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帶著強大期望的「愛」會很驚悚

如果看過《人肉搜索》〔Searching〕,就見識過導演阿尼許夏干提〔Aneesh Chaganty〕說故事的功力,這次《逃》也算是一個抽絲剝繭的過程,但不像《人肉搜索》是尋找被綁架的線索那麼廣大,《逃》相對複雜度低,但怎麼把這樣的故事說好,又是另一種功力了。

坦白說,看過《逃》的預告之後,大概就可以猜想是怎麼一回事,再加上官方的劇情介紹,看來《逃》並沒有想把母親的控制慾當作梗來賣,直接就讓觀眾先知道了,但厲害的就是,即使知道是怎麼回事,《逃》還是有辦法用女兒漸漸發現的過程吸引觀眾。

看預告時以為還有靈異的成份,不過實際上並不是恐怖片,只是人類行為的驚悚。我不建議把它期待成目的是嚇死人的恐怖片。

全片幾乎都圍繞在母女,看兩人的相處互動,前面會有些生活的細節,都是有目的的,在後續發現真相以及做出一些因應方式時都會用到,都是有意義的鋪陳,看的時候不會知道,需要一點耐心,後面就會理解這些資訊的必要了。

真相本身以及發現的過程並不複雜,這不是燒腦片,不會看不懂。事實上你可能在前面就猜到大致了,《逃》更是看過程的,看在習以為常的生活中怎麼發現不對勁,發現之後怎麼處理。女兒是下半身無法動且還有氣喘等問題,長年在家自學的女孩,身體狀況增加了許多事情的難度,但她很聰明,也有許多一般人不見得會想到的解決方案,所以整個過程可以持續抓住觀眾注意力。

整部片子風格是有壓力的沉重,看完不是心情愉快的(不是因為電影不好喔,是因為題材就不是讓人愉快的,畢竟是過頭的控制慾)。

不會到很嚇人的驚悚,不過始終一直都很難輕鬆下來。主軸就是在發現這種「母愛」背後的另一面,《逃》並沒有要特別去強調什麼訊息,但確實也可以想想,有時,所謂的愛,是否多少都會有一些期望、想要對方如何,只是成份高低和強求的程度不同而已,《逃》是極端的例子(這確實是一種疾病,叫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卻也是我們熟悉的人性。

總的來說,《逃》是看細膩的,如果需要劇情有什麼大風大浪高潮迭起最後神來一筆大逆轉,那可能不是這部,這部比較適合可以慢慢看鋪陳,跟著角色堆疊資訊,不是只等著重大轉折出現的觀眾,想看做菜過程而不是等著把成品一口吃下去的觀眾。如果屬於這個族群,可以來欣賞一下《逃》如何把一道簡單的菜給炒好。

《逃》中文海報,11月20日上映
《逃》中文海報,11月20日上映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