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牧人生》每個在路上的人都有各自遊牧的理由

「覺得你適合看《遊牧人生》。」

似乎很容易被這種話引導,像是種咒語,之前同位朋友說:《花漾女子》你看了嗎?真好奇你會不會喜歡。我也乖乖去看了。

《遊牧人生》內容沈悶,畫面唯美,我沒有太多心情起伏。看完,鳥菲菲說她不喜歡,不是不喜歡電影,是不喜歡美國;好像看到資本主義走往極致崩塌的慘況,以為可以屹立不搖的強盛霸權搖搖欲墜。

在主角芬恩面對鄰居小孩的提問:你是流浪漢(homeless)嗎?芬恩回答:

我不是無家者,我只是沒有房子。

I’m not homeless, I’m just houseless.

Credit:Nomadland
Credit:Nomadland
分享

那一刻,主角替自己下了一個註解,彷彿也為整部電影去浪漫化;每個在路上的人都有各自遊牧的理由。

以車為家的人背景千萬種,癌末的人把握死前時光、為了體驗人生的退休老人、年輕的流浪者;若從芬恩的視角觀察途中探詢人生意義的「遊牧民族」,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在處理一種審視遺失的無奈心情,並非完全的自由不羈。

芬恩住在露營車裡的狀態和她的表現:始終保持整齊乾淨,順從制度,積極打工,固定造訪洗衣店(等待洗衣與拼圖),與人交流的態度,深情、念舊還富有同理心。多少鏡頭顯露出她小小的龜毛與偏執,都是被迫於面對離家、離開穩定生活的不捨。

Credit:Nomadland
Credit:Nomadland
分享

她渴望的生活長什麼樣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理解她含著一口骨氣,不願妥協的一些舉動。

電影結尾芬恩回到曾經的家,空的鎮、空的街、空的屋還有淨空的每個房間,芬恩最後打開後門,放眼望去是一片荒蕪的開闊,和每一幕停留在營地的美景相仿。我想,她不是不愛舒適的環境與床鋪,是她怕又一次的被剝奪習慣的生活狀態。

抑或者,她是透過流浪,透過不停面對孤獨與他人的離去來修復自己。

觀影時,許多空景畫面,我都宛如和主角站在一起,看著寂寥中的美麗。

Facebook Post:《遊牧人生》觀後感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