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不同的生存執念

(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2020) [9/10]

分享

有栖是一個生活沒目標,整天遊手好閒打電動而被家人看不起的高中生,某天和好友苅部和張太在馬路上嬉鬧而被警察追捕,為了躲避警察,他們把自己關進了公廁隔間,此時外頭突然變的靜默,等他們走出廁所,街上已經空無一人,而廣告電視牆畫面寫著「遊戲即將開始」...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明顯有Netflix的塑型,白話一點說就是看起來預算很夠啦!集數比一般日劇少,節奏自然就拉快許多(不過日劇的節奏本來就快了),另外生存遊戲題材畢竟是架構在現實世界之外,所以更需要特效和場景的逼真,《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如此精緻的前後製也和一般日劇區別出不同的水平,和《屍戰朝鮮》一樣在Netflix的加持下,一口氣從民播劇提升成好萊塢等級的娛樂爽片。

生存遊戲必定激發出人性的黑暗面,《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當然也不例外,但和其他生存遊戲影劇不一樣的是,今際之國存在著兩類人格,且意志力不相上下。有一群人不只是要活下去,更是想要回到原本的世界,因為那邊有他們掛念著、絕不能放下的人事物,這才是他們活下去的動力。甚至大部分的人是因為遊戲才理解到原本生活的可貴,更找到自己生命的價值,所以他們冀望回到原本的世界,重新開始自己錯過的人生。

分享

但同時有另一群人,他們來到這個世界彷彿獲得重生,再也不用管過去發生過什麼不開心的事,不需透過死亡就能和過去的不幸一次切割,可以好好抬起頭重新做人,並活成自己想要成為的人,所以死也不想離開這個新世界,更不能讓別人破壞掉這樣的美夢。新世界才像是他們的真實生活,原本的世界反而太多束縛,無法舒展惡魔的筋骨,他們在這裡重新看到自己的原貌,雖然扭曲卻能熱情擁抱自己的靈魂,這也是一般人做不到的高度。

分享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雖是漫改劇,但沒有看到太多會讓人感到尷尬的設定(噢好吧有個反派會一直伸舌頭滿煩的),而這個漫畫裡最重要的生存遊戲,每一集都塞好塞滿,毫不浪費題材,我覺得這是《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優點之一。

因為過去有太多掛羊頭賣狗肉的例子,像是《移動迷宮》後來已經沒有迷宮,《飢餓遊戲》最後也被談情說愛和反烏托邦的革命取代,而《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並沒有步入他們的後塵(至少目前還沒有)。

每一集不多不少,都固定會放一場遊戲,就算要講角色故事也是利用玩遊戲的空檔來講,不去浪費遊戲的篇幅,這點是非常理解觀眾的一個安排。每一場遊戲都是精心設計過的,需要動腦才有辦法過關,而且沒有絕對優勢的問題,可能這一秒你還占上風,下一秒就Game over。

遊戲還分成靠體力、動腦、合作、背叛才能過關的不同遊戲類型,每一集的遊戲都會讓你覺得新奇,更會讓你捏著一把冷汗把它看完!雖然遊戲是重點,但劇本並沒有稀釋掉角色的存在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篇幅雖小但足以勾起你的同情心,甚至有幾幕我有感動到,這樣的小故事在殘忍的遊戲面前,除了讓配角不至於淪為跑龍套的角色之外,更是一碗暖心熱湯啊。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在台港日上線後輕鬆拿下排行榜第一,不知道何時Netflix和台灣合作的原創劇,可以製作出這樣熱門程度的爽劇呢?

(《誰是被害者》不是爽劇,認同請分享(?))

原文>>>https://bit.ly/3mQffdt

IG>>>https://www.instagram.com/allenmovienote/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