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偷走我的粉紅兔》每個悲傷中都能找到希望

曾經在納粹迫害下猶太人所經歷的血淚對現代人來說並不陌生,一直以來也有不少影視作品將集中營與種族滅絕的慘況血淋淋呈現在觀眾眼前,若非那本是歷史中的一塊,如此超乎常人所能理解的殘忍還真無法被相信各個都是千真萬確、真實發生過的事。

如此慘況,讓一雙童稚的眼光來描述,更是能加強其力道;以孩童視角細說這段故事的影視作品不少,敘事方式也各不同,不管是將邪惡包上甜蜜糖衣的經典電影《美麗人生》,還是孩童用無限想像力把故事說得像個童話的《兔嘲男孩》。

就算再怎麼把故事講得輕鬆,過程中觀眾都還是無法忽略細節裡如地獄般的現實正不斷與孩童內在的天真對比,如此的感受更傷,更無疑是加深其中悲哀。

《希特勒偷走我的粉紅兔》也是一個用孩童視角來看這段歷史的故事。

改編自英國知名童書作家茱迪絲.克爾的自傳童書《逃離希特勒》三部曲中第一部:這位威瑪共和國時代的小女孩安娜出身在小康菁英家庭中,父親是知名劇評家、母親為小有成就的音樂家,與年齡相近的哥哥四人一起住在有幫傭的大房子裡。

本以為這樣衣食無缺的安樂生活會永遠持續下去,怎知風雲可以在一夕間完全變色,父親對時政毫不留情的批評早已惹怒希特勒,待納粹黨贏得即將到來的大選後,上面列有父親名字的報復名單上的人會全部遭殃,尤其他們一家還有一個猶太人身分的原罪掛在身上。

接到這個線報後大人們不敢大意,決定立即舉家逃至瑞士,小小的安娜還不能理解時局,不能理解為什麼只能帶走一個玩具,也無法在心愛的小狗與粉紅兔中做出抉擇,幸好家裡貼心的幫傭奶奶答應會另外替他們兄妹倆收拾一個行李箱裝入她的粉紅兔與哥哥的桌遊,待時局穩定後再送去給他們。

安娜相信了,也相信這次離開只是短暫、很快一家人又能回到家中繼續原來的生活,怎知不久後納粹黨的人闖入房子裡,找不到這家人就沒收了屋子內所有物品,包括那只行李箱與裡頭的粉紅兔。

對安娜而言,粉紅兔是她的全世界。希特勒偷走了她的粉紅兔,也偷走了她的全世界。

孩子的世界很單純,戰亂與迫害都遙遠到無法想像。小小的安娜沒辦法理解複雜的世界局勢與大人的恐懼,只知道他們必須不斷搬家,從這個國家搬往另一個國家,懵懂中就必須在什麼都不懂的情況下就被強迫著用成熟的方式面對生活。

從最一開始失去熟悉的德國大房子與如家人般親密的幫傭奶奶,到對自己疼愛有加的父親的朋友,每到一個新的環境裡好不容易學會的新的語言與新的文化還交了新朋友,都是突然間說放棄就得放棄。這對大人來說都很不容易了,更何況還是個小小孩。

生活越來越困苦,一家人擠在本是設計給僕人的小房子裡與他人共用浴廁,忍受糧食短缺,也忍受整個環境對自己一家的歧視。很久之後茱迪絲才在訪問中透漏,輾轉流亡的那段日子裡,父母都在無止盡的挫折中差點失去活下去的勇氣,但堅強的他們並沒有透漏給孩子們,家中依然充滿滿滿的愛,以至於是成年後茱迪絲偶然讀了父親寫給友人的信件後才得知此事。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安娜的年紀與充滿愛的環境,讓她無法體會外面那些可能會讓她喪命的紛擾,自然也不會讓那些紛擾來打擊她。至始至終,她都是個樂觀的孩子,永遠可以在全新的、充滿困難的環境中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

名人生平集中所有名人都有個悲慘的童年成了自己對未來的想像與安慰,當生命中每個必要的分離出現時,她說了再見後立即到下一個陌生環境繼續努力,繼續讓自己融入成為其中一份子。所以她在法國只花一年就從完全不會法語到拿了作文比賽第一名,而到英國後她進入藝術學校,最後成了世界知名的兒童繪本作家,並在那裡得到了一直渴望的家。

與其他描述這段歷史的故事相比,《希特勒偷走我的粉紅兔》輕的如同另一個世界的事。

沒有血腥、沒有屠殺,納粹只是個遙遠的背景,無聲控制這一切。確實與其他我們所知發生在當時的每件事比起來,安娜一家是無比幸運的,他們很早期就逃離德國、逃難的過程中也沒遇上太大問題,除了生活一夕之間從小康人家成了貧窮的難民,至少一家人都能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當然慘況並不能互相比較,對其他被送至集中營的猶太人家庭來說,安娜一家根本幸運到不可思議,但只把焦點放在這家人身上時,他們也經歷著各式各樣的痛苦。

也正是因為如此,欣賞這個故事的當下,所能感受到的會是另一方面的心痛。納粹就像是病毒,看不到卻深深影響所有事件進展,如脖子被一雙無形的手緊掐住,絲毫無法放心下來。而故事透過安娜的立場敘事,當她用自己的理解對身處的情況作出無比正向的解釋時,聽在早已看清現實的我們這樣的成人耳裡,又是多麼諷刺的感慨。

經驗累積下來的包袱已經太多,多到我們已經無法用如此單純的正向心態待看世事,而安娜在此就用自己的生命故事教導我們,保持樂觀的心,就可以每個悲傷中都能找到希望,看啊,她就做到了。

更難得可貴的,是這是個真實故事。不是杜撰,也不須經過編劇刻意給出個美好結局。

安娜用自己的故事告訴我們,就算在最悲傷的猶太人被迫害歷史中,仍不是全然負面,如同她深信的每件事裡都存有好的一面,無比正向樂觀的心態與好運氣,再加上對尋找希望不放棄的堅持,安娜的生命故事展現給我們的正是個美麗的光輝。

分享

劇名:Als Hitler das rosa Kaninchen stahl

台譯:希特勒偷走我的粉紅兔

年份:2019

國家:德國

導演:Caroline Link

原著:Judith Kerr

編劇:Anna Brüggemann、Judith Kerr、Caroline Link

演員:Riva Krymalowski、Marinus Hohmann、Carla Juri、Oliver Masucci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