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是別冊附錄》我們都在書寫一本以人生為名的書

不久之前剛度過的38婦女節,若不是被電商們的強力廣告轟炸,這節日恐怕許多人都已經遺忘,隨之而來的3月14日白色情人節,在這標榜浪漫、甜蜜的節日之際,卻讓我回憶起前幾年所看的韓劇《羅曼史是別冊附錄》。

分享

雖然主要劇情是青梅竹馬的姐弟轉變為男女之情,但愛情不是這部戲最吸引我的地方,當中的女性群像與其所面對的磨練、掙扎,更引人入勝。

37歲的女主角姜丹伊,為了家庭放棄職場。老公外遇、離婚,卑微求全仍挽回不了,試圖重回職場,面試了一整年,但韓國對中斷履歷的婦女非常不友善。

她住在斷水斷電的待拆舊家,冬天抱著僅有家當被趕出家門,走投無路之下,選擇低報學歷,面試約聘打雜工。

姜丹伊面試時寫下對自己說的話,很大程度反映了多數韓國的家庭主婦生活(甚至是台灣主婦寫照):

「很抱歉我看不起妳,很抱歉我對妳很隨便,對不起讓妳畏畏縮縮的。真的很抱歉使喚妳做太多事了!妳一定覺得很累,也很想哭,不過妳還是笑著堅持住了,真的辛苦妳了!所以現在妳試著過得幸福一點吧」

一家人吃芒果時,媽媽只吃著果核,還要裝愛吃;清明祭祖時,男人們享受豐盛食物,女人忙著張羅,只能囫圇吞棗填肚子;照顧孩子永遠是媽媽的事,還得照顧喝醉的老公,做著永遠做不完的家事。

如果以為這樣的主婦會被歌頌媽媽真偉大,那就太高估韓國人殘忍的一面了。韓國人對全職家庭主婦取了一個相當惡意的暱稱:「媽蟲」,意思是不事生產,靠老公養的女人。姜丹伊也是「媽蟲」的一員,想要從蟲重新為人,要付出的何止是努力而已。

《羅曼史》的職場背景設定在出版社,這裡面的三位女性也相當有意思。

編輯宋海琳代表著二十代後半在職場小有成就,還未經歷滄桑的熱情女性。她努力工作,認真戀愛,盡全力而不可得後,仍能放手放得漂亮,是個非常討喜的角色。

行銷組長徐英雅是兼顧家庭與職場的女性。豪爽、幹練的外表下,遇到孩子生病與公司重大活動撞期,她也會因為「為什麼每次都是媽媽要說謊,這種事從來都不用爸爸出面」而痛苦不平。

地下商店街的買鞋糾紛是徐英雅最精彩的一段戲。鞋店老闆不滿英雅頻頻詢價,罵她晦氣,英雅的老公想息事寧人,讓她買雙鞋算了,還說她在人家吃飯時一直問價錢,誰都會不耐煩。

英雅聽了大爆炸,近乎歇斯底里怒吼:

「你應該要理解的人不是他,是我,我才是你老婆,有人罵你老婆,你應該要跟他理論,這才是老公該做的事,你應該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不管如何都站在我這邊的人!」

我們尋找另一半的最根本理由,不就是希望有個人站在我們這邊嗎?若隊友都不隊友了,何苦還需要為了愛情,婚姻犧牲奉獻?

英雅與丹伊是很有趣的對照組。明白「原來老公不是最懂我的人」的英雅,主動選擇了離婚;執迷於愛情的丹伊,最終留下被拋棄的傷痕。

雖然姜丹伊有女主光環,一定會愛情事業兩得意,但我卻認為編劇想告訴廣大女性:「別期待人生裡會有個李鐘碩為愛守候,女人妳得先學著對自己好」。姜丹伊是戲,徐英雅才是人生。

出版社理事高宥善代表著為事業放棄婚姻的女性。她公私分明到近乎無情,乍看之下令人反感,但想想韓國社會的男性本位主義,女人若不心狠手辣,怎能在男性中脫穎而出?

但即使是位高權重如高理事,酒醉之後也會哭著說:「我吃飯也是一個人,生病也是一個人」。

我看著她,卻想著,女人要幸福真難,無論妳選擇犧牲事業,犧牲愛情,或是咬牙兼顧,總是女人要付出的代價更多一點,誰要能在這座天秤的兩端多平衡一些,似乎人生就能稱之為幸福。


正如劇名《羅曼史是別冊附錄》,愛情不是這部戲的重點,我們都是作家,正在書寫一本以人生為名的書,有的人是暢銷書,有的人可能是冷門小說,最終我們都希望有人珍而重之的好好閱讀這本書。

當我們有機會拿起另一本書,也該珍惜別人用心書寫的作品,或許才是讓美好文章更容易誕生的方法吧。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