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如果記憶都不見了,感情和信任還會在嗎?

關於失智症的電影並不稀有,但多半是從照顧者的角度切入,看到家屬的辛苦與心情。《父親》不是沒有這些元素,但它讓觀眾從病人視角來看這一切,還有全然不同的感受。

安東尼霍普金斯以「父親」問鼎奧斯卡影帝。圖/采昌提供
安東尼霍普金斯以「父親」問鼎奧斯卡影帝。圖/采昌提供
分享

《父親》直接把病人(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飾演的父親)的混亂記憶呈現給觀眾看,也就是說,比如,我們會跟病人一樣,先得知某個角色的某些狀況,接下來聽到另一個人的說法,卻完全不是這樣。

「父親」口碑驚人。圖/采昌提供
「父親」口碑驚人。圖/采昌提供
分享

如果不知道這是談失智的電影,你會怎麼想?是有人在欺騙你?有人有事情瞞著你?因為一切就是這麼真實,很難認為是自己的問題,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哪段記憶是想像的、或是次序錯誤?

「父親」入圍多項奧斯卡獎。圖/采昌提供
「父親」入圍多項奧斯卡獎。圖/采昌提供
分享

我們得到的資訊跟病人一樣,所以我們也跟病人一樣努力想把片段拼湊起來,想搞懂昨天說的和今天說的哪個才是真的,想搞懂這個人到底是誰。

安東尼霍普金斯在「父親」精準詮釋失智者,表現堪稱演技教科書。圖/采昌提供
安東尼霍普金斯在「父親」精準詮釋失智者,表現堪稱演技教科書。圖/采昌提供
分享

問題不只是記憶的真假和時間軸混亂而已,人與人的感情,或者信任,是怎麼來的?一定是要累積來的,累積的意思是什麼?要存在記憶當中。如果記憶都不見了,感情和信任還會在嗎?這就是《父親》很讓人心痛的部分了。

電影中有好多的心情,包括不斷想幫助父親卻一直受挫的女兒,已經受不了的女兒丈夫,還有父親自己面對亂七八糟的腦袋會有什麼樣的感覺?人生走到這個地步,到底還能做什麼?還有什麼是有意義的?自己認為自己都還可以生活,實際上卻是不能,這個落差是相當難接受的。

「父親」安東尼霍普金斯成為本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連自己都沒預料到,並未出席頒獎。圖/摘自imdb
「父親」安東尼霍普金斯成為本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連自己都沒預料到,並未出席頒獎。圖/摘自imdb
分享

《父親》幾乎整部片子都在室內,看年紀很大的父親與少數幾個人物的日常互動,就這麼簡單,卻在這麼簡單的日常互動中,讓觀眾體會人生的點滴無奈。有些地方的步調偏慢,比如沒有對白也沒有動作,單純看著空無一人的房子,那也是一種心情的感染,但觀眾必須要能接收這類訊息,不然有些橋段會比較無聊(因為《父親》有部分也是要呈現生活中好像沒有什麼重心、意義的那種空虛)。

看完整部電影,我都沒有哭,可是會帶著好難過的感覺離開戲院。

因為《父親》讓我們真正看到,當一個家庭遇到這樣的狀況時,真的不是誰的錯,可是卻無法逆轉,失去的回不來了,再努力不放手也得不到什麼慰藉,沒有人願意如此,仍然走到了這一步。

如果你有遇過一些失去,或照顧生病家人、老年人的經歷,看這部片子可能會有很多感觸。相對的,如果你還很幸運,生命中還沒有任何要面對人生最後階段的情境,目前也不覺得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者,就算會也是很久以後,以後再想),那這部片子可能不太適合。

也許我們年輕時想的是享樂、衝刺、過生活,但到了某個階段(人人不同時間)也會開始思考後半生的日子,《父親》能給已經開始有這些思考的觀眾雜陳的五味。

《父親》中文海報,4月23日上映
《父親》中文海報,4月23日上映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