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表象下的瘋魔

記得高中的生物老師說過:女同學啊!有男人送你們花不要太開心,他們是想交配,因為花代表生殖器。

那水果呢?

分享

到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C-LAB 看了一場演出《#致美於死地而後吃drop dead gorgeous》,出場的兩個女生先是衣著乾淨可愛,梳理好的頭髮也整整齊齊,她們對視舞蹈,雙腳被純白的襪子包裹,並圍繞著白色桌巾上的各種水果轉圈圈,畫面輕巧得宜。

忘記到了哪一個點,她們才開始瘋狂,貪婪的吃著果實。

分享

起初的她們只是拿起桌上的藍莓、小番茄或是體積較小的種類,再貓步鑽進長至地板的桌巾裡,偷吃。最後她們爭奪、搶食,明目張膽,像一頭飢餓的獸,吃到雙眼發直。

分享

其實,表演開始前我還好奇整桌豐盈的水果過於美麗,是真的嗎?還是道具。越來越感覺到眼球的侷限。直到棗子、蘋果、木瓜一一掉落,碰觸到地板的聲音清脆又響亮;直到她們宛如抓狂般移動、啃食甚至不小心踩踏到果實,使得白襪子上沾染到漂亮又天然的顏色。我才確信這一切都是來真的。

分享

這場表演「以女性角色出發,呈現在眾多眼光的凝視下,內心慾望與外在完美框架搏鬥的黑色喜劇。」、「以三島由紀夫的《反貞女大學》為發想根基,對比社會化的性別形象與荒謬卻真實的人類基本需求——食慾,探索女性在公共空間中的行為標準界線。」

為什麼用一桌的水果?而不是米飯、肉或是蔬菜呢?如果說水果象徵甜美,代表不同於米樸實、肉純粹、蔬菜健康,而是血淋淋的慾望,是具有繁殖意象與引誘的意涵,那麼使兩個年輕活潑的女生崩壞的原因又是什麼?在她們禮貌、優雅的面具底下的貪婪與沒有節制究竟是什麼造成的?是我們大家的注視與期待嗎?才導致她們瘋魔般地奪取各式渴望,好像必須得抓住什麼,才能證明生命持續著。

我在表演中沒有看到故事,當然也就沒有誘因,只能歸於是一種表現。在身為女性的框架裡被審視,所以無法真實地面對自身的渴望,無論是食慾或是情慾,好像都要被藏在檯面下。

假使我們可以不提性別,把台上兩名表演者想像成兩個人類,他們豈會不在意觀眾?他們的身體語彙與表演都在說明自身的一部分,他們的情感層面怎可能不在意呢!因此,那些真實與荒唐就只是人性罷了。水果若是針對女性的意象去發展,也是很美麗的表現。雖然過程中我也一度有點反感,可能是不樂意看著食物被糟蹋,或是浪費吧。

總體來說,這場表演讓人印象深刻,雖然給予我的不只是純粹內心慾望和外在完美拉扯如此簡單。又是那句老話,藝術高深之處就是那條隱形的線,牽動每個人不同的想像。

Facebook Post (粉專貼文):甜美表象下的瘋魔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