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漂流》我們都想回家。但,家又在哪?

《永夜漂流》是Netflix在2020年12月23日所推出的原創電影,改編自美國暢銷作家莉莉布魯克斯道爾頓(Lily Brooks-Dalton),在2018年出版的科幻小說《Good Morning, Midnight》,並且由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 )來自製自導自演。

故事發生在不久後的未來,來到2049年的地球,正遭逢空前絕後的嚴重汙染,已經來日無多的全體人類,瀕臨著生死存亡的滅絕時刻,只剩少數的倖存者,聚集在空氣尚未被汙染的北極圈內,準備前往地底的避難場所求生,絕症末期需經常洗腎的天文學家奧古斯丁(喬治克隆尼 飾),決定要獨自留守天文台等待末日來臨。

竟發現走失的小女孩艾莉絲(凱歐琳斯普林格爾 Caoilinn Springall 飾)尚未離開,原本想要平靜等死的他,卻突如其來地扛起了,這莫名的責任與意外的負擔。

圖片來源:IMDB
圖片來源:IMDB
分享

就在同時,在外太空執行任務的異空號,正從木星的「K-23」衛星返回地球,他們成功地找到可供人類居住的移民星球,只可惜地球還來不及收到這個好消息,就先提早一步走向自我毀滅的命運。

儘管在地球上的奧古斯丁,千辛萬苦的想要通知他們,地球已經無法居住需即刻折返,但通訊始終沒辦法成功連線,這群在外漂流兩年的太空人,都已身心俱疲的歸心似箭,殊不知在前方等待他們的,是有家歸不得的殘酷事實。

圖片來源:IMDB
圖片來源:IMDB
分享

自從《晚安,祝你好運》的大獲好評之後,喬治克隆尼除了迷人外表與純熟演技外,也讓人逐漸見識到他絕佳的編導功力,只可惜接下來的《選戰風雲》、《大尋寶家》、《完美社區謀殺案》,都只能算是力有未逮的差強人意。

這一次在《永夜漂流》的自導自演,似乎還是堅持用自己的方式來說故事,看似互有關聯的雙主軸故事,卻是毫無交集的交代不清,略顯突兀的生硬剪接,加上過於緩慢的敘事調性,彷彿在考驗所有觀眾的忍耐極限。

圖片來源:IMDB
圖片來源:IMDB
分享

尤其是過多不願也不想說清楚的劇情留白,都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充滿疑問,像是造成地球毀滅的真正原因,雪地墜機裡一息尚存的倖存者,到底在奧古斯丁的耳邊說了些什麼,最後返回地球的太空人,究竟有沒有成功見到家人的何去何從,這些令人無法漠視的明顯缺陷,似乎也成了《永夜漂流》上架後,負評不斷的慘烈結果,也是預期之中的並不意外。

圖片來源:IMDB
圖片來源:IMDB
分享

然而在演員部分,雖然飾演小女孩的凱歐琳斯普林格爾,從頭到尾只有一句台詞,但靠著可愛無邪的眼神表情,以及與喬治克隆尼的溫馨互動,算是替這部有著孤獨氛圍的《永夜漂流》,帶來一絲希望的正向溫暖,另外喬治克隆尼的整體表現其實不差,但也只能算是中規中矩的正常發揮。

至於在太空支線裡的所有角色,除了飾演女太空人薩莉的費莉絲蒂瓊斯(Felicity Jones),在最後結局時的驚奇伏筆,讓人頗為意料之外,其餘角色的形塑刻劃,大多只是輕描淡寫的點到為止。

圖片來源:IMDB
圖片來源:IMDB
分享

話雖如此,相較於略顯平淡的故事鋪陳,《永夜漂流》在視覺畫面上的出色表現,則是令人驚豔的印象深刻,在繁星點綴著浩瀚無垠的闇黑宇宙裡,為了搶修異空號而進行的太空漫步,組員們同時面對著,未知難測的外在恐懼,以及放眼星空時,內心感動的複雜情緒。

又或是遭到隕石撞擊的意外發生後,血液從太空衣漂浮而出的驚悚美感,再反觀即將迎接毀滅倒數的絕望地球上,奧古斯丁帶著小女孩,在白雪皚皚的冰天雪地裡,頂著狂風暴雪走向最後的希望,這黑與白之間的極度反差,同樣都有著末日來臨時的無力滄桑,也就是這彷彿沒有明天的傷感孤絕,讓我持續糾結的感觸甚深。

圖片來源:IMDB
圖片來源:IMDB
分享

表面上是科幻災難片的《永夜漂流》,實際卻是在論述家與人之間的情感連結,異空號的太空人們,就像是離家打拼的異鄉遊子,好不容易找到殖民星球的功成名就,想要風風光光地返回地球,卻發現故鄉早已不復記憶中的那個模樣。

就如同奧古斯丁,終其一生在尋尋覓覓,可以取代家園的理想星球,於是全心投入的拋家棄子,卻也是他生命終究彌補不了的痛,或許小女孩艾莉絲的出現,成了他心中最後的自我救贖,儘管他費盡所剩無幾的心力去找愛,但是卻只能留下孤寂的滿是遺憾。

「我們都想回家。」 「但,家又在哪?」

圖片來源:IMDB
圖片來源:IMDB
分享

《永夜漂流》觀影重點:

1.喬治克隆尼再次挑戰自導自演。

2.視覺畫面極度反差的末日孤寂。

3.看似科幻外表下的情感連結。

FaceBook粉絲專頁: No Movie No Life

instagram: Cheng_A_Shun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