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音樂的靈光。要是真有一天跨上了顛峰,然後呢?

你為何如此不安?

薩拉面對老師的問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本來覺得自己很厲害了,突然間已有的自信又被擊垮,說起來也不是因為比賽輸了的緣故,而是突然發現古典音樂「拉格」如此式微。

微小到,沒辦法看見自己的未來。

從小到大,薩拉都不覺得自己走在跟別人不同的道路上,爸爸有計劃地培養他在拉格領域的敏銳度,久而久之成為習慣,即便犧牲童年玩樂的時間也甚少遲疑;印度古典音樂拉格是有著千百年傳統的神聖樂音,人聲哼唱的部份確實有很高的難度,畢竟這種音樂沒有樂譜、沒有固定旋律,一切都要靠樂師當下的福至心靈與多年累積而來的經驗。

追尋音樂的靈光
追尋音樂的靈光
分享

好的樂師帶你的耳朵上天堂、不好的樂師卻會讓人愁眉苦臉,拉格的魅力恐怕不是一般人所能體會,薩拉也不在意,他認為自己就是要走在這條路上的,不管外界如何看待,傳統總要延續下去。

古典音樂向來不是主流,但通常,能聽懂會欣賞的人氣質都很好,拉格也是異曲同工,只是時代在演變,這個神祕且神聖的樂音縱使舉辦了不少交流與小型比賽,終究很難抵抗潮流的變化,唱rap的怎樣就是比唱拉格的容易受到注目,別說拉格沒人聽得懂,恐怕薩拉自己也很常質疑為什麼要堅持在這條路上?

老師都從未質疑過這一點,自己有什麼條件質疑?學生若想跨界走向流行,自己有什麼立場好反對?

追尋音樂的靈光
追尋音樂的靈光
分享

薩拉望著日漸衰老的老樂師,有些感慨。他就像照顧父親般地照顧老樂師,讓老樂師在晚年還不至於孤苦無依,同時他也清楚,老樂師即使拉格技巧堪稱大師,終究抵不過殘酷的現實,除了偶爾接一點帶有商業意味的演出,多半時候沒有收入,若不是薩拉始終支持著,老樂師會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倒下,真是不容想像。

大師級的拉格表演者都這樣了,自己這麼一個勉強當起老師教唱拉格的程度,能有什麼樣的未來與發展?

追尋音樂的靈光
追尋音樂的靈光
分享

縱使,時代真的不同,以往沒有的網路平台如今已經盛行且輕易曝光,但拉格的傳統性質依然讓人難以接近,如果不想被淘汰就要有所突破,薩拉看著電視上從拉格比賽中脫穎而出的年輕女歌手,他感到羨慕又噁心。

她怎麼可以為了引領潮流就犧牲神聖傳統的拉格?為什麼她能從古典音樂跨足到流行樂界?怎麼沒人出來制止她的荒唐?

如果父親仍在,會如何看待這類荒腔走板的現況?

薩拉突然想到,自己在「追尋音樂的靈光」(The Disciple)這一路上始終是依循前人的路走過來的,父親的教導如此、老樂師的教導也是,甚至,只能從老舊錄音帶裡聽得的瑪亞大師也是這麼說的,雖然他一直深信不疑、始終認為只要持續鑽研終究能跨上山巔,成為一個時代的拉格大師是他的憧憬,倏然地,他也察覺自己距離那座山巔還很遠很遠,別說神祕的瑪亞大師,連垂垂老矣的老樂師他都跨不過去,這樣一路堅持又一路質疑地走來也過了四十歲了,他還有多少時間茫然下去?

要是真有一天跨上了顛峰,然後呢?

追尋音樂的靈光
追尋音樂的靈光
分享

薩拉決心做些改變,既然拉格就是這種腔調與傳統,他總能把管道提供給更多人吧?於是,他把瑪亞大師的錄音帶捐給了圖書館、把自己這些年來累積的功力找了商業夥伴合作,他想著,要是有一天拉格能成為被大眾普遍接受的音樂,大師地位指日可待吧?

他還是不安的,面對這些乍看摒棄過往的抉擇,可他相信老樂師不會反對,畢竟走過困苦一生的人最理解箇中滋味。

回頭看看,薩拉還是覺得俗不可耐,只是若要不俗的覺悟又有幾人能堅持的到?

追尋音樂的靈光
追尋音樂的靈光
分享

追尋音樂的靈光
追尋音樂的靈光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