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房客》愛濃於血的親愛家人

住在頂樓加蓋的房客健一(莫子儀 飾),是房東秀玉(陳淑芳 飾)的兒子立維(姚淳耀 飾),生前的親密愛人,平時負責打理 房東 一家人的生活起居,還細心照顧深受糖尿病纏身及洗腎所苦的秀玉,不但如此,還將她的孫子悠宇(白潤音 飾),當做自己孩子的用心關愛,讓從小沒了母親又喪父的悠宇,就像是有了第二個爸爸來疼愛,只是這位沒有血緣關係的房客,為何會如此毫無怨言的全心付出,在他違背常理的行為背後,究竟真正的目的與動機又是什麼??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隨著阿嬤的病情逐漸惡化,但她還是依然故我的迷信偏方,不斷吃著地下電台賣的止痛藥,甚至抗拒接受醫院的正統治療,直到面臨即將要截肢的噩耗,她還是堅決要求健一帶她回家,有尊嚴地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就在阿嬤過世之後,原本覬覦老家房產的小兒子立綱(是元介 飾),發現阿嬤在過世前,已將房產過戶給悠宇,而健一竟然也成了悠宇的收養人,盛怒之下的立綱覺得心有不甘,於是轉而向警方報案。

經過警方的介入調查後,赫然發現阿嬤的遺體內,有違禁藥物的大量殘留,疑似死因並不單純,便將涉有重嫌的健一逮捕,在法庭上,健一也對自己的犯行,坦承不諱的直接認罪,難道他真的是謀財害命的殺人兇手?還是在他哀莫大於心死的漠然態度下,又隱藏著什麼無法說出口的秘密??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親愛的房客》是導演鄭有傑暌違五年後,再次推出的電影新作,透過家人之間的情感連結,與同志情愛的身份認同,用不同面向的愛與包容,所刻劃而出的溫暖故事,藉由鋒迴路轉略帶懸疑感的劇情架構,從一開場在法庭上,由健一的俯首認罪,來做為破題,以回憶倒敘的方式,去細說從頭,在房東與房客之間的微妙互動裡,猶如剝洋蔥般,將真相抽絲剝繭。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在映後座談時,有觀眾問導演,為何選擇在山岳與海港之間的 大量 取景,導演表示會採用合歡山與基隆港,來做為故事背景的意象傳達,非常能夠呈現出台灣獨特的美,然而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基隆人,看著那些記憶中再熟悉不過的場景,轉化成饒富詩意的美麗畫面,心中著實有著難以言喻的莫名感動。

貼近著繁華港口的從容沉穩,彷彿也安定了每個不安的靈魂,讓飄泊紛亂的心能夠駐足停留,像是回到家般的避風所在,對於健一和立維兩個人來說,在世俗社會的框架束縛下,無法自由灑脫地去做真正的自己,但是從與世隔絕的天地之間,到雲霧裊裊的寂寥山林裡,他們可以自在坦然的面對彼此,沒有批判完全包容的心之所屬,就像是為他們量身打造的第二個家。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其實我早就沒有怨你,你也不要再自責。」

飾演健一的莫子儀和飾演秀玉的陳淑芳,壓抑沉痛的內斂情感,無疑是本片最令人不捨的強大存在,雖然淑芳阿姨在《親愛的房客》裡,戲份並不算多,但每次登場的舉手投足,或是多場與莫子儀的對手戲,都是暗潮洶湧的情感豐沛,讓人十足揪心的感觸甚深,尤其是最後生命即將走向盡頭,在床邊緊握著健一的手,不再怨他的訴說原諒,或許這段她始終無法理解的愛,以及失去兒子的極度傷痛,曾經使她內心滿是怨懟,直到她擁抱寬恕後的如釋重負,就像是又多了一個兒子的不再遺憾。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沒有我,你應該比較輕鬆吧?」

「有你,我會比較快樂啊!」

莫子儀扣人心弦的抑鬱演出,讓我們得以領略恨與愛的一體兩面,因為健一自私的恨,讓一個家庭從此破碎,但也因為他無怨無悔的愛,則是讓這個家再次完整,在心碎不已的贖罪背後,是他無止境的思思念念,那無聲嘆息的自責愧疚,則是轉化成毫無保留的無私奉獻,原來沒有血緣的關係,也可以成為真正的家人,不管是用什麼樣的形式去愛,只要能夠觸動人心的感動彼此,我們也能成為對方心中,那位最親愛的房客。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親愛的房客》觀影重點:

1.新科金馬獎影帝莫子儀。

2.破天荒雙料影后陳淑芳。

3.用不同面向的愛與包容,所刻劃而出的溫暖故事。

FaceBook粉絲專頁:No Movie No Life

instagram:Cheng_A_Shun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