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父權不滿足的女人《孤味》繞著一個死去的男人在轉

很lag地看了《孤味》,作為一部電影沒有什麼不好,但沒有很喜歡其情節和背後的價值觀。從正面的角度,可以說它拍出了台灣或華人社會的傳統父權面向,但另一方面,也就是因為這樣,看的時候一直很讓人忍不住想翻白眼。

基本上劇情很簡單,就五個父權不滿足的女人,一個老婆,一個小三,和三個女兒繞著一個死去的男人在轉的故事。

孤味的中後段有場關鍵戲碼,是秀英和三個女兒在客廳的那場戲。秀英說:「我打拼一輩子,把你們一個個扶養長大。卻輸給一個20年不曾跟你們聯絡的爸爸。我一輩子做牛做馬,沒有聽過妳跟我說一句謝謝。」圖/威視電影提供
孤味的中後段有場關鍵戲碼,是秀英和三個女兒在客廳的那場戲。秀英說:「我打拼一輩子,把你們一個個扶養長大。卻輸給一個20年不曾跟你們聯絡的爸爸。我一輩子做牛做馬,沒有聽過妳跟我說一句謝謝。」圖/威視電影提供
分享

陳淑芳演的是一個父權意識滿滿的傳統女性,老公跟別人跑了以後自己撐起了家,把三個女兒養大,所以內心充滿了哀怨,動不動就情緒勒索自己女兒,「我辛辛苦苦一手把你們養大,居然比不上那個二十年沒回家的死男人」,又放任自己娘家的人欺負自己女兒。

謝盈萱演的大女兒是電影裡唯一討喜的角色,結婚後還是到處出去吃,非常有獨立和性自主意識,結果就被編劇詛咒讓她得了兩次癌症,還要被自己老媽說「妳就是到處亂搞才會得癌症」,但明明性行為和乳癌沒什麼關係,還有一個也很愛情緒勒索她死不肯離婚的老公。

徐若瑄演的二女兒則是姐妹裡最迎合父權的那位,她從小努力讀書考進醫學院,為了讓媽媽滿意,因為這樣同樣是舅舅的醫生才看得起她,但其實她內心安全感很匱乏,一直擔心老公外遇,然後要女兒去美國唸書,因為她不要女兒像她一樣「在這裡只能結婚生子,出去才有選擇」,偏偏自己女兒又不想出國,覺得這父權結構沒什麼問題。

孫可芳演的三女兒則是因為年紀最小,出生時父親已經離家,所以最有父權幻想,也因此和父親的小三很也親近。

《孤味》劇照。 圖/威視提供
《孤味》劇照。 圖/威視提供
分享

整部片最後的結局也很令人傻眼,大老婆和小三最後達成和解的方式是,讓小三可以以女主人的身份可以出席男人的喪禮,滿滿的「名份」,「位置」,「框框」,在父權社會裡女性就只能扮演這種卑微和委屈的角色,而且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就好像結局那樣,只有得到父權結構的認同,才有所謂「感動」。

電影的有趣之處反而是在一些細節,比如大老婆的道教法士和小三/小女兒找來的佛經師父雙方拼場的畫面很有喜感,現實裡單身的琇琴演年輕版的女主也演得很好。

台灣傳統社會性別觀念,養出眾多「孤味」情節。圖/威視電影提供
台灣傳統社會性別觀念,養出眾多「孤味」情節。圖/威視電影提供
分享

《孤味》在台灣票房大收兩億,連總統都去看,從電影產業角度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

但無論其作為文本,還是隨後的評論,對其父權意識的批判性都是不足的,台灣社會還是傾向於以「家庭」,而不是以「個人」或「社會」作為單位,這是走向現代化之路極需修正的一點。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