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納多元文化?《出走巴黎》點破可笑的假象

法國總統馬克洪的著作《Revolution》中曾提到,不論你來自哪裡,來到了法國,就是法國人。而《出走巴黎》的主角約亞夫,大概就是帶著這個想法來到巴黎的吧!不過在電影的一開場,我們旋即看見赤身裸體的他,遭到偷竊而一無所有。那抑鬱而壓迫的搖攝鏡頭,馬上讓我們看見巴黎如何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圖 / Yahoo奇摩電影
圖 / 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出走巴黎》由以色列導演那達夫拉匹(Nadav Lapid)執導,講述一個以色列士兵約亞夫,為逃離自身過往,而前往巴黎展開新生活的故事,並且透過這個故事,試圖帶出種族與文化衝突的討論。

東方與西方文化的衝突

當主角約亞夫在賽納河邊向作家好友傾訴為何離開那令人厭惡的祖國以色列時,我們看見在對稱鏡頭裡,作家好友不停的進逼,約亞夫卻不停地後退,似乎就暗示了法國對外文化的排斥,以及作家好友即將奪走屬於約亞夫的人生故事。不論是約亞夫保全訓練課程裡要求對外族的特殊刁難,抑或亞宏在捷運上大唱以國國歌挑釁,遊走在兩個文化之間,《出走巴黎》表現出了極端國族主義的荒謬。

「同義詞」是本片片名的中文直譯,而這也呼應了全片每一幕開始時,幾乎必定出現那顆約亞夫獨自走在巴黎的街上,不停誦念法文同義詞的主觀搖攝鏡頭,然而在片末,約亞夫卻不念了,他開始發覺到現實裡的法國與理想中的不同。在族群融合公民課程裡,我們看見導演刻意帶到的構圖,共和精神裡的自由,就只是另一個文化的監牢罷了!當約亞夫高聲在課堂上喊出:在耶路撒冷才能得到自由,一股強烈的衝突感不禁油然而生。

圖 / Yahoo奇摩電影
圖 / 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共和精神真的如你所想一般嗎?

片尾關於共和精神價值的辯證,更是本片最大的亮點。當共和精神高喊尊重大家的意見自由、言論自由,卻又要求所有外來的移民接受共和精神、無神論,對比約亞夫出走來到巴黎的動機,是何其的可笑。隨之,接納約亞夫的作者好友的家門,再次成為一道跨越不了的文化高牆,將約亞夫拒之於門外。

從《出走巴黎》反思台灣

《出走巴黎》在刻意斷裂的敘事包裝下,藏入了大量的哲學思考,亦嘲諷了法國那看似開放、自由氛圍下的矛盾與排外。透過時而穩定、時而亂晃的鏡頭,忠實地呈現了約亞夫內心的衝突與無助。身處台灣的我們,也該透過這部電影,好好思考在全球化的浪潮下,我們會不會也落入假包容、真排外的思維。

圖/Yahoo奇摩電影
圖/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到阿善Cafe的YouTube頻道看更多影評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