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國際影展 聚焦2021鹿特丹影展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包含了眾所矚目的奧斯卡獎,今年全世界的影展及電影獎紛紛延期,但今年的鹿特丹影展(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Rotterdam, IFFR)沒有延期,反倒是選擇了一種極為特別的「線上」方式舉行。

圖/IFFR提供
圖/IFFR提供
分享

疫情下的鹿特丹影展

鹿特丹影展是歐洲相當大型的競賽型影展,主要以「年輕」和「前衛」聞名。今年影展裡有四大子單元:短片競賽的「Ammodo Tiger Short Competition」、新銳導演長片競賽的「Tiger Competition」、非新導演的長片競賽「Big Screen Competition」,以及觀摩單元「Limelight」。台灣電影方面,今年陳宏一導演及魏瑛娟導演的新片《揭大歡喜》入圍了Big Screen Competition,台荷合製電影,王洪飛(David Verbeek)導演的新片《狂歡時刻》(Dead & Beautiful)也入選了Limelight單元。

電影《狂歡時刻》,圖/IFFR提供
電影《狂歡時刻》,圖/IFFR提供
分享

今年的影展將所有活動改為線上進行,包含記者會、訪問、媒體試片,甚至連交流酒會都只能透過電腦螢幕,比起實體影展,就是少了那麼點看電影的感動,還有沉浸於戲院的感覺。

個人最印象深刻的片單

鹿特丹影展的選片非常多元,總是不斷打破我對電影的想像,對表現形式特殊的片子也很有包容力。舉例來說,加拿大導演述說魁北克故事的《Archipel》,運用了實景、歷史影像、動畫、手繪素描等不同媒材,以一位靈魂導遊帶領觀眾看見魁北克的歷史、黑暗和血淚,且饒富詩意,讓人看了嘖嘖稱奇。

獲得評審團特別獎的《I Comete》幾乎不運鏡,靜靜地拍著村莊裡村民的生活,看見愛恨情仇、生老病死,讓觀眾成為村民的一份子,而非旁觀者,也是相當特別的呈現方式。

此外,也有深刻反映社會的電影,日本電影《Aristocrats》便是一例,以兩位都住在東京的女主角為中心,看透東京裡的社會階級,暨寫實又內斂。

電影《I Comete》,圖/IFFR提供
電影《I Comete》,圖/IFFR提供
分享

疫情後的電影產業

2020已是重創世界電影業的一年,世界各地的實體影展更為難得(例如金馬影展),本次鹿特丹影展的舉辦方式,也成為了一個新奇的體驗。

延伸閱讀:2021鹿特丹影展《正義騎士》宇宙的一切都有因果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