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寡婦》的真與假 究竟哪個是她?

作為復仇者聯盟系列前期裡唯一女性復仇者,並時常客串並遊走在各男性復仇者故事間的「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照理說是最有資格擁有第一部個人電影的,然而其電影卻因為新冠肺炎的關係延遲了兩年才到我們眼前,為何一個以欺騙與暗殺為生的女間諜,最後會成為整個復仇者聯盟裡最重視團隊並為拯救他人付出生命的犧牲者?

分享

《黑寡婦》的時間設定在美國隊長《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與《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間,這時候正是團隊分裂而黑寡婦自己也陷入猶豫的狀態,因為她被夾在鋼鐵人與美國隊長之間,而且一個重視控制一個重視自由的兩人都有一定的道理,然而看過本片之後我們會更加了解為何黑寡婦最終還是在兩位好友的紛爭中站在了美國隊長身邊,其不只是基於個人也是基於她自身的歷史。

作為一部從2004年開始醞釀至今的電影,雖然電影裡黑寡婦在逃亡途中看的小電視是詹姆斯龐德,但《黑寡婦》本質上是像是「傑森包恩系列」那樣的諜報電影,而非像龐德一樣有各種酷炫道具與搶眼正裝和香車美人,她一路逃亡,穿的是便服,住的是拖車,還要跟其他人一起擠火車。

而這跟其在復仇者系列裡每每登場,就有新髮型、新髮色,甚至新緊身衣,給我們帶來的印象截然不同,要不是她與朋友尷尬的對白,我們幾乎要忘了這是一部漫威電影。

電影關心的是像是娜塔莎這樣美麗又致命的職業間諜的身世,以及真真假假間的虛實辯證。

回到電影開場,其早在尋常中透漏著些許不尋常,比如兩個小女孩在玩耍,然而她們的身體柔軟度卻異於常人。

之後一家父親有些慌張的回家,然後一家人彷彿演練已久般開始逃亡,隨後我們發現追殺他們的不是什麼邪惡組織而居然是美國警察,而他們一家依照計畫到了機場時,女兒們居然沒有對這一切感到恐慌,比如父親一邊向警察開槍一邊吊掛在機翼上,或者母親中彈而無法順利操縱飛機,反而一個是熟練的移開障礙物協助飛機起飛,另一個則是直接爬到前座協助操作飛機。

隨後一家成功逃離警方追緝,逃到古巴,迎接他們的是一大群俄國人。

而年齡較大的女孩看到一群成年武裝軍人要帶走妹妹,不但沒有哭泣驚慌,還拿了槍熟練的對準這些人,隨著父親的解釋,我們終於理解到,原來這是個臥底家庭,潛入美國只為達成盜取機密的任務,他們四個人其實根本沒有血緣關係,也解答了先前看來尋常的故事情節之種種不尋常處。

而這也帶出本片的主題「真與假」如果我們說一個人是誰的一種定義方式,就是他的社會關係的總和,而作為擁有多重身分的娜塔莎究竟哪個是她?又或者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對於神盾局而言,她是一個有前科的女間諜,對於復仇者而言,她是一個沒超能力的超級英雄,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名為紅屋的特務教育機構是造就她的一切起點,從此她就穿梭在不同的假身分中,不知道她真實身分的人給她的信任建立在虛假上,而知道她真實身分的人則時常懷疑她的真心,而她早已習慣。

大家都叫娜塔莎黑寡婦,但本集我們會看到「黑寡婦」其實不只一位,她們是自小從街頭被收容、訓練、教育,以派來滲透、暗殺各國政要的菁英女間諜的統稱,為了要不出差錯,她們甚至都被摘除子宮、卵巢、輸卵管等內生殖器,甚至從心靈比如對自我的認知都在他們的控制範圍。

「那感覺很奇怪,你很難分的清楚哪個是自己哪個不是。」

電影涉及一種控制技術,這種技術會讓人失去自我的認知能力,會讓人不知道哪些是自己做出的行動而哪些是被控制的行動,同時搭配上片中由瑞秋懷茲飾演的「假」媽媽所研發的儀器,操作者可以控制女間諜的身體,讓她自然而然的做出任何事,甚至可以控制意識不能控制的生理機能,比如讓人用武器自殺,甚至強制停止呼吸,而這控制直到死前才會解脫。

分享

於是故事主軸自然就落在了,先前逃脫組織不被控制的娜塔莎,與組織內的被控制的其他姊妹,以及神祕殺手「模仿大師」的戰鬥,還有找到幕後主使德雷科夫的旅程,而為了要找到德雷科夫,娜塔莎先是找到與自己一樣都曾在紅屋訓練的的「假」妹妹葉蓮娜,然後是自己的「假」爸爸「紅色衛兵」阿列克謝,最後是既是科學家也是資深黑寡婦的「假」媽媽梅麗娜,後兩者很自豪的告訴他們,他們「模仿」、「扮演」父母的工作做的非常好,而這讓娜塔莉非常不屑,因為她認為這些虛假的過往毫無價值。

直到總是輕浮且活潑的妹妹葉蓮娜出聲駁斥,她才發現原來妹妹是如此重視這段假家庭的真回憶。

片中追殺娜塔莎一行人的「模仿大師」可以模仿並記錄所看到的任何人的動作,它前期表現讓人難以確定裡頭到底有沒有人在裡面,因為它的頭盔除了一片黑外就是反射模仿對象的臉,而它毫無性格可言。

