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美國防火塔的100分鐘廣告《那些要我死的人》

分享

由高分影集《黃石》編劇之一的泰勒·謝里丹自導,自編,自己當製片,還找來跟自己一樣演而優則導的安潔莉娜裘莉回來做主演,描述一個被貶到防火塔照看林地的消防隊員漢娜,某天遇上了被兩個神祕殺手追殺的男孩康納,在離城鎮遙遠的山野裡,外有殺手和閃電還有大火,內有昔日失誤導致的心魔,究竟兩人能否從殺手們的追擊下存活?

如果《那些要我死的人》是一部很多集的影集,我想會好看一點吧,因為如果這樣的話,片中那些較鬆散的橋段就不會讓人覺得過於多餘,電影與影集的節奏有別。

影集可以重複的說一些事情來讓觀眾不用全程過於投入也不會錯過資訊,但是電影不能這樣做,除非你想把大銀幕當小螢幕用,那你就該允許觀眾隨時起身或滑起手機。

電影的節奏起初非常慢,儘管一開始就給我們展示了兩位笑臉迎人的殺手進入屋內,殺了人然後引爆瓦斯,以一種好萊塢式的方式一邊開車離開,以如此簡潔的方式傳達了簡單的訊息,1、殺手很囂張,2、殺手很冷靜。

然而一旦切換到安潔莉娜裘莉那邊節奏就開始慢了下來,首先我們看到安潔莉娜裘莉扮演的漢娜在男人堆的消防隊員裡,一邊看著新訓的消防隊員們,一邊跟消防隊員們講垃圾話,然後在接下來的戲,那些跟漢娜花很多時間講垃圾話,鏡頭花很多時間帶的角色們都不會出來,直到電影末段。

然後這裡也是片中另一個主要角色警長帕克兼漢娜的前男友的登場,這裡有一場很多餘的戲,他要漢娜不要亂來,但一陣子之後漢娜就跑去用快車玩降落傘,之後因為有這場戲,所以我們要再藉由帕克與他大肚子妻子的談話知道漢娜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她心理有創傷,所以要尋求刺激來懲罰自己。

而同一時間另一邊在演什麼呢?一個父親帶著一個孩子從學校開始逃跑,試圖逃離殺手們的追殺,但節奏雖然有炒起來,卻又要演他打電話給帕克,還有逃亡途中小男孩康納居然還有閒情逸致去摸馬,我本來以為這邊馬會抓狂差點弄傷小男孩,為後面森林大火所象徵的自然不可被輕視而做伏筆。

但什麼都沒有發生,男孩摸了馬,然後安全的回到父親身邊,馬第二次出現在本片是警長的孕婦老婆那邊,但那也是她毫無理由的選擇騎馬(難道是因為馬比較安靜或者馬比較適合行駛於夜晚山林?)的片段,而與男孩無關,也就是說前段的戲基本上是無效的,男孩摸馬並不能體現男孩的任何性格(如果是去摸一頭受傷的馬又另當別論)而這場戲也沒有延續到電影後面的任何一場戲上,尤其如果最後那場高潮戲的準備來說,男孩在這裡應該要害怕突然出現的馬然後不敢碰馬,以體現他膽小的性格,使得最後的挺身而出更有意義。

分享

但這只是觀眾的過度期待,如同片中老警長登場時一反男孩父親的要求(因為他看到自己二十四小時被警察保護的長官被殺掉,並知道自己手上的資料涉及許多政府高官,故不信任警政系統)拒絕讓新聞台來這裡,而是要警長一找到男孩父親就把他帶過來見他,並在之後告訴秘書自己當然不回電給自己老婆,當然會讓觀眾覺得這個老警長本身可能有些問題甚至可能牽涉整起陰謀。

而後面這老警長下次出場發生什麼事我就不說了。

雖然在本片裡安潔莉娜裘莉帶上墨鏡,背上包包,還拿上蘿拉卡芙特的登山斧,但她在本片並不是扮演什麼金剛不壞的動作英雄,或至少更像是2013年重啟版的遊戲版古墓奇兵,她不斷的因為各種因素受傷,然後處理她的傷口,並在處理傷口時想起之前的創傷經驗,關於她判斷風向錯誤而害死一些隊友還有三個孩子,所以很明顯的,對於康納的拯救是對前次失誤的心理彌補,當然我們直到結尾仍然不知道這一次她是做了什麼不一樣的選擇,所以她才能成功拯救康納。

分享

電影雖然不斷的拍攝巨大的森林,然而森林的宏大卻很少具體的展現給觀眾看,這是因為劇情不知為何要設計漢娜還有男孩康納不斷以防火塔為中心不斷因各種因素來來回回,甚至到結局時也是如此,結果明明以環境而言,主角是關於不斷被拍攝的寬闊森林,而在電影的困境中是關於火追著人跑的逃生情節,卻反而變得像是美國防火塔的一場100分鐘廣告,講述這座防火塔如何耐用堅固,如何禁得起掃射和熱浪。

講到防火塔我想再說一件事,這件事的奇特邏輯遠遠超越片中第一個讓我覺得邏輯奇特的事件(殺手為了防止路人報警而把路人殺掉,然後直接把路人的車跟屍體留在原地而不藏到旁邊樹叢,導致經過的警長直接看到。)那就是兩個殺手逼被狹持的警長上去搜索漢娜跟康納有沒有在上面,並要他如果有的話就帶下來,沒有的話下來後把塔燒掉,燒塔的目的是確保他沒說謊。

但這邏輯看起來無懈可擊,可是我們要想一下電影的設定,康納並不是手上掌握了什麼殺手們想取得的資訊而要找到人,留活口以拷問(後面也演了他們沒有要留康納留火口)那麼到底為什麼要派警長上去呢?就直接把塔燒了就好,反正森林大火也會蔓延過來(電影最後的俯瞰鏡頭明顯就是防火塔周圍也都被燒掉了)大不了在下面等有沒有人會逃下來再補槍就好了。

分享

這樣處理的話不是更簡單嗎?

總的來說,本片氣質很特殊,既像是災難片又像是動作片,不斷回溯角色遺憾的部份又像是商業電影會做的事情(為了避免觀眾沒看懂)但是就災難片或動作片以及商業電影的尺度而言,電影都花太多時間說話跟做心靈療傷這種事,使得這部電影的定位就跟片中許多邏輯一樣奇特。

不過話說回來,能夠看到裘莉回來演戲,然後看那些火光照亮她美麗的臉龐,一切應該就值得了吧?

看更多新片、舊片即時評論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