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愛斷捨離》丟掉的是東西,還是它所連結的回憶?

疫情宅在家期間,有不少人會把多出來的時間拿來整理東西,同時可能挖出了一些數十年的回憶。《就愛斷捨離》就是部蠻「應景」的電影,因為它談的,就是整理與回憶,以及它們所衍生出的人際關係。

不過要先說一下,雖然我蠻喜歡《就愛斷捨離》當中談到的幾個點,但電影本身的手法和步調一點也不商業化,對我這個比較沒耐心的觀眾來說,過程實在有點慢,再加上女主角並不討喜(不是說她演得不好,她其實演得很好,是角色不討喜),我反而比較能同理被她傷害的那些人,而不是她,在不太喜歡女主角的情況下,步調又慢,就很容易…火大,尤其是看到女主角做出白目的事情時,會忍不住想罵她兩句…這對於觀影體驗來說不是很好的現象。

因為《就愛斷捨離》的面向蠻多的,上述是我個人看的感覺,我比較難站在女主角的立場進入電影,反而配角更能讓我認同,我想這和每個人的經歷及視角有關,不見得觀眾都會有這種感覺就是了。撇開這個不談,這篇文章比較想談談的是我能夠感受的部分。

就女主角來說,每一樣物品對她都有某些意義,把這些物品丟掉或者物歸原主,也算是某種程度的內心清理,把一些懸著的關係解決掉。但我比較有感的是,這是她單方面的解決,一段關係會牽扯到兩個人,單方面覺得可以放下了,並不表示對方就可以釋懷。

她和前男友的部分就有這樣的內容,而我對前男友的心情反而更有感,我也會覺得女主角終於去面對、去道歉,是要給自己的良心一個交代,多於真正對前男友受傷的關心。

另外還有共同回憶的部分,這個家庭對離家爸爸的記憶,繫著一台鋼琴,對女主角來說,或許她想要忘卻爸爸的缺席,因此想要丟掉鋼琴,但卻無法同理她的媽媽對這台鋼琴可能有著不同的連結,即使是連同一個人,每個人與他的關係也有所不同,你能放下,不代表別人也能放下,而你有權強迫別人放下嗎?不放下是否也是別人的選擇?

在片中好幾段類似的關係中,我總覺得我相對都偏袒非女主角那一方的感受。所以看電影的過程不是很舒服,但另一方的感受都能讓我想很多。

我自己在整理舊物時,也會回想到它是怎麼來的,它代表著誰的心意或者一段怎樣的時光,如果是現在仍然存在的關係,我還會想想這段關係怎麼會從當年變成現在這樣。一般人可能沒有像《就愛斷捨離》中那麼多可以用物品帶出來的恩恩怨怨,不過多少都有一些不同的相關回憶。

不過,物品只是一個象徵,最終還是回到兩人的關係上來,每個人對關係的需求及期望都不同,有人送你東西,會很希望看到你珍惜那個東西,但如果你是個理性看需求的人,心意收下,可能東西就轉送某人了,有天那個某人又遇到當初送禮的人,送禮的人可能會很傷心,但那真的表示你不重視兩人的關係嗎?或者只是每個人重視的點有所不同?但那些「透過物品產生的期望」,重點不在「物品」,而在「期望」。

《就愛斷捨離》能用整理物品帶出一些往事以及人的相處,可以看到切斷關係的一方,也可以看到關係被切斷的一方(也可能一個人兩方都有),是還蠻多可以思考看看的內容。只是說電影的呈現方式並沒有很親民,要蠻有耐心(尤其是跟我一樣不會很喜歡女主角角色的話,更需要忍住在一些橋段不要把手機拿起來滑…)。算是看題材,可以自己想想的電影,但本身的娛樂性質並不高。

《就愛斷捨離》中文海報,Netflix 已上架
《就愛斷捨離》中文海報,Netflix 已上架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