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環保,而是少女的《環保少女格蕾塔》

分享

看之前我本來期望的是格蕾塔用死金腔大吼蠔爹油兩個小時的不插電環保演唱會,歌詞會有「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第六次大滅絕」、「失控的碳排放」、「你的胃是動物墳場」等環保詞彙構成的鎮魂曲。

結果其實重點是在於「少女」而不在於「環保」,這是一個關於一個孩子如何做了惡夢,而對抗惡夢的努力又如何治癒她自己。

我們熟悉的「蠔爹油」在片中只出現一次,其他時候格蕾塔都是以沉穩或者哀傷的語調在談論她的夢。

在她的惡夢裡,世界即將迎來滅亡,然而人們依然沒有警覺,一步步的朝懸崖走去,於是她嘶吼著,希望所有人能看到她的夢,不,對她而言這是赤裸裸的現實,就像今敏《妄想代理人》裡對於少女玩具設計師而言,瑪洛可跟少年球棒一樣真實。

為何這件事這麼重要,其他人都不重視呢?

她決定做些什麼

並沒有出現那麼多亞斯伯格還有環保的極端印象,蠔爹油外的格蕾塔表現極為正常,就像不在鏡頭前就不操北京腔的王柄忠一樣正常,也沒有如一些要求絕育或者各種形式消滅人口的環保主義者一樣說著人類傷害自然所以人類該死。

分享

她說的其實只是「不要把一個骯髒又無可救藥的地球留給我們這些小孩」而已,其實還仍然在人本主義的範疇之內。

也就是說在這部片的格蕾塔不是魔神仔附體,面露激光的憤怒兒童,而是一個情緒控管正常,喜歡拍拍小馬,喜歡撒撒點嬌,有時看來有些憂鬱,有時看來有點哀傷的,極為普通的少女。

她的罷課說實在也不是什麼激進的行動,反正很多在她這年紀的人去學校很多時間其實也在放空或等下課又或者在小本子上畫圖(例如我),請假去做點課外活動又如何?

更別說她可是過目不忘,畢業名列優異學生可以上台領獎的水平。

出乎意料,她與他人應答極為正常,除了不講話時會讓人誤解心情不好的預設表情還有偶爾與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撞臉的角度會讓人忘記她是少女。

她情緒最失控的一次,也就是把頭埋進枕頭裡而已。

分享

如果有一個最溫和的亞斯伯格症患者,你絕對想不到那張臉會是格蕾塔,於是成也迷因敗也迷因,我們必須承認迷因的威力還有迷因的扁平,而這部電影則可以給我們關於格蕾塔更飽滿的形象。

事實上比起她激發起的千千萬萬憤怒的「格蕾塔們」格蕾塔本人在片中的笑臉可以說越來越多,還甚至會像一般孩子一樣扯嗓大笑,她害怕吃太多,有空就伸展自己的身體,可以看出她很在意自己的網路形象。

因為她一邊觀看網路上對她的評論,一邊想著如何回應名人給她的標記,格蕾塔的表現確實就跟十五六歲的少女一樣,不同的是她的網友有很多有頭有臉的大人,而大人們看到她就想跟她拍照的行為,到後面其實讓她覺得不太爽。

她大概覺得這些大人就像學校裏一些會來蹭你但不是真心關係妳的同學一樣,什麼都跟妳說好好好,什麼都跟妳說對對對,但最後其實根本沒有採納妳的意見,這就是幾乎沒有校園生活的格蕾塔在大人身上體驗到的校園生活。

而格蕾塔的父母尤其父親更是開宗明義的把格蕾塔的這些行動,當作是她的校外心裡治療活動,於是他所做的就是陪伴在女兒身邊,在女兒嘗試禁食時逼她按時進食不要弄傷身體,這些段落幾乎是故意要拍來反駁「格蕾塔不過是父母募款工具的」觀點。

因為在呈現上格蕾塔的父母完全與環保無關,沒有什麼父母灌輸孩子環保觀念這種事,倒是放了很多從小到大的家庭錄像,呈現環保這個運動如何作為一種復健拯救了格蕾塔這個父母的心肝寶貝。

「有一陣子,她只跟家人還有狗說話,這持續了幾乎三年,她抑鬱且不願進食,但現在她快樂多了」

從頭到尾你看不到那種以孩子成就為傲的父母的自我吹捧(通常會用一種過度謙虛表達)也看不到父母得意洋洋的對觀眾發表他們的「如何教育出天才少女」的父母經,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日常問候與嬉鬧,或者是一起做些很肥很不環保的糕點

分享

總的來說,不管你喜不喜歡格蕾塔,這部電影都會提醒妳「她只是個孩子」這件事,然而正因為她只是個孩子,她那種單純的訴求,單純的願望,一支單純前行的箭,刺穿了大人們的虛偽面具,反而讓許多乍看關心實則漠然的大人們的嘴臉更顯醜惡。

這甚至還不涉及普丁川普還是巴西總統等一開始就不覺得格蕾塔是對的人那一邊,而是說那些好像要跟她站一起,好像要聽取她意見,好像很進步的那些人那一邊,因為他們幾乎總是全面應和格蕾塔說的一切,而沒有任何反駁或提問。

換言之這裡沒有對話,而只有一種反射,而本片最難能可貴的就是格蕾塔能察覺到這種反射,她能夠察覺在這看似順利的一切好像有些虛浮在裡面,她抱怨她跑來跑去,人們跟她合照,聆聽,卻沒有一個政客願意承諾付出任何具體行動,或許她有點覺得自己像是象人?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格蕾塔在氣候會議的活動上,對自己抱怨這裡居然提供很少的素食還有一大堆葷食,其實她應該也明確注意到這裡有很多不像她吃香蕉還有千層麵,而是得吃一堆山珍海味的胖子們存在,這不就是一個很明顯的夢的裂痕嗎?

所以歸根究底,這是一部關於夢的紀錄片,關於一個人的夢能帶她走多遠,而她的夢又如何承載著她人的夢越長越大成為集體的夢,夢本身能否反映現實已經不是重點,因為夢早已成為現實的一部分,所以當格蕾塔最後回到瑞典,一邊等待上高中,一邊如一開始時撫摸自己的小馬,我想她沒有迷失這件事在這部片是最令人感動的地方。

看更多最新電影還有舊電影的最新評論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