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同盟》把犯罪計畫和盜墓結合的新趣味

《盜墓同盟》是一部看好玩看開心的娛樂電影,它並不是純盜墓,也有跟犯罪組織周旋以及要後來才會知道的技倆。

我不會建議把它當成印第安納瓊斯系列電影來期待 並沒有放那麼多重點在盜墓的部份,墓的設計也不會太複雜。我自己剛開始以為是強調盜墓的電影,就有點會覺得怎麼三兩下就偷到了?

雖然說主角設定是「盜墓天才」,但聞泥土就知道要挖哪裡對我來說還是太省事了,再搭配一個痞痞玩世不恭愛耍帥的小鬼當主角,實在沒有給我什麼幹練的說服力,所以前半段坦白說我並沒有很喜歡。

但看到後來,發現《盜墓同盟》更像是有梗的犯罪電影,一個有不同專長成員的團隊,如何在黑白兩道之間周旋,除了偷東西本身之外,「設計其他人」這種人與人之間的真真假假,讓電影豐富起來。

《盜墓同盟》中雖然反派還是很刻板的反派樣,一看就是壞人,有高檔版的(表面是成功人士,但看臉就知道背後有鬼),還有低檔版(負責揍人處理屍體,有種混混臉,但反派之間大家也都各懷鬼胎,服從老大的不見得是忠心,也有自己想要的目的,這樣其實比較正常,反而更像人類。

一些在電影前段看起來比較無聊的片段,在後面也漸漸拼湊起來,這才發現電影的巧思,所以在前段看到一些誰賣什麼東西給誰、誰要殺誰、誰跟誰的互動怎樣,即使還不甚理解(畢竟那時對角色都不熟),就先看著、記著吧,後面就會知道,喔,原來因為這個人想要這樣所以之前會那樣。

有趣的是,因為不同人有不同的鬼胎,《盜墓同盟》的故事不是一條線的,會有好幾條線,有些時候有交集,有些時候各自發展,交集的時候會產生相互的影響,有些是台面上的,有些是台面下的,有些到事後才解釋,有些時候會穿插回憶,整個故事的架構還蠻好玩。

如果你喜歡非一直線的劇情(所謂一直線,就是比如故事跟著主角走,主角遇到這事,然後再發生那事,後來就做了某事,就有什麼結果…),這部可以看看,它不難,該解釋的都會解釋,有很多拼圖要拼,但該拼在什麼地方不會看不出來,所以可以享受拼拼圖的過程,不用擔心會拼不出全圖(當然…如果是拼圖高手想挑戰可能就無法那麼滿足了)。

當然,《盜墓同盟》也不是完美,我會覺得有些地方切得太快,電影也沒有太多時間塑造角色,所以會快速給角色一些特徵和定位。

比如主角就是很聰明,但這個聰明是電影給的設定,他就是會想出這個,而不是因為角色做了些什麼而讓觀眾慢慢自己感受到、認定這個角色很聰明。這樣的情況不太容易對角色產生連結,他們都是大架構中的棋子,重點是看架構,我個人的焦點會變成這樣。不過也有些個人因素,因為我老啦,我喜歡的是性格熟男,李帝勳這種裝帥的小鮮肉實在不是我吃的,喜歡他的話可以加很多分(還有特別脫一下…),我不吃鮮肉,看故事本身,也是看得有享受。

這還是商業娛樂片取向,就是說不用擔心主角會被殺,最終壞人都會失敗,但它的娛樂性夠,有創意也有特色,想休閒一下,又不想看老掉牙的東西的話,這部可以考慮。

《盜墓同盟》中文海報,11月20日上映
《盜墓同盟》中文海報,11月20日上映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