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獵人之道《魔物獵人》

讓人意外的是,因為翻拍電影《惡靈古堡》開啟賣座同時被人咒罵不止的保羅·W·S·安德森(Paul W. S.Anderson)居然精準的抓住了魔物獵人的醍醐味,將其魅力給展現在電影之中,它是關於獵人之道,是因為有了獵人之道,才使《魔物獵人》不僅是一款刷裝備刷素材刷素質的遊戲,而這是後面繼起模仿者甚至此系列自己都丟失的道。

魔物獵人在遊戲界的地位如何?

只要從一件小事就可以知道,當年索尼與任天堂都祭出自己的次世代掌機,索尼當時推出的是psp的豪華升級版,任天堂則是NDS的三維升級版3DS,3DS的畫質基本上跟PSP差不多,而且PSP可以玩的遊戲實在太多,更別說當時魔物獵人這款遊戲基本上統治著這台機器。

許多人弄台PSP就是為了跟朋友面連魔物獵人,而我當然也是其中一位下課後或者放假期間會跟朋友面連的獵人,NDS如同任天堂一樣,強的是創意而非技術或者規格,故當時包括我在內的朋友都認為PSVITA必然會繼續勝利下去,只要看其用的硬體規格有多豪華就知道,在那上面玩魔物獵人不知有多開心。

然後消息就傳出來了。

《魔物獵人》會從索尼的PSP跳到任天堂的3DS,而這改變了一切,3DS上不止有《魔物獵人3》的加強版《魔物獵人3G》,連魔物獵人革命性的《魔物獵人4》也將在其上推出,換句話說,《魔物獵人》正宗系譜已經欽點下個世掌機世代的勝利者,更可怕的是根據一份截至2018的統計報告,3DS全球銷量居然是PS4加上PSVITA的快兩倍,這只是粗略估計而已。

但由此即可見得《魔物獵人》系列瘋狂的統治能力,以及比起規格還有硬體,玩家更在意的是創意與軟體,同時這個系列也在《魔物獵人4》有了更快速更方便的連線方式,讓獵人們更容易一起狩獵,至於後續的《魔物獵人:世界》那又是另一個驚人的變革,本篇文章就不多提,畢竟這裡只是要告訴大家這系列的影響力對許多不玩遊戲的商人也是攸關生死。

分享

那麼電影版《魔物獵人》如何呢?

我必須說保羅·W·S·安德森(Paul W. S.Anderson)選擇了一種聰明的作法,因為面對玩家如此龐大,系列收錄魔物、地形、道具如此豐富的作品,要怎麼選才會讓大家滿意其實是很困難的。

畢竟每個獵人心中都有一個不可取代的經典魔物,比如說這次無緣登場的怪鳥老師楊庫克,而將自己敬愛的魔物多次殺掉多次剝皮,做出取自他們的防具與武器更是遊戲的趣味所在。但不同的選擇帶來的成本可以說是截然不同的,如果不小心選了成本太高的魔物,那就麻煩了。

如果是我,當然私心以為長得像冷凍火雞的夫魯夫魯還有長得像扒開來火雞的毒怪龍一定要出現的,最好再來一個霞龍可以在隱形中把蜜拉舔的不要不要的,但他們就算出現了,在電影中的位置該如何設置就是一個問題,而如果要讓老山龍、老山蟹、浮岳龍這種拍起來會很壯觀的巨型魔物出現,拍攝成本肯定會直直上升。

那保羅·W·S·安德森最後選擇了什麼?

他選擇回到原點,讓玩家觀賞作為人類世界穿越者的蜜拉喬娃維琪飾演的一名上尉阿提蜜絲,從身經百戰的士兵,看著身經百戰的手下們一個個被刀槍不入的未知怪物們殺戮,進而陷入絕望與崩潰邊緣,爾後死裡逃生。

因緣際會遇上了說著異國語言手持大劍的男人,不打不相識的與其成為戰友,並逐漸學習如何成為一個使用這個世界武器的「獵人」,也讓一般觀眾較容易進入這個冷兵器比熱兵器好用的世界。

而最終頭目選雄火龍是一個安全的作法,因為雄火龍正是初代魔物獵人的封面魔物,同時在現在來說這隻魔物也不是太強大的魔物,因此讓原本是資深軍人的阿提蜜絲作為一個獵人初心者打倒雄火龍也不會太誇張,更別說最終這場戰鬥算是車輪戰。

片中登場的雄火龍雖然是超大尺寸的大金冠體型,但在經歷約八九位獵人的圍攻下被削減體力,並穿越時空遭遇先進美軍部隊,使得阿提蜜絲最後讓其「爆膛」而死合理許多,而非突然就變得很強把魔物一刀兩斷之類的開掛劇情。

至少這比同是保羅·W·S·安德森指導的《惡靈古堡:大滅絕》裡蜜拉喬娃維琪可以用念力操控火焰焚毀群鳥,摧毀衛星更尊重原著的設定,當然,如果從惡靈古堡後來越來越扯蛋的超能力續作以及之前較冷門的作品《聖女密碼》來看,保羅·W·S·安德森可以說被批評的很冤了。

「魔物獵人」。圖/索尼提供
「魔物獵人」。圖/索尼提供
分享

畢竟大家早晚都要開掛,憑什麼他讓自己的愛妻開個掛就要被特別痛罵呢?

