫無相似之處的新世代女性,是如何貼近彼此,認同並感受對方,甚至超越同性友誼而進一步發展的重合狀態。這專屬於同性間的複雜情感,是緊繃、無奈又害怕遺失的脆弱之情,也是閃耀、希冀而幸福的理想境界。

《青春弒戀》電影劇照。
《青春弒戀》電影劇照。
分享

而選以多視角及填補般的敘事手法,雖使觀眾較難疏整作品意旨,不過因而產生的片斷觀感卻令我更加沈浸、共鳴,它拼湊出的殘破心事。

此外,在配樂蕭邦的降E大調〈夜曲Op. 9 No. 2〉的使用上,搭配故事情節與剪輯效果,讓傳遞出的渲染力倍增,不過即使它符合電影邏輯和其特質,還是依稀讓人覺得重複性過高。若看向山户結希導演《熱情花招:當女孩遇上男孩》中的古典樂使用,則可見後者極大膽且貫穿作品靈魂之處。

雖非大好,但也非大壞。《青春弒戀》有不少打動我的地方,它道出孤獨、性慾和愛的模糊曖昧,它是共同的嗎?還是可區別的呢?相信你我觀賞完電影後,都能將這現在、曾經和未來會不斷面對的感情狀態加以思考。

最後,本片演員交出的扎實表演也為作品拓展出更多層次及廣度,有林柏宏、陳庭妮、林哲熹、丁寧,而最被觸動到的,於我而言是李沐的青春試煉,與姚愛寗的成長試煉。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