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人》當回憶也變成一種資訊時,破案方式就不同了

《追憶人》是一部風格跟故事都有特色的電影,不過它的風格是老式偵探電影的調調,不知道新一代年輕觀眾是否會喜歡,如果能夠吃這種口味,休傑克曼(Hugh Jackman)的旁白又很有磁性,可以更加分。

《追憶人》有傳統偵探片的色調跟陰鬱質感,還有傳統會讓主角被迷倒的美女,基本上故事就是以被這個美女偷走心之後的狀況當主軸的,坦白說我個人不是很喜歡這種愛情(都根本不認識,看外表就可以一見鍾情,然後愛到死去活來),不過,如果你也是這樣的話,不用擔心,《追憶人》的目的並不是要看愛情,而是這段盲目的愛情背後的陰謀,所以你不需要喜歡這樣的愛情一樣可以投入到《追憶人》的重點:用記憶來破案。

休傑克曼(右)為了愛情在《追憶人》勤辦案。圖/華納兄弟提供
休傑克曼(右)為了愛情在《追憶人》勤辦案。圖/華納兄弟提供
分享

《追憶人》的概念不難懂,就是大腦的記憶可以存取,當身歷其境的電影來播放。有趣的是把這種特色放到破案故事裡面,除了訊息可能藏在記憶裡面之外,還可以預先把將來要給別人看的訊息存在自己的記憶中,甚至存在別人的記憶中(去跟別人講,就會進入他的記憶了)。至於實際怎麼用,就不多說了,這要自己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世界的設定是在淹水的未來,有些社會問題,毒品、地價等等,這些背景也跟故事發展有關,沒辦法設定太細節,不過總是增加了故事的曲折,不容易料到。

吳彥祖(右)在《追憶人》飾演反派毒梟。圖/華納兄弟提供
吳彥祖(右)在《追憶人》飾演反派毒梟。圖/華納兄弟提供
分享

除了這些理性的劇情,《追憶人》還頗有…詩意,會從主角的角度講那些關於回憶,無法放手等等的…情懷,可以說是惆悵走向的心情描述吧,所以如果純粹只是要看線索破案,會在這種橋段覺得太多愁善感吧,比較適合理想感性都可以看的觀眾。

《追憶人》的風格蠻顯著的,不敢說會大家都喜歡隨便拉三五好友看熱鬧都開心的電影,不是那麼大眾化的商業片,沒有那種一看就high起來的橋段,都需要慢慢磨出感覺,也就是要耐心,要好好完整的看完才有些前後呼應的妙處,心情和事情也才能對應起來,所以若口味不對就不容易做到這點,也就不容易享受了。但口味對的話,它的質感還挺好的。

《追憶人》中文海報,8月19日上映
《追憶人》中文海報,8月19日上映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