甚至它被派出任務的時候,周遭的人是說:「啟動模仿大師協定」,彷彿它只是一道程序,如同它在行動時只專注於要帶回的物品,而毫不在乎遭遇的對象,它不會被言語還有情感所干擾,其所有的僅是純粹的數據分析。

有別於漫威向來喜歡喋喋不休的敵人們,模仿大師的沈默寡言更有魄力,特別是在它後面被揭露出真實身分後,結合後面德雷科夫對黑寡婦的「感謝」,我們才看到原來這就是他心中完美的黑寡婦,一個完全受他所控制,摘除了所有性癥的人偶。

但沒有自由,也就沒有真假,故沒有自我,因為自我正是那個進行估價的意志,是那個說這是「真的」這是「假的」的意志,

分享

片中較主要的兩個男人也體現在對真假的糾結上,首先是「假」爸爸阿列克謝。

他相信自己是貨真價實的「蘇聯隊長」,是「紅色衛兵」,是「美國隊長」的勁敵,而不是他的饜品或某種模仿物,所以他用謊言欺騙他人,也欺騙自己,包括當年他完成任務後明明被投入大牢,但他卻還相信自己做的是正確的國家是正確的,而好友沒有背叛自己,當其他囚犯質疑他時,他只能用暴力來捍衛自己的謊言。

而那個拯救他的小道具是什麼?一個寄給他的「紅色衛兵」玩具,但這也只是假象,拆掉頭裡頭是耳機,耳機的另一邊是他的「假」女兒,娜塔莎,他是如此執著自己的「真」身分,以至於就算在獄中被關到滿臉鬍鬚甚至發福,連費力穿起昔日戰服看來都像聖誕老人而非美國隊長那樣的風光。

他自豪於自己所扮演的爸爸角色,然而另一方面他卻也並不知道真正的爸爸該做什麼,於是電影在他的角色歷程上,賦予他從美國隊長的饜品變成真正父親的過程,比如讓他後面數次挺身而出,面對掃射或者模仿大師。

分享

另一個則是本片反派德雷科夫,乍看之下他自豪的擁有一整隊「寡婦們」然而,他不是一個真的具有男性魅力的控制者,而只是一個害怕被拒的膽小鬼。

這就是為什麼他必須依靠各種科技比如操作介面還有給自己裝費洛蒙鎖來防止黑寡婦們攻擊自己,所以當娜塔莎說中他心中的自卑時,他完全被娜塔莎打亂自己的節奏,甚至動手打她,尤其當他說出計畫成功後,自己將會「浮出檯面」時,我們也可以知道原來當幕後黑手也並非真正讓他滿足的事情。

他的另一個身分是父親,然而他雖然是個「真」父親,卻比阿列克謝更不像個父親,因為他將自己的女兒改造成殺戮兵器,也就是整部片追殺黑寡婦姊妹的模仿大師,有別於阿列克謝在過程中確認自己的「假」女兒們確實愛自己,也付出了「真」父親的行動。

德雷科夫則缺乏讓人想要跟隨的魅力或其他男性應有的特質,而諷刺的是他用來保命的最後一道機制卻是「費洛蒙」鎖,尤其在被娜塔莎說破弱點後,原本神祕且沉穩的他就變得喋喋不休,最終窩囊的死在爆炸的戰機裡,他與漫威宇宙的系列反派都不同,去除了那些控制人的科技他什麼都不是,一種男人的可悲典型。

他並不知道最好的控制是讓人真心跟從,且赴湯蹈火,如同娜塔莎後來自願犧牲用以換取靈魂寶石。

結局前的一幕同樣令人玩味,看著列隊而來的車隊,娜塔莎知道是美國來抓她了,所以她要自己的家人和姊妹們離開,我們並不知道這裡是哪國的土地,打破了前面娜塔莎在另一處遭受襲擊時喃喃自語「美國在這裡應該沒有管轄權」,事實是無論她在哪,美國都有辦法派人逮她,而這正是電影隱含的一個政治諷刺。

娜塔莎從蘇聯逃到美國尋求自由,然而這個國家實是一個管轄權無所不在的「自由」帝國,於是她並不能完全跟其撕破臉,而必須假意回歸,然後找機會去拯救復仇者裡真正尋求「自由」的美國隊長一方。

娜塔莎保留了她的演技,卻決意為了拯救自己真正的家人而用,同時這也是一種相信自由國度具有自我修復能力的表現,美國的自由並非政府所給予的,而是社會中的人民所爭取且捍衛的,而組成社會的家庭,其真假最終並非取決血緣,而是成員心中的愛,還有自願的付出的有與無。

「如果連我們這種家庭都能團結起來,那麼我的另一個家庭應該還有希望。」

分享

或許就在那時,娜塔莎就已經決定犧牲自己,就像片頭與片尾所出現的螢火蟲般,透過自己的力量,綻放光明,這不是陽光,卻跟陽光一樣能給人帶來希望,而陽光正是片末娜塔莎站在空中堡壘廢墟中,身上所被特別強調的元素。

《黑寡婦》具有充足的動作場面,從身姿曼妙的女郎專屬的纏身搏鬥到飛車追逐再到尾聲的空中戰鬥都令人大飽眼福,但最讓我喜愛的還是沉穩的劇本,以漫威系列來說特別優秀,從她與假家人們間的互動,深化了娜塔莎這個角色的背景,而當我們將她與片中登場的黑寡婦們進行比較時,也更加敬佩這個來自酷寒國度的角色竟然能蛻變的如此溫暖且善解人意。

她來自俄國,但她卻更懂得自由,她本無家庭,但她卻更懂得親情。

影院好讀版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