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世界還在崩毀,新世界還在陣痛《愛情遺跡》

分享

生與死、男與女、過去與未來、現實與夢境、未竟之路與已竟之路……當與昔日戀人在路克索(Luxor)相遇,行走在這片雖死猶生的場域,雖生猶死的漢娜在恍惚中被周遭的一切帶著走,是該點到為止還是雙宿雙飛?千頭萬緒的她陷入了夢遊的狀態,飄泊在這片古蹟不想醒來,大音希聲,大象無形,而她的未來則在她的一念之間。

《愛情遺跡》是一部在現今觀影環境下不怎麼吃香的電影,因為其音效與音樂甚至對話,你都必須豎起耳朵聽才能聽的清楚,這在電影院是完全合邏輯的設計,因為在黑盒子且在文藝片觀眾觀影習慣來看,「安靜」是通常狀態,當然這仍然很少見,一度我還以為是設備出了問題,直到後半段酒吧跳舞的那一場戲的樂曲音量,我才確定這確實就是電影本身的設計。

它就是不想要塞音效還有配樂甚至對話塞那麼滿,以致於電影大多時候我們真的得需要用「看」的而不是透過背景音樂來了解當下的氛圍,比如漢娜二度遇到一個她聊不起來的無聊男子時,她與飯店員工眼神只是幾個交錯,對方就知道她想避開他,並告訴她員工通道在哪。

分享

一般在涉及古蹟的電影裡,你會期待電影產生某種視覺或聽覺上的特效,讓我們特別注意到「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有什麼神祕力量正在作用……」尤其越接近商業片特效會越用心處理,然而本片卻是反其道而行,不在作為背景的古蹟場景上作任何加工,只讓角色們遊走其中並聊天,但這種聊天絕非林克雷特式的,林克雷特的人物雖然並非兩個學究在講話,但也彷彿總像是深沈的老靈魂還有相聲夥伴在進行言詞犀利(尤其茱莉蝶兒飾演的角色之講話方式逐漸隨著集數的增加從聰明越來越轉向刻薄)或可愛的對話,《愛情遺跡》的對話更加日常,一個是醫生一個是考古學家,雙方的對話裡卻幾乎沒有什麼涉及專業知識或哲理猜想,可簡化為雙方都在測試彼此,過去十幾年沒有了自己後是過的比較好還是比較糟。

當然很明顯的主控權在漢娜身上,作為撫慰傷痕的一夜情或許不錯,然而跟著男方去另個地方展開另一段生活?漢娜在對話中提及自己已不再年輕,這裡涉及她觀念裡對男女年齡黃金期的看法,又或者是她沒有信心更加成熟的自己能再度一頭栽進昔日的愛人懷中。

分享

過去,她放棄愛情,選擇前往敘利亞救治傷患,然而她卻懷疑自己這些歲月究竟有沒有白費,而如今擺在自己眼前的選擇自己又能做對嗎?

分享

這是那種沒有發生什麼事卻又彷彿總在醞釀著什麼事的電影,漢娜巧遇了她昔日戀人,但也讓人懷疑這是否只是單純的巧遇,畢竟她知道對方就是考古學家,而來盧克索(即底比斯)這個考古勝地遇到對方的機會本來就會比較高,於是淡鵝黃色佈滿了整部電影,從飯店到古蹟,而電影好像就是一場考古之旅,只是考的是漢娜的心,是漢娜對自己內心的逐步開封還有探索,她是一個壓抑的人,必須藉酒裝瘋才能暢快的跳舞,也只有在愛人旁邊才能盡情的大哭,其他時候她就只是故作禮貌的與其他人談話,凝視著高聳的壁畫還有靜謐的文物。

分享

安德里亞·瑞斯伯勒(Andrea Riseborough)在本片一如既往的氣質出眾,當然另一方面她也擅長表現世俗且刻薄的一面,比如在本片裡她對她與情人共有的一位女性朋友生涯規劃刺骨的批評,既體現了她的聰明也體現了她的無情,導演善用了她那頗具特色的雙眸,在夢境中給了觀眾一個漂亮的與她的凝視,我們可以說,在這部片中多次提及「氣場」的電影裡,在幾無靈動的攝影機運動(河瀨直美正精於此道來塑造氣場)亦無靈動的配樂與音效(貝拉塔爾除了長鏡頭外也善用這兩者來建立自己作品的氣場)如果少了安德里亞·瑞斯伯勒的雙眼可以說就不成立,她雙眼的存在感是如此強烈,以致於當她跟隨觀光客和導遊一起談「氣場」時是如此有說服力。

總的來說《愛情遺跡》是一部挑觀眾而非迎合觀眾的電影,典型的文藝片,卻相當的坦誠而不匠氣,適合想去埃及卻因為武漢肺炎去不了的人觀賞。

追蹤臉書以獲得最新電影資訊與評價

影院好讀版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