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噤若寒蟬的恐懼《噤界II》到相信自己的勇氣

因為疫情一延再延的《噤界II》,終於順利排除萬難,在台灣正式上映了,總算可以再次踏進電影院,去重新體驗不敢輕舉妄動的無聲恐懼。

續集依然延續前一集的原班人馬,由約翰卡拉辛斯基(John Krasinski)再度負責編劇與執導,演出陣容同樣包括愛蜜莉布朗(Emily Blunt)、米莉森西蒙斯(Millicent Simmonds)、諾亞朱佩(Noah Jupe,另外還加入席尼墨菲(Cillian Murphy),當然少不了光是憑藉著聽音辨位,就可以瞬間碾殺人類的可怕怪物。

回顧 《噤界》首部曲的故事發展,是從怪物入侵地球的第89天開始說起,這回《噤界II》的一開場,反而是將時序重新拉回到事件發生的第一天,完整呈現出怪物是如何橫空出世的毀滅世界,這樣的倒敘手法,同時也讓上集就下場領便當的父親李(約翰卡拉辛斯基 飾),有了再次登場展現父愛的露臉機會,並且也間接帶出本集的全新角色,父親好友艾密特(席尼墨菲 飾)的簡單介紹。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噤界II》仍舊是以阿伯特一家人的視角觀點,來做為劇情論述的主軸基調。

面對怪物排山倒海的趕盡殺絕,除了一無所知的極度恐慌,更是一籌莫展的束手無策,人類只能任憑宰制的瀕臨滅絕,但是對於怪物本身的來歷與特質,依然是毫無頭緒的所知甚少,只能隨著劇情的發展推進,逐漸有著更深層的認知與理解,彷彿就像是為了續集,所預留的伏筆安排。

緊接著故事又接續到首集的結局之後,姐姐蕾根(米莉森西蒙斯 飾)雖然找到怪物的弱點,但父親為了拯救全家人而犧牲自己的生命,保護大家避免怪物襲擊的避難居所,已經被破壞到無法再繼續居住,母親伊芙琳(愛蜜莉布朗 飾)只能帶著姐弟與剛出生的小嬰兒,為了求生而遠離熟悉的家園,前往充滿危險的未知世界。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上一集母親踩到釘子與浴缸產子,那無法出聲的痛徹心扉,已經算是經典橋段的深植人心,這次則換成弟弟馬庫斯(諾亞朱佩 飾)誤踩捕獸夾,那痛到骨子裡的淒厲哀號,同樣是讓我聽到頭皮發麻的無法直視,就在他們被怪獸追殺,命懸一線的生死瞬間,被父親的好友艾密特出手相救並且收留,然而蕾根就在此時意外發現,廣播裡正不斷反覆地播放著「Beyond the Sea」(在海的另一邊),心中深信放送音樂的遠方,一定有更多的倖存者,於是決定冒險出發去一探究竟。

《噤界II》的故事線也因此一分為二,蕾根與艾密特負責尋找音樂來源的救援之路。

伊芙琳帶著小嬰兒與受傷的馬庫斯,則是留在原地靜養療傷,期待奇蹟能夠順利出現,整個故事的論述核心,也從上一集父母親全心全意的保護兒女,卻不懂愛要如何說出口的親情羈絆,到這次聚焦在這對姐弟,從噤若寒蟬的恐懼,到相信自己的勇氣,逐漸成長的扛下重責,特別是結局時的巧妙安排,儘管姐弟倆身處異地的面臨危機,卻還能同心聯手的擊退怪物,令人動容的溫馨親情,整個就是澎湃激昂的感動莫名。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雖然命運多舛的《噤界II》,上映日是不斷延期的一波三折,不過還好正式上映後,不論是口碑還是票房,依然延續《噤界》絕佳氣勢的大獲好評,也讓派拉蒙影業確定要將整個系列,架構成三部曲的豪華規格,但儘管如此,相較於《噤界》顛覆傳統的驚豔創新,《噤界II》則是顯得有些後勁不足的力有未逮,像是艾密特這個角色的人物背景,未能深刻描繪的多加著墨,只留下一句「活下來的,並不值得被救!」的簡單帶過,這句話背後的故事緣由,可能是打算要留到第三集,再來交代清楚的深入說明。

加上伊芙琳請求艾密特幫忙保護蕾根,不論是起心動念,還是最後的訴諸悲情,整個情緒的醞釀轉折,都過於一廂情願的缺乏說服力,前半段許多驚悚橋段的鋪陳設定,都像是招式用老的缺乏新意,只能算是狂打安全牌的中規中矩,還好後半段姐弟聯手對抗怪物的親情元素,完全撐起整片可看性的精彩可期,特別是蕾根在播音室與怪物周旋的緊張氛圍,讓觀眾又再度沉浸在絕對驚悚的無聲「噤界」裡,被恐懼壓迫到坐立難安的無法呼吸,想活命就必須保持安靜的步步驚心。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噤界II》觀影重點:

1.故事從頭說起的怪物現身。

2.《噤界》三部曲的承先啟後。

3.前半段的缺乏新意,後半段的感動親情。

FaceBook粉絲專頁:No Movie No Life

instagram:Cheng_A_Shun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