據說片中影蜘蛛是保羅·W·S·安德森個人私心的選擇,我認為這也是個聰明的選擇,畢竟他可是《撕裂地平線》、《戰慄異次元》還有大家都熟知的《惡靈古堡》系列的導演,科幻恐怖這種東西他可以說玩得駕輕就熟,所以電影開場前半小時在被黑角龍追殺,而躲到洞穴後遭遇影蜘蛛們後,阿提蜜絲就被綁到了一個像《天鷹座裂縫之外》那樣的場景,這只出自《魔物獵人4》的魔物在本片的登場。

有效的給觀眾展示了什麼叫做魔物獵人世界的殘酷,無論是發現被吊死的夥伴屍體,或是活著卻被植入蟲卵,在嘶吼中看著爆出的幼蟲爬滿全身的景觀,都告訴我們這個世界的本質是什麼,這相當不容易。

因為隨著系列作品越來越多,魔物獵人的「獵人」也被設定的越來越強,各種武器一拿上手還有各種越來越華麗的技能,而村子也越來越華麗,越來越氣派,大家都逐漸忘了其實魔物獵人的世界是一個殘酷的世界,尤其出門在外各種殺戮事件是家常便飯,而新手獵人出門最怕的就是解個採草藥任務,被官方惡意安排的大型魔物盯上,只要被殺死三次,被貓貓們抬回營地三次,任務就會失敗,一切就要重來。

而電影呈現的則比這個殘酷,許多搞不清楚狀況的美國大兵,半天前還跟著阿提蜜絲唱著歌講著屁話,然後就在毫無準備下被魔物一個個殺死,而阿提蜜絲與無名大劍獵人的初遇更是劍拔弩張,兩個人打鬥起來可不是玩耍似的嬉鬧,而是招招致命,刀子想都不想就插進去的,如同阿提蜜絲好不容易遇上無名大劍獵人會說英語的夥伴,兩人合力驅趕被雄火龍嚇到奔竄撞人的背甲龍們,一驅趕完阿提蜜絲還沒來得及跟對方握手認識,就直接被打暈。

電影提醒了我們,獵人的世界不是什麼可愛溫暖的烏托邦,而是生死一線的修羅場,而獵人的成長總是伴隨著魔物生命的消殞,如同魔物以獵人作為養分孕育後代。

電影還有一點我非常喜歡,就是沒有講太多話還有說一些大道理,我不是說講太多話或講大道理不好,而是許多導演寫的台詞本身不有趣,道理也不夠精緻,那與其這樣不如不講,我玩遊戲的時候,因為當時玩的還不是所謂的漢化版,更不是後來才在後面幾代出的有官方正體翻譯的版本,而是日文版,更別說裡頭的人講的話也不是日語,而是如電影那樣沒打字幕的異國語言,但聽不懂他們講什麼毫不折損我的遊玩樂趣。

反正按圖索驥,需要採集的東西就把整張地圖踏了個遍總是會採集到對的,而需要獵殺的小魔物也是把整張地圖殺了個遍總是會砍殺到對的,至於當目標是獵殺大型的魔物,因為當時地圖還只會有一隻大型魔物,所以也不會搞錯,而看久了自然也會記得字體的形狀,如同魔物的動作,看久了就會知道牠想要幹嘛,甚至會知道牠習慣去哪,於是在多次的失敗與嘗試後,我能體驗到的是筋疲力盡後狩獵成功的成就感。

這種筋疲力盡是我耗盡了一切道具與讓武器砍到鈍化,只剩下一次機會一滴血將魔物打倒後與魔物產生的那種只存在獵人與魔物間的默會致知。

蜜拉喬娃維琪演出「魔物獵人」。圖/摘自YouTube
蜜拉喬娃維琪演出「魔物獵人」。圖/摘自YouTube
分享

保羅·W·S·安德森並沒有打算高再現性的在電影上面再現一切遊戲機制,而是把那些不那麼遊戲的機制留下,比如調和藥物、烹烤肉類、整備小屋、蒐集素材、製作毒箭等等自然而然不會很突兀或誇張的東西,並著重再現「魔物很強大,獵人很渺小,獵人必須使勁打倒一個魔物,並逐次挑戰越來越強的魔物」這件事情。

電影其實就只有四個巨大魔物,影蜘蛛負責開頭,黑角龍負責開頭到中段,雄火龍負責中段到後段,最後電影定格與在與黑蝕龍的交戰收尾,這樣的設計可能會讓一些玩家失望,但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安排比起動物園式的什麼都有什麼都少,更增加了每隻魔物的戲份與地位,他們絕對不是出來跑個龍套,而是每次要被打倒都需要兩位主角的計策與費力,魔物不是善也不是惡,而僅是具現化的,阻擋在獵人前的自然。

是的,在我看來「阻擋在獵人前具現化的自然」正是魔物獵人之道,這代表魔物與環境的緊密關係,魔物之間的相互關係,以及獵人取用自然並迎擊自然的關係,但期待看到各種地形的人可能會失望,因為本片地形主要就是佔了大部分篇幅的沙漠跟少部分的密林,還有密林邊的營地以及最後的高塔。

而本片登場的,燒得一手好菜的壯碩獨眼艾路算是一個可愛的亮點,可惜人類角色們除了主要兩位主角就沒什麼戲份,電影也作了自己的電子配樂而非沿用魔物獵人遊戲裡令人熱血沸騰的經典配樂,這點好壞就見仁見智了,至於期待看到爽快的與強大魔物們戰鬥的觀眾相信可以滿足。

總而言之這次保羅·W·S·安德森個人以為雖然涉及穿越,卻改編的蠻保守且蠻原汁原味的,而沒有腦洞大開的大改,這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就看你期待他給你什麼,電影收在四代招牌魔物黑蝕龍也頗有在再現經典之外,對新世代的致敬之意。

到臉書按讚追蹤,取得第一時間的電影評分與資訊,還有各種日常碎碎念(若連結失效,請搜尋Lizard的海底影院)

影院好讀版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